纽约公民权利组织:美国公司正在向世界各地输出面部识别,并从其在国内的使用中获利

  • 美国反抗者擅长跨国联合,在这种全球性问题下,也只有跨国联合才能真正起效

一位主要的数字权利倡导者称其为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企业监控扩张” —— 今年初,亚马逊已经开始在其合作伙伴的一些送货车辆中安装配备人工智能的监视摄像头,在司机工作时对其进行持续监控,此举引起了人们对隐私和寡头权力的更广泛关注。

CNBC报道称,亚马逊的人工智能驱动的四镜头摄像头,即 Driveri,已经于今年1月底进行测试。这些监视摄像头由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初创公司 Netradyne 制造,在货车运行时100%记录一切。它们不仅能监视和记录司机,还能监视和记录道路和车辆周围发生的所有事

https://twitter.com/evan_greer/status/1357122709403164680

许多司机、工会和隐私倡导者,都对这种侵入性技术表示震惊。

在一份在线请愿书中,数字权利组织 “为未来而战” 警告说:“现在我们的每个社区、购物中心和十字路口都有亚马逊漫游的眼睛”。请愿书指出:

[亚马逊]正在监视每个人 — — 包括你的孩子。除了数以百万计的 Ring 门铃摄像头、泛光灯摄像头和邮箱摄像头,亚马逊将拥有完美的全景摄像头,这些监视网络一起扫荡前所未有的数据量。亚马逊已经与执法部门建立了2000多个合作关系,而且他们似乎超有可能开始以分享 Ring 摄像头的方式与警察和间谍共享车辆的录像 — — 让警察获得车牌、生物识别数据,并使他们能够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来追踪任何人在街区和城市的行动

“为未来而战” 是对的。此后很快,亚马逊的 Ring 门铃就被证明帮助警察抓捕BLM抗议者,在这里看到EFF的报告《New EFF Report Shows Cops Used Ring Cameras to Monitor 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s》。

“除了助长警方监控国家的扩张,这意味着即使你不使用亚马逊,你也会进入他们的系统,被监控,被盯上”,请愿书警告人们。

“为未来而战” 副主任 Evan Greer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相当于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企业监控扩张” 。

Greer 说,亚马逊的监视摄像头将 “侵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因为它不断收集和分析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家庭、和我们的孩子的所有录像”,她说,这些数据 “可以而且肯定” 会与与执法部门共享,包括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

Greer 说:“基本上没有任何法律能限制亚马逊可以将这些庞大的视频录像用于什么样的商业目的”。

这个 “监视帝国” 包括 Rekognition,这是一种基于云计算的软件即服务(SaaS)面部识别技术,出售给警察和包括ICE在内的政府机构。去年6月,亚马逊因担心算法偏差,宣布暂停警方使用 Rekognition 一年

监视帝国不仅仅限于美国国内。

2月5日,fastcompany 报道政府的面部识别正在迅速成为专制主义的定义技术,使对政治运动和宗教及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监控自动化。在中国,面部识别技术帮助监禁了100多万维吾尔人;在美国,同样的技术正在使数不清的美国人被错误逮捕的情况自动化。但硅谷企业不仅在国内销售监控技术,还在全世界兜售。

民间社会团体都在谴责亚马逊向专制政权出售其监视技术。但不仅仅是财富500强企业在做这种事。有争议的面部识别初创公司 Clearview AI 因向27个国家的2200个执法机构出售监视技术而受到广泛谴责,同时该公司还积极在欧洲、南美、亚太和中东地区进行营销。

纽约公民权利组织负责人 Albert Fox Cahn 在 fastcompany 的文章中指出:“当我们刻画后特朗普时代的国家身份时,不能忽视我们自己的公司和警察如何从大规模监控技术中获利并进行宣传。我们不能声称自己是世界的灯塔,却把自己公民的脸变成警察的灯塔。我们不能在警察仍然使用种族主义技术逮捕非白人公民时,就把曾经政府的罪孽抛之脑后。”

“今天,面部识别使数百万美国人面临因肤色而被错误逮捕的风险。它给了警察不受限制的权力,以追踪每个公民的政治和宗教信仰。它扼杀了我们第一修正案的定义价值和自由,破坏了我们的民主本身。”

fastcompany 说,美国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是这种奥威尔式工具的主要推广者。2019年确实有100多个中国城市购买了面部识别系统。而面部识别技术在北美已经是一项价值10亿美元的业务,其中美国占了绝大部分份额。而来自 Grand View Research 的预测显示,面部识别每年都会继续扩大,到2027年几乎翻倍。

因此你已经看到人脸搜查的数量是惊人的。以纽约为例,纽约警察的面部识别率一直在逐年增加。在过去三年中,这导致了超过22000次搜查,而在2019年期间就有9850次。而这些数字还不包括纽约警察在私人面部识别平台上未经授权的1.1万多次搜查

而面部识别的危险并不只限于警察。越来越多的公司,尤其是像 Rite Aid 这样的连锁零售商,都采用了私人面部识别系统。但这些系统与刑事司法系统有着天生的联系,助长了从监控到监狱的直接通道

商店并不是利用面部识别来奖励顾客的忠诚度  — — 他们利用该系统自动向警方报警。让当地超市使用面部识别,可能感觉比警察更 “无害” ,但结果往往是一样的:社会边缘人因为有偏见的面部识别算法而更多被捕。

反抗始终是积极的,尤其是,美国反抗者擅长跨国联合,在这种全球性问题下,也只有跨国联合才能真正起效

大赦国际与纽约当地的活动家合作,推出了一项名为 “禁止扫描” 的全球反面部识别运动,就是一个例子。与新德里和蒙古乌兰巴托的一批反抗者合作,美国活动家可以将国际压力带到这些当地的政治斗争中

这种团结非常重要,Cahn 呼吁拜登和他的政府也这样做,与当地的活动家一起为面部识别禁令和其他警务改革而斗争。他说:“这种领导力有助于向世界表明美国在全球人权话语中真正的地位,而不仅仅是重复过去的虚伪”。⚪️

The U.S. can’t rebuke global tyranny when our companies sell tools that enable it

Warnings of Growing ‘Surveillance Empire’ as AI Van Cameras Give Amazon ‘Roaming Eyes in Every Neighborhoo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