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互联网

  • 互联网在发生变化。这个问题的确需要考虑了:关于,最危险的部分可能是你的家人。尤其是那些老龄化社会最严重的国家。以及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办?

虚假消息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真的会改变现实,这就是为什么虚假消息创建者和各种形形色色的骗子往往很注重人群针对性 — — 他们要将其设计的欺骗模式准确匹配到最容易感染的目标人群上。现在的互联网正在发生变化,从年轻人的天下转变为老年人的天下,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恶意行为者通过你的缺乏网络素养的祖母将带有间谍软件的链接转发给你,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的确需要考虑了:关于,最危险的部分可能是你的家人。尤其是那些老龄化社会最严重的国家。以及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办?

这里是马里兰州。大约25名老年人正在学习如何与 Siri 交谈。他们拿起 iPad 并按下主页按钮,当 Siri 询问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时,房间里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AARP 是一个专注于50岁及以上公民的国家非营利组织,他们帮助这些老人学习使用互联网。他们在马里兰州的华盛顿堡提供了四个关于如何使用 iPad 的免费研讨会。参与者将学习如何开机,应用程序是什么,如何发短信,以及如何翻转相机以拍摄自拍照,还有其他活动。

AARP 社区主管 Janae Wheeler 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举办这些培训。她告诉老人们打开一个应用程序,按下它的图标“就像点击一个婴儿的鼻子一样轻轻地。” “我们有一个弥合数字鸿沟的重要目标,与技术保持一致使您能够真正地与所关注的所有事物和人联系起来”,Wheeler 说。

听起来不错?但事实上可能不是。虽然许多美国老年人像我们其他人一样想要拥抱技术行业的工具和玩具,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他们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互联网虚假信息危险的主要牺牲品,并且由于他们的网络习惯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两极化。虽然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但鉴于老龄化的严重趋势,对社会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65岁及以上的人将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单身年龄组,并将在未来数十年保持这种状态。这个庞大的人口变化正在发生,当这个年龄段的人群成群结队地进入 Facebook、深陷数字素养的困境、并最有可能成为各种网络恶意行为者的攻击目标,攻击者试图向他们提供假新闻、用恶意软件感染他们的设备、并诈骗钱财。然而,老年人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数字扫盲工作的黄金时代之外了。

自2016年大选以来,数字扫盲计划的资金急剧增加。苹果公司刚刚宣布了对新闻扫盲项目和两项相关举措的重大捐赠,以及 Facebook 与类似组织的合作伙伴。但即使下一届总统大选已经越来越近,他们仍主要关注年轻人口。

这意味着那些在数字信息和技术方面最挣扎的人群可能会因为网络素养缺乏而在被定位、被欺诈、被利用的环境中自生自灭

老年人也更有可能投票并在其他方面积极参与政治活动,例如做出政治捐款。他们更富有,因此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和随之而来的所有影响力。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上网,老年人的在线行为以及他们不断上升的力量非常重要 — — 但往往被忽视。

最近的四项研究发现,与其他年龄组相比,老年人更有可能消费和分享虚假的在线新闻,即使在考虑党派偏见等因素时也是如此。其他的研究发现,老年人普遍不理解自己是如何被算法操纵的。并且相比年轻人更加难以区分什么是新闻什么是政治宣传和偏倚的观点,也不太可能关注他们消费信息的新闻网站的可信度

这些弊端与老年人的关键特征直接相关,例如更有可能生活在农村和偏远地区,并且可能部分地因此体验到高度的孤独感。AARP 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0–69 岁的人中有36%是孤独的,而70岁及以上的人中有24%是孤独的。

因此,现在必须更好地了解社交媒体的影响,孤独感和缺乏数字素养对老年人的影响,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老年人心理学家说。

“最近的证据表明,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传播假新闻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再加上未来几十年这一人口群体的预计增长,至关重要的是要提高我们对影响其方式的因素的理解”。他们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关于哪些老年人与这些平台接触、以及这些平台如何影响老年人的政治和社会决策。

未来尚不得而知。但显而易见的是,老年人将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在线力量 — — 没有人真正能确定这将导致什么,更不用说如何做好准备了

互联网的文化和内容在历史上是由一个等式来确定的,这个等式大致适用于有权访问的人乘以那些花费最多时间的人。“在未来十年,互联网将成为更多老年人的天下”。

这些数字扫盲培训还教老年人自拍并上传互联网。根据盖洛普的数据,这就是他们成为目标的时候,特别是在 Facebook 上,自2011年以来,加入该平台的老年人数量大幅增长。如果在 Facebook 上有一个人接受了虚假新闻就很容易连带一个大的关系网络,并引发更多的虚假消息。

Jestin Coler 经营着一个网站,专门发布关于科学、政治和其他主题的完整虚假材料,他告诉 BuzzFeed News,“我们在投放广告时确实针对年龄较大的群体,我相信你会发现与极度拥护自己所属党派的政治宣传没什么区别”

1月份发表的研究发现,“平均而言,65岁以上的用户[在Facebook上]共享的假新闻领域的文章数量几乎是最年轻群体的七倍。” 针对 Twitter 上虚假信息传播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一般是围绕2016年大选进行的数据分析。

正如 Coler 所指出的那样,婴儿潮一代也是 Facebook 上偏激的政治宣传内容的主要消费者,这些主页通过meme和文章激发党派激情,从而推动了对平台的巨大参与。Nicole Hickman James 花了数年时间为一家出版商工作,该出版商经营自由派和保守党的 Facebook 政治宣传页面和相关网站。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为年长的读者量身定制了宣传性的文章,因为他们是最容易被吸引的观众。

与 Coler 的虚假新闻网站一样,这些发布商会制作广告,并将其定位到50岁或60岁以上的人群。但是即使他们不想吸引老年人,他们仍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广告吸引了更年长的 Facebook 用户。

Facebook 广告档案显示,在 Uhl 的病毒式传播之后,Turn Point 的广告发生了变化,并开始转向吸引年轻人,正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以学生为中心的群体。Turning Point 没有回复评论请求,但似乎该组织最初使用年龄以外的标准来定位其广告 — — 而婴儿潮一代恰好是最容易接受宣传性信息的人群。

Ami Horowitz 也是如此,他是一位保守派电影制片人,为福克斯新闻制作短视频片段并经常作为嘉宾出现。他一直在运行多个版本的广告,要求人们“如果你同意”云云,就像美国需要阻止移民等保守派主张。

BuzzFeed News 在 Facebook 广告档案中查看的版本显示其主要覆盖55岁以上的人群,超过65岁的人群是受众群体中最大的一部分

任何点击 Like 按钮的人都会自动成为 Horowitz 页面的粉丝,并开始看到他的内容显示在他们的新闻 Feed 中。像这样被许多广告成为目标并点击的人最终可能会得到像 Betty Manlove 老人这样的 Facebook 垃圾时间线。

Manlove 点赞了超过1,400个 Facebook 页面,其中许多是保守派或宗教派的政治宣传。她认识到她的 Facebook 使用在某些方面已经变得很糟。Manlove 承认对 Facebook 上瘾,“我在 Facebook 上浪费了很多时间,我应该做其他事。“

她点赞的页面中至少有三个是由确定的俄罗斯 trolls 运营的,至少有一个是由一个自称为自由主义 trolls 运行的假保守派页面,专门发布虚假故事和宣传性 meme

这些情绪可能是我们当前混乱的信息环境正在创造代际媒体习惯的历史鸿沟这一事实的副产品。25岁及以下的人是 Snapchat 和 Instagram 等平台的重度用户,几乎不看任何传统电视。年长的人更有可能使用 Facebook 并观看电视。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在 Facebook 上,但年轻人使用它的次数要少得多,并且经常引用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作为远离 Facebook 的理由。

3月初,司法部宣布了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老年欺诈案件”,其中260多人受到指控,他们使 200 多万美国人受害,其中大多数是老人

即使是拥有计算机和技术经验的婴儿潮一代也会感到自己有些落后了。在 AARP,57岁的退伍军人 Charles Robinson 把自己的 iPhone 从口袋里掏出来,并表示他会做任何事,从支付账单到发送电子邮件。在他和记者交谈的过程中他收到孙子发来的一条短信,内容是家里的电脑坏掉了 Robinson 是否能修理一下。但他不能。

Robinson 和他的妻子都拥有大学学位,并一直在社会上活跃。但是使用技术对于他们而言比以往更加困难了。他说,“我们都在政府工作并上过大学,但无论你获得多少学位,技术一直都在进步,所以我们必须以某种方式跟上它……多年前,当电脑出现时,我们都可以修理,现在就不行了”。

当然,那些目前超过65岁的人并没有在互联网上长大,也不会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互联网上。但他们在20年前应该有所不同对吗?不一定,因为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例如,一个当下四十多岁的狂热 Facebook 用户可能已经对 TikTok 感觉困惑了。因此,今天的互联网上精明的成年人有可能成为明天挣扎的老年人。

这意味着如何帮助老年人适应互联网和新的数字环境的问题不完全是帮助今天的老年人。解决方案必须预测并满足未来达到65岁及以上人群的数字扫盲需求。这很困难,因为截至目前为止,老年人一直被排除在数字扫盲热潮之外,并且经常难以让家人帮助他们。

并且老人很可能对数字素养课程不感兴趣。前虚假新闻出版商 Coler 表示,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高级中心最近试图举办“如何警惕假新闻”的研讨会。由于人们广泛缺乏兴趣,最终培训被取消了。他认为失败的原因有可能是该课程的名字,“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识别假新闻,而不是让他人告诉自己如何识别”。

这句话蛮有启示的。在中国你也经常能看到人们对识别造假的技术和方法知识以及安全知识不感兴趣,一定程度上不得不怀疑传播这些知识的倡导者的姿态太过高高在上了

Munger 说,起点是要认识到老年人有理由感到他们没有得到适当的支持和理解,并且要按照他们的条件来满足他们。这可能意味着更多的产品,如 AARP 在各个领域的研讨会,还有更多的研究,以了解老龄化、社交媒、技术和社会如何交叉。

Old, Online, And Fed On Lies: How An Aging Population Will Reshape The Internet. Older people play an outsized role in civic life. They also are more likely to be online targets for misinformation and hyperpartisan rhetoric.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