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主流?精神病院欢迎你:被病理化的异议

  • “我是绝对正确的。如果你反对我,只能说明你有病,你的精神不正常了” ……

强大的叙事矩阵将不同意见抹黑为 “个人问题”、“疾病”、“不正常状态”、“需要被干预”,以恐吓那些担心自己被视为 “精神病” 而遭到鄙视的人,让他们闭嘴。这不是任何新闻,相反,它有着久远的历史。但是,病理化异议的资料中,有一部分故事始终被遮盖着。

“异议是精神健康出问题的表现”,这种可怕的主流说法在最奇怪的地方出现了。

苏联政委曾经对抗议者使用了这种说法,他们把抗议者打包送进精神病院,那主要是在1970年代。这种虐待行为随后得到了西方媒体的大量关注,它们在巨大的声讨中把它描绘成残酷的共产主义极权主义的更多证据。但为什么在民主国家,类似的事也在发生,尽管可能更微妙。在这里,异议被抹黑为 “是源于创伤性压力或神经官能症” 的叙事在越南战争结束时得到了普遍的认同。

那时候,持异议观点的战俘被遣返  — — 回到一个不愿意听到他们对战争有任何批评态度的国家。相反,企业媒体、政客和军事大佬们将这些抗议者病理化,暗示他们是弱者,被折磨得支持北越;或者,他们 “被洗脑了” — — 据说这是共产党人最擅长的事。“创伤” 这个词被广泛使用,而容纳这些抗议者的异议观点的 “适当场所” 被认为是精神病医生的办公室。

汤姆·威尔伯和杰里·伦布克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持不同意见的战俘》抨击了这种认为抗议是病态的无稽之谈,详细介绍了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这种垃圾叙事如何充斥着公共话语。

这本书宣布了它的目标:恢复 “战俘人口中反战声音的记录,使之得到适当的突出”。这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消除将异议抹黑为精神疾病的行为,这使得有关方面能够扼杀任何对战争的批评  — — 那些批评是基于政治和道德,而不是情感上的衰弱。这类抹黑的主要利益方是军方,但还有政府的其他部门以及作为录音机的媒体。

作者写道:“对异议的心理学化叙事,反过来,成为将大兵、老兵和战俘拒绝战争的立场病理化背景故事。或者,正如他们在其他地方所写的那样:为什么要惩罚那些可以被诋毁、被污名化为心理问题的行为?” 事实上,这种污名化的效果非常好,以至于军方可以放弃惩罚参与反战行动的士兵  — — 军方非常重视这些行动,以至于这本书援引作者克雷格·豪威斯 (Craig Howes)的话说,1972年4月,北越监狱的一名高级军官(SRO)“发出了允许杀死战俘同伴的许可,只要某人对美国的忠诚度受到怀疑,就可允许被杀死。”

军方高层准备好了,甚至非常赞赏惩罚持异议观点的战俘的行为。但是,一名反战战俘阿贝尔·拉里·卡瓦诺(Abel Larry Kavanaugh)在1973年自杀了,这 “为起诉反战活动家的努力 …… 踩下了刹车”。另一位持异议观点的战俘在谈到这次自杀事件时说:“我认为,他所做的是试图将压力从我们身上转移到军队身上。他为我们所有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卡瓦诺的自杀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后果。它 “将范式从’糟糕’转移到’疯狂’,从小人物转变为受害者”。

所谓的意志薄弱的士兵会屈服于共产主义洗脑的想法可以追溯到朝鲜战争时期和关于这一主题的经典电影《谍网迷魂 (The Manchurian Candidate)》,该电影根据1959年出版的同名书籍改编。这些美国士兵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有精神缺陷的概念,“是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的几年里产生的想法,以解释为什么一些美国士兵发表声明谴责战争,甚至考虑留在 …… 俘虏他们的人身边”。

这本书描述了那位好莱坞电影制作人是如何忽视了关于战俘意识到战争罪恶的故事。新闻界也是如此。甚至所谓的新左派也对参与反战抗议的老兵嗤之以鼻,他们声称:“反战老兵不是反战运动的宠儿,冬兵调查会上的吹哨人已经成为反战运动的宠儿”;还声称,大多数战俘是飞行员,这意味着他们 “曾经对越南人做过很恶劣的事”,因此,他们的道德水平是值得怀疑的。而且还有其他问题。“SDS是新左派的核心组成部分 ……它的诞生源于对主导其老左派前身美国共产党的共产党人的不满,而这些共产党人正是因为在其组织内实施精神控制而被公开谩骂”。因此,当美国左派与战俘和俘虏他们的人会面时,他们 “对两者都感到怀疑”。

【注:“冬兵调查”是1971年1月31日至1971年2月2日由越战退伍军人组织的一次媒体活动。它旨在宣传美国武装部队及其盟友在越南战争中犯下的战争罪行和暴行。VVAW通过展示越南的军事政策和战争罪之间的直接关系,对战争的道德和行为提出了挑战。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举行了为期三天的109名退伍军人和16名平民的聚会。】

作者展示了将异议病理化是如何为一致性主流叙事的有毒杂草的茁壮成长清除了一个空间。到20世纪70年代末,“越南老兵在电影和新闻报道中通常被描绘成战争的牺牲品,他们在后方被出卖,他们的归国之情被忘却和谴责。对战俘的描述也遵循类似的路径 …… 异议被描述为创伤,而不是政治立场和良知,以恐吓那些尚在职的抵抗者”。

因此,战俘异议的核心,即 战争是邪恶的、犯罪的和无偿的,可以很方便地被扫到地毯下并被忽略。士兵对上级军官的暴力行为的抵抗被掩盖了,没有任何报道。也没有报道北越监狱中对SRO的公开反抗,这种反抗在20世纪70年代初已经很普遍了。战俘们自己也因为所谓的 “造成他们直言不讳的创伤” 而受到同情。精神健康的虚假叙事取代了暗示真正的反战情绪的任何东西。

但是,尽管军方负责人很努力地消除异议,他们也无法完全消除。事实上,越战老兵反战组织在21世纪也有其遗产  — — “伊拉克退伍军人反对战争 IVAW”。这是一个在伊拉克战争开始几年后成立的伊拉克老兵反战组织,明确地以越战老兵反战组织的活动为模式。IVAW最终成为了立场:“退伍军人反对战争” 是一个倡导团体,呼吁立即撤出在伊拉克的所有占领军。他们还主张对伊拉克人民进行赔偿,从而含蓄地要求政府公开认罪和悔过,而这种赔偿意味着,大多数军事和政治精英无疑已经决定,只有在他们的尸体上才会发生。

这些反战老兵面对的是越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对异议的病理化。正如一位反伊拉克战争的组织者所说的那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人们想谈论的都是所谓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是一个很有效的转移注意力的操作。但是,IVAW出现的事实本身就有助于打败关于病理化的有毒谎言。这种反战老兵团体的存在本身就向所有人宣布,明辨是非并不是什么精神病。⚪️

📌 您可以在这里下载这本书《Dissenting POWs: From Vietnam’s Hoa Lo Prison to America Toda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