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囊” 系统:公民积累体系

  • “胶囊” 系统是什么?它如何能帮助公民的行动?
form lootermedia

编者按:IYP 在行动策略中曾经谈到过 死亡并非结束 的反抗运动原理在这里看到。本文是一篇很出色的读者来稿,它思考了关于如何让行动者的智慧得以留存和发扬的方法。这一方法同时可具备多种效用:保留思想、抵制当权者操纵的人格暗杀、激励同道、作为公民武器对抗信息战。

如您所知,IYP 的读者来稿通道主要支持 解决方案 的思考,即 根据您和您的周边人所面临的难题、困境,寻找可能的方法和措施。它可以是技术角度的、可以是思想角度的、可以是行动经验的延展、也可以是前所未有的创造力。唯一的期待是,实用价值。

我在这里,等候您的智慧。

【读者来稿】西方文明建立在苏格拉底思想为核心的哲学体系之上。这套哲学体系具有可积累性、可扩展性。它涵盖了学术体系,宗教体系,开源体系,随着时间推移它们都衍生出了非常璀璨的成果。

身为个体的人和水分子的性质高度相似,自古以来就有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的说法,现代则有将拥挤的人流当作流体的相关研究。

纯水即使在零度以下也无法结冰,因为水结晶需要尘埃作为内核。人类社会也有类似性质,哲学、学术、宗教这些体系的内核也许是随机产生的,也有可能是人为构建的。

人和水分子的不同在于,人有自主意识,这使得人为构建内核成为可能。

人为地构建公民积累体系,积累知识、技术、智慧等等,用以对抗强权、不公、邪恶,完全是可能的,相关的构建要素可以到以上体系中去寻找。

公民积累体系的最大缺陷是它必定是公开的,这就意味着公民能获取到的信息,强权者也同样能获取到

但是,另一个角度上,强权者想要隐瞒的信息,公民却很难获取到。

因为强权者内部的交流是隐秘的,而公民间部的交流却是公开的。

这使得公民处于巨大的博弈劣势下。

为了平衡这些劣势,就需要公民拥有更强的获取情报的能力,以及更强的隐藏信息的能力。

公民获取隐藏信息的能力后,面临的问题就是 “哪些信息应该隐藏?哪些信息应该公开?” —— 这个问题可以发展成 “哪些信息应该对谁隐藏?哪些信息应该对谁公开?”。

一个更大的问题即,当公民选择公开信息后,可能很难再控制公开对象的范围。如果一些信息被强权者所获取,公民个体将处于博弈的劣势,譬如生命威胁。

如果信息不公开,则公民团体将因断绝交流而无法联合,同样无法获取博弈优势。

(这里将博弈游戏的参与者分为强权者、公民团体、公民个体三方。更细化的划分可以是强权者团体、强权者个体、公民团体、公民个体。强权者内部的运作方式因国家和时段的不同而异,本文不做此研究)

公民人数众多且弱小,强权者是1%但非常强大。公民需要信息交流和团结才能变得强大,强权者因其数量稀少所以即使隐瞒也无所谓。

公开信息是公民团体获取优势的根本,公民个体需要隐藏信息以保证自身利益。很多信息是否需要公开的判断界限是不分明的,这是公民个体和公民团体之间存在的矛盾。

公民个体寿命不过百年,公民团体将持续千百年的存在。公民个体死后公开信息,可以即不触犯个体利益,又能造福团体利益。

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的反抗方式让很多人各自为战,有时他们无故失踪了,我们却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如果他们的智慧和经验无法保留下来,公民的优势将始终无法积累。

就像气泡一样不断冒出,不断破裂。如果他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那未免过于寂寥了。

from lootermedia

胶囊和死后的反抗

以下是一套 “胶囊” 系统的阐述。

这套系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公民个体将信息留存在定时发送的邮件中,每隔一段时间便将定时邮件的发送日期延后。如果公民失踪或者死亡,邮件将自动发送给公民媒体,公民媒体收到邮件后对外发布展示。

胶囊系统应分为三部分:定时、发布、加密。

在以上例子中,定时邮件担任了定时功能,公民媒体和邮件担任了发布功能。

影视剧中经常会出现主角对朋友说:“我出去了,如果到***时间没回来你就报警”。在这里,朋友即担任了定时功能,也担任了发布功能。

上述两个例子中都没有加密功能,所以,需要基于您对定时邮件或者朋友完全的信任。

如果您的信息具有极高的风险,或者您不信任任何人,就需要将信息层层加密和分拆。

您可以将信息用密钥A加密后放到邮件A中,然后将密钥A放到邮件B中。邮件A和邮件B使用两个不同的加密邮件服务提供商,比如 protonmail 和 tutamail,两个邮件服务提供商同时被强权者收买的概率比一个更低。

以上链条可以嵌套更多层 —— 您可以将信息用密钥A加密后放到邮件A中,然后将密钥A用密钥B加密后放到邮件B中,然后将密钥B用密钥C加密后放到邮件C中,然后将密钥C用密钥D加密后放到邮件D中……

这类似于您把东西锁在箱子A中,箱子A对应钥匙A,然后把钥匙A锁在箱子B中,把钥匙B锁在箱子C中……

依次类推十次,假设每家邮件服务提供商被收买的概率都是50%,十家邮件服务提供商被同时收买的概率就是千分之一。

或者可以更多,以上加密链条重复一亿次,那这样就没人能破解您的信息了。

当然如此多的邮件维护工作量已经不是人能承受的,这会涉及很多问题,需要专门发明的技术来解决,同时您也需要防止您自己都没法解密的状况出现。

您需要在邮件中留下统一的标识,防止和其他人邮件埋没到一起。

您需要让接收者知道钥匙的使用顺序,防止接收者用钥匙D去开箱子A这种状况。

如果您的加密链条高达十次,接收者可能需要试10!(阶乘)次才能打开您的箱子。

您需要留意选择可靠且注重隐私的邮件服务,因为有些邮件服务服务商随时都可能准备着出售您的隐私。

您需要挑选多家媒体发布您的信息,防止出现意外导致没人敢于发布它。

将来也有可能会出现自动收录系统,将您的信息自动收录到去中心化的存储之中。

如果您不幸运被剥夺自由,胶囊中的信息可能会成为您与强权者博弈的重要筹码。

以上尝试解决公民积累体系中出现的信息公开时间点的问题。可以肯定地说还会存在更多问题,比如信息留存、信息的整理和收录,信息的呈现方式。

希望它能帮助您产生更好的想法,去解决更多问题,应对更复杂多变的形势。

如果 “胶囊” 能够被更多人所使用,我们会知道那些失踪者因何而失踪。

不用等到我们百年之后,我们很快就能看到百岁老人留下的智慧,他们的经历,他们的反抗,以及生前不敢说的辛辣讽刺!⚪️

非常感谢我们亲爱的读者!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读者着眼于创造力方面的开拓,以解决我们面临的具体的实际问题。加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