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审查是一种信誉自杀

  • 要么你是一名记者,要么你只不过是政府的廉租骗子和宣传工具。

新闻媒体的工作是什么?报道新闻。每个人都同意这一点。但是,新闻媒体成员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些自我强加的所谓“道德标准”正在阻碍该行业的基本使命:向急需知情权的公众讲述他们应该知道的一切。

如今每个人都知道企业媒体是如何在 Julian Assange 案的相关报道中持续撒谎、避重就轻的。这是如此危险的企业极权主义回归,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难者,然而这些企业媒体却完全无视这点,而是不断抹黑 Julian 的性格、不断将公众的注意力锁定在他的猫这样无聊的事上,居然还有些人对此表示赞同。

前几天,NPR 的“晨报”报道了 Kurt Cobain 自杀25周年。40岁以上的每个人都记得当年发生了什么:患有抑郁症、慢性疼痛和药物成瘾的这位歌手,把枪口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自杀事件之一。 NPR 选择含蓄的表达,重点指 Cobain 的“死亡”,而不是他的“自杀”。

绕避根本性问题这种小心机众所周知是愚蠢的。但是,与大多数企业媒体一样,NPR 只是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关于自杀的指导方针。专家们称,自杀可以引发一种被称为“自杀传染”的现象,其中处于情绪危机中的人们受到自杀故事的启发,将放弃生命视为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如“时代”杂志最近写的那样,“对死亡的描述越生动……它就越有可能导致自杀蔓延。”于是他们据此鼓励编辑和制作人避免详细描述自杀受害者是如何做到的,等等。

降低自杀率是一个值得称道的目标。但是,记者的工作是报道和分析新闻,而不是管理心理健康。如果你接受这一自我审查的思路,那么接下来会是什么?拒绝在新闻中提及汉堡包,因为它们会导致动脉硬化?不要提及汽车,因为它们杀死了人(并且是大量的人)?并且,这些企业媒体并没有停留在自我审查阶段,而是一直在努力成为审查战的工具,用战斗故事美化军国主义,从而引发更多的战争

对读者说谎是报纸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这包括片面陈述的谎言:读者花钱买了信息并且完全有权期望真相,全部真相,而不仅仅声称自己是“真相”的谎言。

通过从新闻中省略重要的相关事实,如 Cobain 的故事,这些企业媒体严重破坏了媒体的可信度。当听众和观众知道真正发生的事、并意识到自己被自封的保姆像骗小孩子一样糊弄时,这种情况就会翻倍。

这不是全部。媒体失去信誉的另一种方式是他们坚持企业媒体广泛接受的信念,即 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负责保护“国家安全”。

当媒体从泄密者或举报人那里收到机密材料时,他们经常联系相关机构对文件进行认证、和/或允许当权者提出修改建议。如果你是“邮报”的读者,你已经看到,华盛顿邮报联系了尼克松政府,让白宫有机会争辩他们为什么不发表五角大楼文件。

你能看到像“卫报”和“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分享了爱德华·斯诺登揭露的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的大规模间谍行为的机密文件,因此你知道他们已经事先通知了当权者并接受了当权者建议的修改,但你不知道被删除了什么。即使是 The Intercept 这样做也会产生严重影响:愚蠢地与联邦调查局分享泄露的 CIA 文件,结果不仅是公众不能充分知情,而且,当权者利用他们的情报分析来追踪并报复名为 Reality Winner 的举报人。她现在在监狱里。

在海湾战争期间,杰拉尔多·里维拉(Geraldo Rivera)因绘制了一张显示沙地部队运动的地图而陷入困境。五角大楼把他赶出了伊拉克,许多企业媒体记者都对此表达了同意。

他们错了。记者不是政府的雇员。他们只对新闻消费者负责,而不是对未能保护自己秘密的军事或情报机构负责。为什么记者不应该报告他们所知道的内容?无论他们发现了什么、无论多么敏感?如果纽约时报能及时公开诺曼底登陆计划的内幕消息,而不是打电话给战争部门。他们就能改写历史。

就如诺曼底登陆的例子所显示的那样,让企业媒体尊重公众的知情权是很难的。无辜的人会因此而死去。战争可能会失败。但对于致力于新闻业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电话的问题。要么你是一名记者,要么你只不过是政府的廉租骗子和宣传工具。

印刷页面和电视屏幕上经常布满了索然无味的东西:就如珍妮特·杰克逊的“衣柜故障”那类东西。在拉丁美洲,9/11的照片在主要报纸的头版上刊发;但是在美国,即使是十七年后,这些图像仍然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之外 — — 被禁止刊发。甚至就连基于这些照片制作的雕塑也因担心被公众看到而被遮蔽

并非人们不知道这些图像的存在。我们已经在9/11的现场报道中看到了它们;那些没看过的人也听说过了。但媒体已经决定,因为“太敏感”,我们无法看到自己的历史。即使你同意他们的编辑决定,也不会想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保留给我们?

9/11的图像突显了当天的恐怖。审查不尊重死者。它粉饰了他们的痛苦。

人们礼貌地称其为“保姆媒体”,就像《黑镜》里那位妈妈一样,在她掌控下的孩子连邻居家的狗都看不见。这些保姆媒体已经不可信任,他们为“假新闻”的蛊惑人心的框架提供了支持。我们需要替代品,尊重事实完整性的独立媒体。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