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30亿社交媒体用户都在受到其政府的监视

  • 许多政府都在利用社交媒体镇压异议,散布虚假信息和颠覆选举,即使在民主国家也是如此。

一份新的报告显示,世界各地许多政府一直在利用社交媒体来颠覆民主选举、并监视其本国公民。

最新一版的《网络自由度》报告再一次证实,这个集中化的互联网不是充当提高透明度和选举公开性的媒介,正相反,是被用来破坏民主进程的工具。

自由之家负责人 Mike Abramowitz 对记者说:“政府和民粹主义运动正在利用社交媒体大规模地操纵选举,而政府正在利用技术以前所未有的规模监视其本国公民。”

这可不是新闻。

根据美国政府资助的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收集的数据,这是互联网自由度连续第九年下降。

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更多的在线选举干预、和更多的政府监视 —— 两者的共同点是:都在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

报告发现,如今,将近30亿人受到政府和执法机构的监视,部分原因是监视技术变得越来越先进,价格越来越便宜

Abramowitz 说:“政府正在使用社交媒体收集和分析全体公民的大量个人数据。”

“许多政府使用人工智能来识别潜在威胁、并沉默反对派。随着这种监视技术变得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多的执法机构正在使用几乎没有监督或负责的大规模监视。”

该报告着眼于全球65个国家/地区的互联网自由度调查,涵盖了全球87%的互联网用户。

中国连续第四年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互联网自由威胁者,而冰岛则是最佳的保护者。

在美国,互联网自由度连续第三年下降,这是由于执法部门对社交媒体的加大力度的监视、以及移民官员对穿越南部边境的所有人的监视。

去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文件显示,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一直在监控2018年夏季参加纽约市反特朗普抗议活动的所有参与者的社交媒体账户

“国土安全部的特工针对的不仅是移民,而且,还有对政府的移民政策和其他政策主题进行和平抗议的所有人,所有人都在遭受社交媒体监控工具的压制,美国人原本受宪法保护的活动正在被审查”,该报告的一位作者 Adrian Shahbaz 告诉记者。

该报告揭示了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发展:民主国家越来越多地使用在线虚假信息。虽然在线虚假宣传运动已经存在多年了,但报告显示,它们不再是独裁政权的专利 —— 民主国家也痴迷信息战(这也不是新闻啊)。

“最令人震惊的是,民粹主义领导人和极右翼组织不仅擅长制造病毒式传播的虚假信息,还善于利用传播它的网络。”

Shahbaz 强调了巴西2018年的大选,专制领导人 Jair Bolsonaro 成功利用在线平台的力量来确保总统职位。

“三年前,当美国的顾问偷走了 Facebook 的数据以监视成千上万美国人的心理状况时,巴西的政治人员从社交网络中抓取了大量的电话号码,并根据地理位置、性别、和收入水平将选民添加到了专门创建的 WhatsApp 群组中”, Shahbaz 说,“这些群组为新型的无良竞选活动提供了完美的培养皿。”

印度和菲律宾也有类似的问题,在缅甸,Facebook 被指控帮助军方进行种族灭绝。

Abramowitz 认为,尽管总体下降,但也有一些亮点。

“有一些技术推动积极的民主变革的引人注目案例”,他指的是黎巴嫩、阿尔及利亚和香港,激进人士利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追究 “腐败无能的政客”,要求他们对人民负责。

该报告建议了解决虚假信息运动和社交媒体监视的几种方法。

其中的建议之一是 “确保政治广告是透明的,并遵守严格的内容标准”。尽管Twitter 禁止了所有政治广告,但 Facebook 表示不会对平台上运行的政治广告的内容进行事实核查。

(IYP 的建议是自我保护 —— 方法参见我们的 “技术防身” 栏目,以及识别虚假信息避免被操纵的方法,见 “心理战和信息战” 栏目,以及 “开源情报” 栏目,是信息验证的方法)

但是该报告警告说,如果没有政府和私人公司共同解决这个问题,情况只会越来越糟,尤其是随着5G、生物识别技术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

报告说:“有必要对民主自由进行严格的保护,以确保互联网不会成为暴政和压迫的特洛伊木马。”

“隐私、言论自由和民主治理的未来取决于我们今天做出的决定。” ⚪️

About 3 Billion Social Media Users Are Being Spied On by Their Government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