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的天安门:民主抗议者正在被屠杀

  • 开枪之后……

“苏丹的天安门”是原文的小标题。因为时间上与中国30年前几乎一样(6月3日);惨烈的场面也近似。

不同的是,幸存的抗议者尚未因遭遇大屠杀而放弃革命。未来如何?

就在几个星期前,自由的气味还弥漫在空气中,紧接着就是浓郁的烟雾和火药气味。

欢腾的歌声被枪击声和垂死的尖叫声所覆盖。

6月3日凌晨,苏丹武装部队开始镇压民主抗议者,他们自4月以来一直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军队总部外静坐。

武装部队开枪打死了100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孩子。

所有一切在那里萌芽的民主狂欢的遗骸只剩下被烧毁的帐篷和垃圾。

这是自4月份开始的以推翻苏丹残酷的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为目的的示威活动开启以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

也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人们遭到鞭打、强奸和抢劫。

尸体被扔进了尼罗河。治疗伤员的医生遭到殴打和枪击。

在河对岸的奥姆杜尔曼,救援人员将被遗弃的尸体从河里打捞出来,尖叫声一片。

首都的居民指称这场大屠杀是政府军及其民兵所犯下的暴行。

并非巧合,本周发生的大部分流血事件是快速支援部队(RSF)干的。

快速支援部队是一支与金戈威德民兵有联系的准军事部队,一支当为达尔富尔种族灭绝暴行承责的民兵队伍。

现在,成千上万的军人仍在喀土穆巡逻。

6月3日,在巴希尔垮台后接任的过渡期军事委员会关闭了互联网和电话网络。

其领导人 Abdel-Fattah Burhan 表示,军政府将成立一个临时政府,并在九个月内举行选举。

苏丹专业人士协会自去年12月开始起就领导了这场起义,现在他们拒绝这项计划。

麻烦已经酝酿了几个星期。抗议者和军政府正在争论谁将控制该国“向民主的过渡”。

谈判代表就一些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例如建立由文职人员领导的议会和内阁,以及在选举前进行为期三年的过渡。

但是,令谈判陷入争议的问题是,谁将负责最高决策机构 — 主权委员会。

为了打破僵局,抗议者宣布全国罢工,而军政府则转向其强大的副主席 Muhammad Hamdan Dagalo(就是众所周知的 Hemedti)和他RSF。

Dagalo 是一名没受过什么教育的辍学者,在将达尔富尔的阿拉伯游牧民族转变为一支金戈威德民兵团后,他就崛起了。

15年前,正是他们,通过焚烧村庄、屠杀平民、强奸无法逃脱的妇女来镇压反叛。

今天,来自反民主政权的金钱和外交支持,使军政府更加胆大妄为

Dagalo 此前曾派遣至少3,000名雇佣兵在也门为沙特和阿联酋作战。

他的部队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他有很多朋友。

军政府呼吁提供经济援助很快就得到了回应。沙特和阿联酋掏了5亿美元,并承诺再投资25亿美元。

对政变并不陌生的埃及安全部队被认为提供了建议。

然而,军政府迅速诉诸暴力可能会增加内战的风险。

如果军政府拖延,有可能让抗议活动逐渐失去动力。但是相反,他们在开斋节之前开枪了。

喀土穆的一名医生说:“在开斋节前一天大开杀戒,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原谅他们杀害无辜者的暴行。”

据说没有隶属于RSF的士兵和警察对流血事件感到愤怒

几个驻军的部队已经叛变,并试图闯入军械库抢夺武器以对抗RSF。

被认为具有总统野心的 Dagalo 否认策划喀土穆的暴力事件(政府也声称RSF没有参与其中)。

如果是这样,他可能会试图破坏任何削弱他的过渡。

智库 RVI 的 Magdi el-Gizouli 表示,他“需要国家权力来保护他的利益”。 “他实际上是在恐吓喀土穆人民”。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有动力阻挠民主的人。巴希尔曾经通过派系之间的相互对抗,使自己掌权了30年。

军政府中的许多人担心新的秩序,特别是如果它建立了法治的话。有些人担心达尔富尔或其他地方的暴行会被审判。

最新的杀戮让高层人士更加担心。

政治分析家艾哈迈德·科杜达(Ahmed Kodouda)表示,军政府“基本上与巴希尔完全相同”,巴希尔已经在国际刑事法院(icc)面临涉嫌灭绝种族罪的指控。

与此同时,示威者正在为破碎的民主革命而感到愤怒。来自喀土穆边远社区 Al-Haj Yousif 的报道称,枪击事件引发了新的抗议活动

在医院走廊里,医生和病人一起高唱抗议歌曲,发誓不会放弃斗争

避免苏丹内战可能需要在正义与和平之间权衡。

包括西方政府和非洲联盟在内的局外人谴责暴力事件,并呼吁以平民为主导的过渡。

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人也坚持要求对战争罪行追究责任,并移交给国际刑事法院。

令人担心的是,正义与和平,苏丹也许只能获得其中一项,或两项都没有。⚪️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are slaughtered in Khartoum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