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权衡

  • 数据创新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当被要求考虑某些权衡时,人们对减少在线收集个人信息量的支持就会显著下降。也许这项调查能给活动家和倡导者一些提示

数据创新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当被要求考虑某些权衡时,人们对减少在线收集个人信息量的支持就会显著下降。

我们之前已经看到过这些说法,并且在 Facebook / Cambridge Analytica 丑闻的刺激下,被国会议员提出并不是巧合,有关谷歌侵入式位置跟踪和其他破坏隐私权暴行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数据保护立法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兴趣。

但是,向调查受访者提供的权衡取舍是错误的:例如,问他们是否希望 Facebook 和谷歌等巨头能够收集更少的关于他们的数据,如果这意味着他们看到的广告比以前更多了。

当然,很多人回答了“不” — 毕竟谁想要看更多广告呢?但是,并没有理由假设使用人们的个人信息来更准确地弄清楚他们感兴趣的内容会就减少广告。

事实上,如果公司认为这样做可以提高他们操纵人们接受数据收集的能力,那么就可以轻松地产生更多的广告,而不是更少。

根据他们目前在线查看的内容向个人投放广告可能是有效的,并且远低于依赖随时间通过在线和离线多方面收集有关个人活动私密信息的那种隐私侵犯性,后者跨设备跨平台追踪所有人,以便实时的分析他们。

如果广告商可以在人们的大脑中植入芯片之类的设备以阅读每个人的想法,那么他们肯定会这么做,以便更准确地定位广告。但作为公共政策问题,我们需要划清界限。

广告商应该去适应为他们设定的规矩,正如他们在去年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出现时在欧洲所做的那样。如果他们很聪明,就应该可以弄清楚如何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而不会过度侵犯人们的隐私,或者用无用的广告轰炸人们。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已经明确显示,人们更关心自己的隐私,而不是关注广告的实用性 — 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强烈或赞同地表示他们希望谷歌和 Facebook 等在线服务收集较少的数据即使这样做导致人民看到不太有用的广告。

调查发现最高级别的分歧是,当受访者被问及他们是否想要收集更少的个人信息时,如果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每月支付订阅费,以获得他们现在能免费获得的东西。

再一次,完全可以想像很多人说不愿意 — 当然,谁会不喜欢免费呢?但是,世上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们一直在使用自己最私密的个人信息以“付费”这些服务,这些信息可以随意被使用和共享,几乎不受限,以人们无法评估的方式被转售,更不用说在成本与收益方面进行比较了。

由于缺乏限制,整个监控行业已经极速发展,为什么人们必须在使用优质产品服务和牺牲隐私人权之间做出选择?这不公平。

正如宾夕法尼亚大学的 Joe Turow 教授和他的同事在调查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The Tradeoff Fallacy: How Marketers are Misrepresenting American Consumers and Opening Them Up to Exploitation”,大多数人并不认为付出自己的数据以获得折扣是“一个公平的交易。”

相反,他们这样做只是因为他们已经学会服从,即使他们对此并不满意。他们觉得在保密个人信息方面无能为力。如果你告诉人们,想要保护自己的隐私,就不应该使用社交媒体、搜索引擎或手机,这是不现实或不公平的。

即便人们想要避免被监视,也不应该被要求放弃使用互联网设备,倡导者应该追求让这些设备保证方便和安全。

消费者联合会组织与其他消费者、民权和隐私团体正在一起呼吁建立一个立法框架,让人们有权期望他们的个人信息得到公正和公平的对待。不应该强迫人们做出错误的选择。

The false trade-offs of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Nor should they have to refrain from taking advantage of internet-connected devices that promise convenience and safety if they want to avoid being surveille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