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如何养肥了华为又”成就了”种族灭绝监视综合体?

  • 多年来,西方公司一直在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专制监视项目中获利

官方文件和报告显示,从IBM到微软,是西方一些最大的技术巨头一直在帮助华为建立了针对维吾尔族人的武器化中国大规模监视工具

现在,一家奥地利公司 Frequentis 正在使用华为的技术为英国、欧洲及其他地区的 “公共安全[维稳]机构” 提供产品。鲍里斯·约翰逊与这家中国科技巨头的恋情只是最新一幕而已。

👉这篇独家报道不仅揭示了华为如何在中国维稳机构的崛起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且,还揭示了美国、英国和欧洲公司如何协助并助长了华为的崛起,没人愿意考虑可怕的后果

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懊恼,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允许华为帮助建立英国的5G网络,但华为的 “更重要的安全” 组件除外,其中包括与军事和核设施有关的任何组件。

👉但是,华为技术早已深入到英国和欧洲的安全通信基础设施中。

特朗普-约翰逊关于华为的紧张局势忽视了一个事实,即:美国、英国和欧洲的公司在帮助华为开发中国新疆地区世界上最大的专制监视项目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前,中国的所谓 “智能城市” 综合体追踪新疆各地约250万居民,特别是针对该省的维吾尔族穆斯林。

如果某人被标记从事可疑活动(例如祈祷),他们就很可能会受到中国情报部门的调查,并被拘留在 “再教育” 营中,目的是使他们摆脱任何类似于 “穆斯林” 身份的特征。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t.me/iyouport/6875

自2017年以来,至少有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在这里被拘留,这是自大屠杀以来最大规模的针对种族或宗教团体的大规模监禁。

2018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提供了多达200万穆斯林的估计,其中包括被拘留在这些营地中的哈萨克人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其他少数民族。幸存者和目击者描述了酷刑、强奸和虐待的可怕经历。

爱尔兰国立大学法律系的 Ciara Finnegan 在《法律》杂志上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一证据表明了中国当局的 “文化种族灭绝” 模式,旨在消除维吾尔族作为独立文化身份的存在。其他专家也同意这点

根据纽卡斯尔大学现代语言学院中国研究高级讲师 Joanne Smith Finley 博士所说,中国正在重建 “维吾尔人的身体、思想、语言、宗教和文化”,实际上这是一种 “种族灭绝作为社会控制” 的形式。她将 “再教育” 计划描述为 “一种最终解决方案,可以击败已知的任何反殖民主义运动,并消除维吾尔族作为该运动的生命线的身份。”

华为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了侵入式监视系统,该监视系统在新疆各地运行,允许当局识别维吾尔族嫌疑人。

👉然而,华为并不是靠自己来实现这一 “壮举” 的:它在西方朋友的帮助下取得的这一 “成就”

这些帮凶之一就是标志性的美国技术巨头IBM,近年来与特朗普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IBM:播下了邪恶的种子

特朗普抨击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谴责英国与该中国科技巨头联姻。

👉然而,他没有透露IBM在华为快速扩张中的重要作用。

2019年,IBM 首席执行官 Ginni Romety 加入了特朗普的美国劳动力政策咨询委员会。 2020年1月,她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联手发起了一场全国性的运动。

这反映了IBM在政治上与白宫的密切关系

自2008年以来,IBM总体上*仅*从臭名昭著的移民海关与执法局(ICE)和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处就获得了17亿美元的合同。特别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IBM 成为最大的政府技术供应商

👉但是,正是IBM为中国的监视国家噩梦设计了蓝图,在其被称为 “智能星球” 的概念下,它声称为实现更高效、更可持续的城市。在纸上听起来很棒。但是,这实际上只是反乌托邦的噩梦。

IBM于2009年在中国首次提出了 “智能星球” 的概念,在全中国范围内召集了22个论坛,与200多个市的市长进行了接触。

同年,IBM与沈阳市东北大学联合建立了 “生态城市” 研究实验室,地方政府出资2.75亿元人民币。

该项目旨在开发新产品,随后可出售给中国其他地方政府,包括减少碳排放、节能、节水以及增强运输和交通系统的智能技术。

早在2010年,IBM就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宣布了中国的 **十年** 智能城市发展战略,该战略的基础是基于海量数据实现运输、食品安全、制造、水资源管理、能源和公共服务的全面所谓 “智能化”。

然后,IBM 与许多中国城市签署了一系列战略合作协议,以开发其 “智能” 功能。

IBM 的第一个项目是成都的 “云” 解决方案,其中涉及食品安全、教育和电信,特别是与中国移动合作进行大型试点,以建立一个集中化管理的全市无线网络。

尽管这些项目的既定目标是改善公共福利,但是,从一开始,IBM 针对中国的技术解决方案设计就为全面监视形式打开了大门。

在其早期的智能城市项目中,有一个是2012年在中国镇江市进行的项目,IBM 在该市安装了其旗舰产品智能运营中心(IOC),用于所谓的 “智能解决方案”,将其作为 “城市的中央指挥点”。

尽管该项目专注于增强公共交通和公交车调度系统 —— 通过使用允许实时监视交通、公交车和乘客行为的传感器 —— IBM 的 IOC 明确设计为以有利于政府机构大规模监视的方式。

根据同年发布的有关其IOC系统的IBM手册该中心能够合并包括 “安全/维稳机构” 和 “其他各级政府” 在内的整个城市职能部门的大量信息

数据源包括 “天气、公民、执法、社会福利、视频” 的提要,并且该文档确定了许多应用程序,管理员可以从内置商店连接到中心的,包括:“情感分析:了解市民通过社交媒体形式谈论了哪些城市服务和政策。”

这代表了IBM的 “智能星球” 愿景的相当主观的想法。思科网站在2011年发布的IBM演示文稿中反复提到 “公共安全/就是维稳” 是 IBM “智能星球” 愿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除了描述智能城市如何从 “反应式转变为预测式再到主动式” 方法的怪异幻灯片(不乏终结者的形象)之外,IBM平台还提到了 “融合和实时分析信息对公共安全的重要性”。和 “数字视频监控,以保护公共建筑和交通基础设施……”。

其 IOC 系统的一部分描述了 “公共安全/维稳” 应用程序,其中包括 “预测、监视和缓解危机情况”,“自动分析视频流中的威胁”、和 “分析数据以检测并压制犯罪模式” 的功能。

附带说明的是,该资料组还揭示了思科硬件在创建由 IBM IOC 系统管理的技术物理基础架构中的关键作用。

👉思科为中国臭名昭著的 “金盾” 维稳和监视程序提供并定制了硬件

为中国第一个警察国家奠定基础

就在那年下半年,IBM 继续将克拉玛依确立为新疆地区的第一个智能城市试点项目。

根据2012年名为 “智能城市” 的IBM投资者资料,该公司已在全国建立了82个IBM分支机构,包括研究、创新和软件开发,包括在新疆的 “智能城市” 克拉玛依。

IBM与中国移动合作,使克拉玛依市成为新疆第一座享有无线通信系统的城市,该系统涵盖了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

据官媒《中国日报》报道,“ IBM提出的概念是基于物联网和云计算等技术的、涵盖了运输、医疗保健和维稳。”

从一开始,无处不在的监视功能就内置在 IBM 的克拉玛依(Karamay)设计概念中。该系统非常复杂,比如 当失业率过高时,它将提醒政府官员。

关于IBM在克拉玛依市干了什么的公开信息很少。

但是,2015年一份报告对印度中央邦委托在智能城市方面取得的全球进展进行了研究,该报告对 “公共安全/维稳” 部分做了一些说明。

该报告由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 ICF International(一家享负盛名的数十亿美元的全球咨询公司)进行。该报告指出,IBM 的项目建立了一个平台,“可以与警用地理信息系统(PGIS)互连,以实现各种各样的智能服务。包括视频的预防性维护、行为分析、面部识别、视频摘要、快速搜索、图像锐化和案例调查分析。”

IBM开始在克拉玛依市工作的第二年,华为发布了 “安全城市解决方案” 手册,将该城市确定为成功的 “安全城市” 案例研究。

该手册介绍了华为如何安装 “统一的安全城市平台”,该平台将为警察提供与 ICF International 有关IBM的报告中所述的监视功能。

👉简而言之,在 IBM 为卡拉玛依的所谓 “智能” 维稳方法创建了初始设计之后,华为继续进行了构建。

我问过IBM目前与华为的关系,以及它参与建立所谓的智能城市基础设施的基础,尤其是在维稳方面的基础,这些基础设施使得大规模监视在整个新疆地区得以迅速扩展。

尽管有许多征求意见的请求,并且 IBM 发言人做出了一些保证,即将提供答案,但是,最终该公司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根据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隐私权倡导组织和监管机构 “隐私国际” 的智能城市专家 Eva Blum-Dumontet 所说:

“西方国家开发了智能城市的模型 —— 值得记住的是,智能城市这个词源于IBM —— 通常是高度侵犯隐私的,并且涉及到系统性地收集公民数据。现在也难怪其他国家也在这样做。

不幸的是,这种模式在政府监视下经常可以看到:西方国家决定接受新制度或新法律,因为这一切都属于法治,然而。我们最终看到的是该法律或制度在国外被复制,有时后果更糟。”

与恶魔共舞

克拉玛依只是更大计划中的第一个项目而已,仅在2014年上半年就涉及在新疆16个主要城市和63个县建设 5,000 个4G移动基站。到那年年底,建造了12,000个4G基站。

到2016年,随着智能城市基础设施在新疆的扩展,IBM 仍在克拉玛依开展业务,并根据该市地方政府网站开始引入 “认知物联网”(IoT)。

IBM 的技术围绕 Watson IoT 平台构建,Watson IoT 平台是一个AI系统,可以在大量不同类型的数据中找到模式和关系。

沃森(Watson)在中国的其他应用之一是 CCTV.com,使用该软件通过移动设备测量 GPS、海拔、体温和心率,从而使粉丝能够跟踪 Vaude-Tibet 自行车挑战。

根据 IBM 的 Kevin Larson 的说法,⚠️该平台的强大之处在于它能够提取和分析几乎任何格式任何形式的数据,以及搜索与其他类型数据的相关性。

它可以跨气象数据、科学文章、车队、环境传感器或视听源执行此操作。这使得该平台非常适合广泛的监视应用,⚠️包括检查视频和照片以识别可以将人和事件联系起来的场景和样式,以及检查来自客户电话、博客、博客评论和推文的记录 —— 再一次以关联信息和检测模式的方式。

目前尚不清楚 Watson 平台在克拉玛依市中实际应用的确切程度,以及华为对 Watson 的访问权限 —— IBM和华为的发言人均未作任何澄清。

👉但是,这座城市是许多维吾尔族 “再教育” 营的所在地,居民经常因穿着 “穆斯林服装” 或 “留胡须” 而被警察带走。

该市广泛的监视网络(最初是在IBM的 “公共安全/维稳” 平台下建立的,后来演变为华为的 “安全城市” 计划)使这种做法更加自动化。

根据该计划,华为向克拉玛依当局提供了将视频监控与AI和大数据相结合的技术,提供了公司所谓的 “一种融合的、可视化的命令解决方案,使政府机构可以灵活地共享视频资源并协作跟踪任何他们想要的人。”

去年12月,华为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有关其参与大规模监视的屏幕截图。这些资料显然在华为网站上很难获得,活动家只有通过注册帐户并登录才能访问。但是,在其他地方,华为公司的代表似乎很乐意谈论这点。

“华为安全城市项目对克拉玛依建设世界一流的公共安全基础设施做出了重大贡献”,华为高管 Viktor Yu 在公司网站上写道。“该项目支持全市访问数百个摄像机提供的监视视频,使成千上万的警察能够有效监控近30万人。”

Yu 继续说:

“在过去几十年中,指挥平台使用了大量的累积犯罪数据,已经预先集成了各种预警方案。当检测到异常时,分析平台会自动生成优先警报。其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犯罪率,并广泛维护了社会稳定。” —— 他承认了协助维稳。

在过去的十年中,华为在中国各地 —— 上海、江苏、广东和其他城市 —— 建立了数十个维稳城市计划。

2018年5月,华为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建立了新的合作伙伴关系,继续在新疆开展工作,建立了所谓的 “智能安防行业” 创新实验室。

华为董事陶景文在该公司的网站上说,该实验室将为该地区创造一系列专业知识,以 “开启智能警务的新时代,并帮助建立一个更安全,更智能的社会”。

目前在新疆使用的技术中,有先进的面部识别技术,旨在根据其外观专门搜索维吾尔族人,从而有可能迎来纽约时报所说的 “自动化种族主义的新时代”。

华为没有回答有关其在支持此类技术出现中的作用的问题。

⚠️没有IBM的大力支持华为就不可能实现巨大的增长。早在2000年,IBM就与华为签署了一项协议,为其提供前所未有的微电子部门研发设施使用权。

“当时,与华为技术公司高级副总裁 William Xu 表示:“与IBM合作将使华为能够更快地访问我们所需的先进网络技术,从而为全球客户快速交付高端电信设备。”

没有迹象表明 IBM 与华为之间的这项协议什么时候终止,两家公司都没有借此机会否认双方之间的长期合作关系。

根据2016年《中国日报》对华为创始首席执行官任正非的采访IBM与华为的紧密关系一直持续到今天。采访证实,华为每年向IBM支付超过1亿美元的咨询费

这家共产党报纸指出:“华为每年花费超过1亿美元邀请 IBM 的顾问团来帮助管理公司。”

为什么如此大的投资?

任正非的回答是,价格是值得的:“从生产价值约10,000元人民币的产品开始,我们就在价值链中上移,使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产品达到数千亿美元。在他们<IBM>的帮助下,华为正在稳步发展,因此,我们每年在咨询费上的支出超过1亿美元是值得的。”

攀高枝儿的香甜

华为自己出版的 ICT洞见杂志2017年版重点关注其 “维稳城市” 计划,其中包括讨好埃森哲、波士顿咨询集团、英国公共安全通信协会(BAPCO)和 IHS Markit 赞扬该计划的 “好处”。

👉同年,华为又签署了其维稳城市计划的协议,该计划由三家公司生产,用于视频分析和面部识别技术,这些公司是:

  • 以色列公司 Agent Vi,其投资者之一是美国电信巨头摩托罗拉系统公司;关于后者,可参见这篇文章《以手机闻名的公司正在迅速成为政府监控的主要参与者
  • 第二家是 Ipsotek,这是一家英国监视技术公司,专门从事智能视频分析,并获得了英国政府内政部的认可;
  • 第三家是总部位于新加坡的 Xjera Labs,最近被 Business Insider 称为 “世界上最复杂的面部识别系统”。

签字仪式是在世界经济论坛支持的国际刑警组织全球会议上在华为赞助的论坛上进行的。

对于国家安全专家 Anders Corr、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SPACOM)、美国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 (SOCPAC)的前美国军事情报分析师、以及其他机构而言,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和投资是可以预期的。

但是,由于它们构成了严重的潜在风险,因此改善政府监管是唯一的补救措施。

西方及相关公司有责任使股东利益最大化。期望这些公司按照任何人性道德准则行事都是错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政府监管这些公司,以保护国家安全、人身自由和人权,包括中国公民的人权”,Corr 说。

⚠️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例如,尽管特朗普政府经常对中国科技公司表示敌意,但是,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鼓励美国公司 **利用** 中国的数字化驱动力。

不只是以前的民主党政府如此。

2017年夏季, Trump 的商务部为想要在中国投资的美国公司发布了一份国家指南,确定了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和所谓的 “智能城市发展” 的投资机会。

该文件语气兴奋地说道:“智能城市系统正在管理交通、稳定电网、分​​配和协调紧急服务,并向管理人员提供更多的城市信息。” 尤其是👇

“外国公司有机会利用技术、运营和管理优势,参与智能治理、智能行业和智能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智能城市建设。”

👉 三个月后,特朗普商务部与中国政府资助的上海浦东智能城市研究院合作,在上海举办了“中美智能城市论坛”。

⚠️该活动的官方邀请手册将中国的智能城市市场描述为一个3000亿美元的机遇,呼吁美国公司参与其中:

“作为智能城市技术的领导者,美国技术和服务提供商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以利用中国的这一新变化。更智能的技术将帮助中国应对城市挑战,为创新的美国技术和服务提供商创造无与伦比的机会。

👉英国政府还试图通过其 “中国繁荣战略项目基金(SPF)” 为中英两国的联合智能城市项目提供直接资金,以吸引中国的注意力

该项目将英国公司 “引入了中国智能城市市场”,但也希望利用对中国智能城市实践的研究来在英国国内实施。

2018年,英国政府组织了一个英国商务代表团前往中国大湾区,以促进向本地中国客户宣传所谓的智能城市发展。

Corr 将英国对中国的迷恋归因于民主赤字,这是硅谷与政府关系的核心。

如今,科技公司 “通过政客的腐败、包括通过竞选捐款、以及企业和政府职位之间的旋转门,对我们的政府产生了非凡的影响力。他们还可以牵制政府,因为他们可以将一个管辖权移交给另一个。他们可能威胁将其利润和工作机会转移到国外,从而威胁要减少旨在抵消其利润动机的任何法规。” Corr 说。

微软和华为穿一条裤子

微软是对从中国大规模监视活动中获利毫不犹豫的另一家美国科技巨头。

2019年3月,微软被指控与中国公司 SenseNet 合作,后者专注于监控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允许该公司在微软 Azure 认知服务上运行其颇有争议的生物识别技术。

IBM、微软等寡头在中国监视城市中的作用只会变得更加隐蔽和阴险。

2019年4月,微软在中国上海浦东新区启动了第三个也是最大的一个 “AI和IoT Insider” 实验室,与未指定的中国公司和跨国公司合作

该实验室原本计划制造原型,以支持包括制造业、零售业、医疗保健业、和 “公共部门” 在内的各个行业的 “数字化转型”,👉这当然需要为政府机构直接提供的任何服务,也包括警察和维稳机构。

微软在中国的许多智能城市项目 *表面上* 看起来无害。其中一项是与北京市政府和环保部合作的城市空气质量项目,该项目利用大数据监测和预测空气质量。在另一个项目中,微软正在与武汉市政府合作,使用聊天机器人来回答市民在城市服务方面的常规问题,例如,如何获得驾驶执照。

这是多年联姻的高潮。 2014年,微软与云南、株洲、长春、扬州、和温州等中国多个省市签署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这是该公司所谓智能城市的 CityNext 计划的一部分。

没有证据表明,通过这些举措微软直接为中国政府专门开展了与监视有关的项目。他们隐蔽得非常好。

但是在2016年,微软的中国子公司在北京为维稳部举办了一个研讨会,展示了所谓的 “公共安全” 解决方案。

微软公司负责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的总经理 Arthur Thomas 对该研讨会的坦率描述可以在微软的网站上找到。

Thomas 说:“微软拥有正确的分析解决方案,可以评估潜在的紧急情况,确定其预期的影响,然后促进执行突发事件行动计划。”

他说,“我们通过将来自不同来源(例如位置、跟踪、传感器、视频、交通报告、医院状况、天气报告、社交媒体和其他动态数据)的信息,与GIS数据(例如图像、海拔、街道、和关键基础架构等)结合起来以做到这一点。”

我问微软,在计划向涉嫌压制异见人士和少数族裔的专制国家提供这种技术之前,该公司是否向中国政府强调了任何担忧。微软拒绝置评。

在该研讨会上,微软的技术合作伙伴之一是澳大利亚公司 iOmniscient —— 该公司已为中国城市提供了视频监视和分析技术,包括为成都地铁服务和中国军工厂提供的视频监视和分析技术。

“中国最大的常备军在其军工厂中使用了 iOmniscient,” iOmiscient 公司产品展示台上就是这么写的。

👉没错,近年来,华为参与提供的众多压制性监视技术并没有阻止微软与这家中国公司紧密合作。

2017年,微软与华为签署了一项协议,声称建立 “开放、共赢的生态系统”,“在公共云上启动深度合作”。该协议将把微软企业服务带到华为云。次年,两家公司又推出了基于微软 Azure 堆栈软件的联合云解决方案。

次年,华为与新疆乌鲁木齐市警察局就 “公共安全” 继续加强对新疆监视国家的支持。

这只是更广泛的同谋的又一个例子而已。去年年底,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现

华为在新疆的工作范围广泛,包括直接与中国政府在该地区的公安部门合作。在有关华为和5G技术的辩论中,应考虑华为在新疆的活动。”

当我询问微软是否考虑过与建立全球最大监视系统的中国公司合作时的道德问题时,微软不想发表评论。

华为,华为,无处不在 ……

华为与英国政府的蓬勃发展只是最近的成功。该公司有关维稳城市计划的官方文献现在声称已将该模型输出到世界各地的230多个城市。

华为安全城市解决方案的最早采用者包括很多具有威权主义和内部暴力历史的国家,包括俄罗斯、巴基斯坦、老挝、安哥拉、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

在塞尔维亚,华为与贝尔格莱德首府签订了所谓的公共安全合同,其面部识别监视摄像头系统的安装因违反公民隐私法而受到数字权利监督机构 “Share Foundation” 的严厉批评

尽管 Boris Johnson 政府已经提出了很多想法,即 不允许华为访问 “安全关键” 基础架构,但是,这已经在发生了。

GlobalData 技术研究团队的首席分析师 David Bicknell 说:“华为在英国关键的国家基础设施中的重要性已经不新鲜了。”

“自2003年以来,它一直致力于政府项目,并于2011年聘请了该国顶级IT专家 John Suffolk ……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该公司已经深深地融入了英国的电信市场,以至于政府愿意冒险与主要盟友进行公开对抗,而不是将华为排除在英国的5G网络之外。

👉 但是,由于华为技术已与可信赖的第三方供应商达成协议,因此已经被英国和欧洲的一些最敏感的基础设施所采用。根据公司的新闻材料,其中包括 “空中交通管理(民用和军用空中交通管理和防空)、以及公共安全与运输(警察、消防和救援服务、紧急医疗服务、船只交通和铁路等)。”

根据华为网站上的公告,与 Frequentis 的合作伙伴关系将推动 “共同开发公共安全解决方案的开放生态系统,以迎接更安全的城市”。两家公司将共同创建 “用于指挥和控制中心的下一代调度解决方案”。

“通过支持不同机构之间的监视系统无缝集成、实时语音和数据传输服务等支持功能,该联合解决方案将帮助警察维稳机构提高效率,同时降低关键任务IT投资的总成本。”

👉Frequentis 为包括美国、英国和整个欧洲在内的140多个国家/地区提供其技术,从而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语音通信系统提供商。

它的客户包括英国国防部、伦敦市警察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美国海军、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瑞典海事局和欧洲管制局、后者正致力于欧洲委员会的 “欧洲单一天空” 项目,以创建第一个用于空中交通管制的泛欧洲语音通信系统。

⚠️该声明断言,Frequentis 与华为的合作伙伴关系将产生的技术市场已接近全球,覆盖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地区、和拉丁美洲。 Frequentis 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像所有其他公司一样,华为也最终未能回答记者的问题,尽管做出了最初的回应和反复的保证。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愿意结束这种噩梦般的技术合作,因为他们在促进不仅已经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大规模监视行动,而且,现在已成为种族文化灭绝行动的崛起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随着华为继续稳步渗透全球各地的电信,安全、监控和其他关键技术基础架构;当政府吹嘘自己的技术实力时 —— 值得记住的是,他们如何磨练和完善自己的能力 —— 他们一直踩在中国受压抑的维吾尔族人的鲜血和尸体之上。⚪️

** 作者 Nafeez Ahmed 博士是屡获殊荣的调查记者、变革战略家和系统理论家。他是众筹研究型新闻平台 INSURGE intelligence 的编辑,也是 VICE 的 “system shift” 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