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对爱德华·斯诺登的访谈,内容涉及硅谷审查、拜登和新闻自由的危险

  • 这是关于拜登时代大规模监视状况的分析和预测,也是对透明度革命前景的分析

【按】去年欧洲 Schrems II 判决的结果让美国大为惊讶,在斯诺登揭露国安局间谍全世界的惊人行为后7年,欧洲做出了一个标志性反应。

这场判决引发了美国国内的舆论轰动。去年投票前夕,左右翼联合对政权施加压力,要求至少确立隐私法以保护公民人权,您可以在这里看到当时的论述之一《从斯诺登到中国》。

是的,这不是仅仅关于美国的;正如上面文章所解释的含义,如果大规模监视的状况不能彻底终结,美国将继续失去盟国的支持,这会让中国得利,虽然中国在做着同一件事。

只有民主国家能联合起来,才有希望打败专制国家。虽然这依旧是大国竞争的思考方式,但鉴于竞争心态是最具行动力的心态,活动家完全可以利用这点以推动真正的改变。不仅是美国活动家,还有全球活动家,包括中国。

目前的状况足见,拜登政府不会释放吹哨人,特朗普离任前也没有赦免吹哨人,尤其是,正如这份访谈中指出的,拜登时代将出现审查和监视的加强;对于行动者来说,这些分析是为 “地形”,是您的战术策划指标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您还可以将这份访谈作为地缘政治角度的地形分析加以参考,而不仅仅是反监视反审查的基本战略。

♦♦♦

2013年由爱德华·斯诺登的吹哨促成的国家安全局报告,当时被广泛认为是关于侵犯隐私权的。当然如此,但是,这些揭露也涉及到许多其他重要的自由人权,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对国家行为者  — — 特别是始终潜伏的维稳镇压部队的透明度的需求,以及允许政府在黑暗中做出最严重伤害公民基本人权的决定的危险,完全没有民主的知情或问责。

斯诺登的书《永久记录》*完整*中文版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si-nuo-deng-de-38189363

但将所有这些具体关注点结合起来的首要原因是对互联网自由的信念和捍卫。

在 Glenn 最早在香港对斯诺登进行的一次采访中,斯诺登解释说,他的动力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早期版本的互联网在他的生活中所发挥的核心和重要作用:一个不受公司和国家控制的互联网,一个允许匿名和不受监控地探索的互联网,最重要的是,它促进了世界公民之间不受限制的交流和信息传播,而没有公司和国家的统治者来监管和控制公民所说的每个字

正是这种对互联网自由的憧憬,使许多人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就预示它是现代历史上最伟大、最有力的创新之一,它能促进个人自由、人类解放、普通公民的赋权,以及人们组织和交流的能力,而不必依赖企业巨头及其资助和控制的政府。

而如今,在许多方面这一愿景已化为淡淡的记忆  — — 淹没在斯诺登所揭露的但仍在继续运作的大规模监控中,淹没在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场所的公司化中,淹没在看不见的寡头统治者对言论和信息流动的控制中,这些寡头的法令不需要任何可识别的理由,也不接受任何上诉。这些看不见的言论思想监管者的权力是终极的、任意的和绝对的。

它不一定必须这样。一个自由的互联网仍然值得争取,仍然可以挽救。但它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威胁:来自企业媒体,它们急于扼杀任何威胁到它们语话垄断的东西,向硅谷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对各种不同政见者和独立的声音进行审查,甚至比现在更加严格的审查;来自政党和政客,它们在科技巨头那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并且知道它们可以利用这种影响力来压制批评者和对手互联网的权力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寡头垄断者手中,它们的权力和财富使权力中心无法抗拒,试图利用它们来扼杀异议

Glenn Greenwald 在 SYSTEM UPDATE 的特别节目中与斯诺登进行了约40分钟的交谈,讲述了硅谷审查制度日益增长的危险,为什么一个本不应该有权力或责任来控制所有人的言论的科技行业却被政客和记者强加了这一 “义务”,新闻自由所面临的潜伏危险,以及拜登/哈里斯政府如何可能使这一切变得更糟。

这是一个重要的访谈,希望能可以看完这个视频:

VIDEO: Interview with Edward Snowden on Silicon Valley Censorship, Biden, and Lurking Press Freedom Danger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