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渗透抗议运动简史

  • 渗透才是常态。没有被渗透的运动几乎不存在。但为什么媒体机构甚至遭遇渗透的活动家都不愿提起这些事实呢?

当 Harry、George、Tom、和 Joe 出现在费城外的一个抗议者租借的仓库中时,组织者立即产生了怀疑。这些人自称是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地区帮忙搭建游行道具的 “工会木匠”,搭建道具正是抗议者所需要的帮助。

这些抗议者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200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在该会议上共和党将提名乔治·W·布什。全国各地的同盟组织者也正在为洛杉矶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计划类似的抗议活动。

大型的人偶是当时社会正义运动的标志之一。运动组织者于1999年11月在西雅图成功抗议世界贸易组织、2000年4月在华盛顿特区抗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并设法重塑了全球化政治。

高耸的人偶在街道上拖动,在单独建造的花车上,投射出节日的气氛,成功地捕捉到富有同情心的媒体报道,并反驳了当局的说法,当局一直在嘲讽抗议者“只是虚无主义者,只会专注于破坏财产”。

这四名木匠很擅长制作这种人偶,但是,他们的很多特点让抗议者保持警惕,怀疑他们实际上是渗透者。

在交谈中显示,“他们的政治性不强,也不太了解情况”,组织者 Kris Hermes 在他的回忆录《Crash the Party》中写道。他说,这些人比大多数抗议者更年长,肌肉更发达,他们坚持在工作时喝啤酒,尽管组织者禁止在仓库里喝酒。在讨论和会议中,这些人主张抗议者有权破坏财产和拒捕。该运动是有意去除等级制度的,这导致组织者几乎没有能力对渗透的怀疑目标采取行动,即使他们越来越善于发现这种挑衅者

8月1日,也就是共和党大会的第一天,整整一天时间警察包围了这个抗议者租借的仓库,实施了大规模逮捕,并没收了所有人偶、花车、标语和其他用于即将举行的游行活动的材料

警方撒了谎,他们公开称抗议组织者一直在 “策划暴力示威”,并暗示仓库里藏有制造炸弹的材料。事实上完全不存在。

而以这次围捕为标志的整个一周内,抗议领导人遭到了不断发生的大规模逮捕,被捕者在监狱内遭到殴打,甚至被要求缴纳100万美元的天价保释金

直到仓库的突袭搜查令被曝光时,才得以证实:那4个木匠 Harry, George, Tom 和 Joe 是被派来潜入抗议者组织并 *制造突袭搜查借口* 的州警

所有针对游行人偶的指控最终都被撤销了,虽然导致该市在诉讼和解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大部分法律工作是由律师 Larry Krasner 领导的,他现在是费城地区律师)。

正如上述故事和许多同类故事所说明的那样,一个历史事实是,执法部门经常将煽动者渗透到进步的政治运动中,这些人的目的就是煽动他人参与暴力。同时,这些挑衅者自己基本不会参与实际的暴力。

关于政治渗透的详细分析见下面系列:

由于各种原因,媒体很少关注这些渗透者。也是为什么关于抗议活动的报道中你几乎看不到对政治渗透的曝光 —— 而事实上几乎所有抗议运动都有被渗透,

一方面,企业媒体(就是那些主流媒体)从来都不热衷于质疑政府在抗议运动或重大示威活动中的行动,除非这种行动严重越界或直接针对媒体成员

从抗议者和运动组织者的角度来看,渗透进入的挑衅者相关问题也充满了争议,因为揭露渗透可能会导致被认为偏执,破坏团结和运动建设。

这些有目的的渗透行为常常被与 “外部煽动者” 的特例混为一谈,并被当局或反对抗议的其他人用来扭曲抗议运动本身的合法性(渗透者制造的暴力事件被描述为 “外部煽动者” 并让真正的非暴力抗议者承担责任),所有这些因素都使一些抗议者或其支持者有意地淡化被渗透的现实。

围绕暴力非暴力的激烈讨论,以及在舆论错误的一面逐渐消失的生死攸关的后果,使得进行细致讨论的空间变得很小。

如果可以进行这样的对话,就很容易揭示人群的愤怒与其最终采取的行动之间的区别。

愤怒的人群仍然保持着非暴力状态,并维护了零财产损失,其合法的愤怒程度并不亚于暴力愤怒者。通常,唯一的区别在于是否触发了愤怒以及如何行动。

在今年美国各地发生的BLM抗议运动中,使暴力升级的明显行为者并不是抗议者,甚至不是极右翼渗透者,而是警察自己

在一次又一次的集会中,人们注意到抢劫和破坏只是在警察冲撞并殴打人群、或者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或橡皮子弹后才开始的。在其他情况下,抗议者只要采取任何一项行动就会引来镇压。

鉴于抗议活动的混乱性质,很可能每个人都应谴责财产损失。但是随着抗议活动的继续,特朗普呼吁采取更加暴力的镇压方法,值得牢记的是:警察挑衅者在抗议活动中可能发挥的作用。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of the Italian Republic Francesco Cossiga attending the 16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 in Rome in February 1984. Photo: Alberto Roveri/Mondadori Portfolio by Getty Images

2008年,二战后意大利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弗朗切斯科·科西嘉(Francesco Cossiga)向世人展示了难得一见的面对大规模抗议活动时政府高层人士有多变态

Cossiga 曾担任过意大利的总理,然后是总统。在此之前,在70年代末,他领导了内政部。在此期间,他因镇压学生领导的左翼示威运动的残暴行为而臭名昭著。而纽约时报是这样报道1977年的情况的:”学生中的极端分子在意大利的一些城市制造了混乱,出现了枪击和破坏的浪潮。”

由于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政府也面临着类似的威胁性抗议活动,Cossiga 敦促他们重演他的渗透镇压剧本

[他们]应该效仿我担任内政部长时所做的那样。把警察从街道和大学撤走,用随时准备好的挑衅者渗透到那些抗议运动中去,在10天内挑拨抗议者去破坏商店、烧毁汽车、放火烧城市。然后,在民众的支持下 …… 警察应该毫不留情地把他们全部送进医院。不是逮捕他们,因为检察官会马上释放他们,而是把他们全部揍扁,揍扁鼓励他们参加抗议的教授

时报似乎曾经提到过政府的挑衅者是一些暴力事件的幕后黑手的可能性 —— 然而,不是作为事实提出,而是作为对 “左翼政党和报纸” 的指责。

Cossiga 曾是宪法学教授,是所谓的中间派天主教民主党人。1979年他担任总理时,吉米-卡特的驻意大利大使认为这是一个 “极好的发展”,Cossiga 与美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

Cossiga 和今天美国的抗议活动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他的例子表明,相信看似合理的、有声望的人物将渗透挑衅者这种镇压策略视为合法,这并不是什么阴谋论 —— 即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公开场合装模作样。

政府使用挑衅者渗透抗议运动的 “最佳记录” 发生在1956年至1971年联邦调查局的所谓反情报计划期间(COINTELPRO)。

之所以现在您能看到这些文件,是因为一群公民闯入了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并拿走了这些文件 —— 巧合的是,此地距离2000年被警方渗透并大扫荡的那个抗议者的仓库只有很短的车程 —— 然后他们将这些文件传递给了媒体。这又导致了国会的调查,从而曝光了更多的内幕。

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是,1970年5月,一名为塔斯卡卢萨警察和联邦调查局工作的线人在对肯特州立大学枪击事件的抗议行动期间烧毁了阿拉巴马大学的一栋建筑。警方随后宣布,“示威者正在进行非法集会”,并借机逮捕了150名和平示威者。

在另一个著名的案例中,一个绰号为 “Tommy the Traveler” 的男子访问了纽约州的许多大学,他冒充反抗组织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的成员。

他鼓励抗议者去绑架一名议员,并提供有关如何制作燃烧瓶的培训。霍巴特学院的两名学生按照他的建议行事,并炸毁了校园ROTC大楼。最终才知道,此人的全名叫 Tommy Tongyai,为当地警察部门和联邦调查局工作。

相关恶性渗透事件的清单很长,一直都摆在那里。联邦调查局的一名线人自称是约翰·伯奇协会的成员,他帮助组装了定时炸弹并将其放置在军车上。 (约翰·伯奇协会至今都坚称没有此人的会员资格记录。)

渗透到反抗组织 Weather Underground 的联邦调查局线人参与了对辛辛那提公立学校的轰炸。

越战退伍军人协会的一位著名成员 —— 同时也是联邦调查局的线人 —— 呼吁进行 “射击和轰炸”,他的倡导显然确实导致了轰炸和炸弹威胁。

在西雅图,联邦调查局的线人将一名叫 Larry Ward 的年轻黑人带到一家解决住房歧视问题的房地产办公室,并鼓励他在那儿放炸弹。而警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们杀死了 Ward。

十三名黑豹成员被指控 “密谋炸毁自由女神像”,理由是他们收到了60支炸药 —— 而炸药的提供者就是联邦调查局的一名线人。

1971年,有28人闯入联邦大楼破坏文件后,联邦调查局的一名线人吹嘘说:“我向他们传授了他们能做到这点所需要的全部。” 当他的角色被揭露时,28人全部无罪释放。

您可以在这里下载上图中这套文件(5部分)patreon.com/posts/38457296

联邦调查局还允许极右翼组织的线人参与针对进步主义者的暴力。3K党线人 Gary Thomas Rowe 在1960年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三周的线报,3K党计划在从北部到达阿拉巴马州的途中袭击民权组织自由乘车者 (Freedom Riders)

FBI 待命,并允许发动袭击。当地警察给3K党15分钟的时间来攻击民权活动家。在那15分钟内,这群白人至上主义者 —— 包括 Rowe —— 点燃了民权活动家乘坐的公交车,试图将他们活活烧死

正是这个 Rowe 还参与了1963年发生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第16街浸信会教堂的轰炸,当时炸死了四名年轻女孩。

还是这个 Rowe,在1965年他与另外三名3K党成员一起在汽车上追捕并谋杀了 Viola Liuzzo,Liuzzo 是来自底特律的五个孩子的母亲,曾前往塞尔玛。

Rowe 因作证揭发合伙人而获得豁免权,而且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的总检察长还给了他一份担任美国法警的工作。

没有与联邦调查局有明显联系的地方警察线人也参与了这类渗透。一名副警长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诱骗学生,并帮助学生制造和测试炸弹。

另一名警察线人潜入东北伊利诺伊州大学假扮成学生,带鼓励反抗组织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的学生们破坏军车。

1971年 COINTELPRO 阴谋被揭露曝光之后不久,FBI宣布将停止此类渗透活动。FBI助理主任 Mark Felt 现在也被称为 “Bob Woodward 和 Carl Bernstein”的著名 “深喉” 消息来源后来表示,联邦调查局没有做出任何努力来证明“ 宪法价值受到保护”。

FBI 究竟是否停止了渗透,谁也不知道。 1975年,一名线人告诉《纽约时报》他一直从事类似 COINTELPRO 的渗透活动,他的工作包括怂恿左翼团体在1972年迈阿密共和党大会上炸毁一辆公车

在很多案件中警察部队都采用了相同的渗透战术。 1978年,一名卧底警察怂恿两名不幸的年轻活动家让他们去夺取对波多黎各电视塔的控制权。而当他们到达时,直接被埋伏在那里的10名警察枪杀

显然,当波多黎各政府要求联邦调查局调查所发生的事时,联邦调查局给政府提供了一份明确的虚假证明。联邦调查局的一位高级官员后来称此举为 “掩护线人”。

911之后,FBI 重启了怂恿暴力的渗透者行动。

袭击发生后的十年中,当记者 Trevor Aaronson 检查美国对国际恐怖主义的起诉时,他发现了五个实际阴谋的例子。

证据显示,只有在联邦调查局及其线人的怂恿下,才有150人被指控。用 Aaronson 的话说那就是,“联邦调查局在制造恐怖分子方面的能力比逮捕恐怖分子方面要好得多。”

相同的渗透策略已被用来 *制造* 所谓的 “国内恐怖主义阴谋”。

2008年,环保活动家 Eric McDavid 因被指控 “密谋破坏加利福尼亚的Nimbus大坝” 而被判处20年徒刑。八年后,法官下令将他释放,因为联邦调查局保留的有关政府线人的证据曝光。

2012年,联邦调查局及其线人实质上创建了一个阴谋,他们用八磅重的C4炸药炸毁了克利夫兰的一座桥,并栽赃给5名占领运动的活动家

最近,联邦调查局反恐部还发明了一种叫做 “黑人身份极端主义” 的镇压运动。正如FBI报告所描绘的那样,这次运动所造成的威胁与 COINTELPRO 时代针对黑人组织的威胁极为相似。

全国黑人执法组织说,此举 “复活了非裔美国人民权领袖曾经遭遇的历史消极遗产,这些民权领袖遭到联邦、州和地方执法机构的攻击。”

回到今天的局面。一方面,这段历史并不意味着FBI或当地警察机构在当前的抗议浪潮期间正在充当挑衅者;但另一方面,这确实证明了,寻求破坏示威活动和升级暴力的渗透手段的确是警察部门和间谍机构最喜欢的途径。⚪️

A SHORT HISTORY OF U.S. LAW ENFORCEMENT INFILTRATING PROTESTS

One thought on “警察渗透抗议运动简史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