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妙的劝导术完结篇:反守为攻

本系列八篇文章,描述了很多劝说和宣传的策略,也多次探讨了为抵消恶意宣传所能采取的措施。或许我们考虑的依然不够全面,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又怎么可能简单呢?我们必然面对的宣传五花八门,不同环境、新机会,以及我们试图去制止它的各种情况都诡异多端。

可以给出两种制止宣传的途径。首先,可以采取防御行动,也就是学会观察宣传,学会抬扛——怎样对一则信息提问,如何揭穿虚假诉诸,以及怎样回应肆无忌惮的宣传攻势。

然而在互联网这种信息稠密的环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宣传者,最擅长利用人们的偏见和情感,即便是最训练有素的战士也难以招架每一种攻击。欺骗太过泛滥,你没有太多时间去揭穿全部。我们需要采取攻势行动:确认普通宣传和宣传种子,并将其遏制在源头;制止宣传侵染:采取个人措施来结束它,或者改变你所处的社会处理事件的习惯性方式。

完结篇,我们就从这里入手,进一步讨论行之有效的社会措施。

1、知悉劝说方法,并意识到自己或许就是宣传风潮的受害者

本系列前八篇就是在为你展示各种最常见到的劝导方法,希望读者能更充分的了解这些诡计。不过仅仅是了解有实际价值吗?可能很难说,曾经有相关试验证明,即便在紧急培训结束后迅速考察——让被试识别恶意宣传,其结果都显示培训效果极低。有一种方法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制造碰壁,只有当人们尝试到恶果并因此损伤了一定自尊和利益的时候,上述知情的效果才能激发出来。

于是我们只能说,仅仅了解是不够的,你还需要多走一步:不要认为除了你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宣传受害者,试着把自己看作众矢之的,并充分做好准备。

2、监督你的情感

如果你注意到自己正在对一种信息做出情感反应,问问自己为什么?寻找到诱发情感的事物,如一种虚假承诺、一份需要你担负责任的“礼物”,一种诱发自卑的稀有物品,一种“我们-他们”的虚假帮派区分,或者令你感到惭愧或恐慌、急于解决被设置出的问题的信息。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情感被利用了,走出这个局势,并分析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无法自行离开这个情境,可以在心里重新诠释该情境,直到最终可脱离。

3、探求信息来源的可信度

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此人要告诉我这些”?“该信息源能让我得到什么”?“说话的人真的具备足够的相关专业性吗,还是一种伪造出来的形象”?“该专家能否用清晰明白的语言解释议题,还是只为迷惑人、以让人眼花缭乱为目的的装腔作势”?

4、尽可能脱离情绪去思考任何提议或议题

对此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个议题究竟是什么”?“可以用什么样的标签或语言来描述它”?“这些标签是否都恰当”?“当前讨论的是怎样的思路或行动方案”?“哪些论据可以支持宣传者的主张”?“哪些论据会与之对立”?“宣传者采取的观点究竟有多中肯”?

5、做决策前试着弄清全方位的选择

提出下面的问题:“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将这些选择提供给我”?“是否存在没有被展示出的其他方式”?“如果我选择了没有被推荐的选项,结果会怎么样”?

6、不要紧盯着领导人的嘴巴,要看他的手

换句话说就是,不要将评估建立在他人讲出的话上,而是需要观察他们的行动。美国大选进行到近日已高度火爆,相关中文舆论却杜撰出不少候选人的言辞(竞选口号、施政誓言),这些虚假的东西甚至比真实的报道流传更广,因为它切中了中国人的某种利益和期待。且不说渠道本身就很可疑,并非来自可靠的美国媒体,最重要的是类似假消息在墙内中文舆论场引发的认同程度,它显示出中国网民对政客言辞的追求远高于其行为,这正是最容易被欺骗的认知习惯。

7、小心伪真相

可以以闲散的传言和讽喻为例,似乎出于人之本性,大多数人兴致勃勃地收听和复述那些谣传,为什么呢?它们中很多明摆着连基础认知都不达标。正如我们先前注意到的,传言往往涉及名人,辛辣刺激的绯闻等小故事,而这些东西被放出来,基本都是有目的的,那是操控者的目的,并且不一定与你的目的一致,还很可能让你想不到。而你的信任便是实现操控者目的的必需。你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此事的证据何在”?“传播者到底是从哪里知道它的,这一渠道是否能真正了解到事实”?“你愿意试着说服公众该故事是真实的吗”?让传言的提供者要么明确展示证据,要么闭嘴。

8、谷歌搜索的误导性

我们应该不止一次提醒过这个显然是明摆着的问题:你去搜索使用的关键字如果不实,搜出再多的结果也不能证明信息是真实的。同样的道理,你所听到的“新闻”被反复重复播放,来自不同的媒体互相援引,这种时候问问为什么,很有必要。近期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习李矛盾”的传言,连华尔街日报都中招了(目前已撤稿)。媒体对吸睛度的追求迫使他们不断探寻那些奇闻逸事,并在放大一些的同时缩小了另一些,信息消费者应该认识到这种必然存在的现象,从而放低对媒体构建的图景的确信程度。

不止大众媒体,虚假帮派也能制造出类似的错误认同。曾经有很多试验得到同一个结论,关于从众可能性的判断完全可以确认,它解释了为什么人们会随波逐流地给出错误的答案——当每个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时,将其作为一种线索并提出“为什么”,这对于避免不值得发生的从众错误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9、经常提醒自己:证据的反面是什么

“需要什么才能证明我或其他人是错的?”这有助于人们避免仅因一种观点赏心悦目,或者其表达方式惹人喜欢而扰乱了自己的立场。也能刺激辩论,并促进你最终选择到满意的、正确的行为。

10、避免依赖单一的信息源

如极权主义和宗教那种强势宣传的特征之一就是制造一种视角的信息集中。随着大众媒体产业的相互联合并购,读者们所能依赖的渠道越来越小,更有信息的大量援引,形成一种“公认正确”的假象,有必要识别它。

11、将新闻视作新闻本身

这应该不是句废话。互联网时代是娱乐的时代,新闻为了从中争取到流量更多会变换表现形式,更多贴近娱乐化。信息接受者需要在心里将它们分开,也不要指望新闻媒体能为了确保收视率而将每一个“事件”转变为娱乐场景。

新闻媒体是少数能做为政治和商务的监督机构之一,如果它们不能履行该职能,人们就不可能得到完整的所需信息,甚至在一个虚假的图景中被引导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12、与阶层有关的部分

本文谈阶层问题似乎文不对题,对宣传的警惕性和阶层有关吗?或许是有的。宣传的种子往往建立在人们对自我现状和生活机会的不满之上。很多历史实验证明,宣传在人们怀有被剥夺感时最为活跃,哪怕只是他们感觉自己获得的少于应得的。那些怀有相对被剥夺感的人们最有可能成为别人的替罪羊,例如参与种族暴力、加入军事集团,和拥护煽动性政治家。

希特勒上台前,德国经济形势动荡;1882~1930年的南美,棉花价格大降,美国黑人被私刑处死的概率大增。相关例子还有很多,相比之下,感觉参与到经济事务中的典型的中产阶级特征(有住宅和私家车、足够的银行存款、体面的工作带来的荣耀)通常伴随着责任感和对公共事务的担心,且因此会更多审视劝说性的信息。贫穷会引发更多服从这个概念并非稀罕,看朝鲜。

13、最关键的问题放在最后:推进民主制度

人们经常会想当然地理解民主制度本质,认为它不过是多数决定原则、或能自行其是的自由。其实不那么简单,民主是一种鼓励审议说服性信息的社会关系,并且尊重所有公民的权利和责任。

同专制政治相对的,民主的标志包括以下几点:

1、信息是分散式的,信源多种多样——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鼓励翻墙融入自由信息环境的利好之一,信息自由绝不等于信息正确,它锻炼的是人们主动积极的分析判断能力,拒绝被任何一种宣传攻势入侵的能力。有中文网友认为“twitter也有赵家党宣和五毛大军,跟墙内没什么区别”,这种观点可以说非常“中国”。

2、权威和势力受到制约和平衡体系的约束——认知和理解不会受到太过严重的权威压制,你有机会独立思考。

3、通过讨论、而非领导的命令,颁布议程和目标——中文舆论场的讨论整体低效,人们碍于面子和对领导者的所谓尊重而下意识选择认同,这些都是政治原因造成的判断力低下和易于被劝服。

4、同单方面接受来自领导阶层的影响相比,在领导和民众之间存在互相影响——互联网带来了宣传的错综复杂的路径,一定程度上能削减命令指示的威力,但社会心理和行为习惯同样非常强大,在中文舆论场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点。

5、同一个死板的社会结构相比,团体界限和角色更为灵活——这点也是非常重要的,虚假帮派是最高效的劝导策略。

6、鼓励少数派发言以做为得出最佳决策的方式,并且保护少数派的权利。

厌恶极权社会、寻求变革的人们应该将这些特性熟记,并发扬,在采纳一项社会政策的时候、在与他人交流的时候,在做出后果超乎个人利益的决策时。

这是个宣传的时代,几乎没有人具备处理大量信息的时间、机会或超能力。这就大大增加了发言人无视道理、依靠情感刺激和简化思想以操控信仰和意见的机会。传播者似乎越来越多的依赖偏见和情感,而非充分探讨,利用生动画面而非深思熟虑的论据,利用无意义的联想而非有理有据的因果分析,利用煽动家的宣传,而非劝导的说服策略。

随着人们对公共事务越来越不知情、对“精彩有趣”越来越高的追求,宣传者不得不使用更为简化的表述法去实现劝服,结果便成为一个无知的螺旋:愤世嫉俗的民众受到轻率的宣传便开始狂舞,而他们越来越缺乏处理技巧和意向,以及理解力,这点在中文网络环境中已非常突出。希特勒癫狂地称民众是“无知和愚蠢的”,因为那一时刻他把握了劝导最坚实的绳索。

避免可怕后果就是本系列话题的唯一的目的。感谢您的阅读,希望它能有所帮助。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