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妙的劝导术:影响力强大的措辞和想象中的“美女”

继续前文

文字是如何让政治宣传和大众劝导获得力量的?

一种事物的描述方式和一个行为的表达方式会指导人们的思维、匡正人们对信息的认知反应。宣传者描述一个事物,给其打上标签,下个定义,做为信息的接收者只要认可了这种界定,那么在进入辩论之前就已经达成前期劝导了。

两千多年西塞罗就已经认识到这个简单的劝导规则,西塞罗说,他之所以能帮罗马那些臭名昭著的谋杀者们顺顺当当地洗脱罪名,主要原因之一是他有辩论的能力,那些极其可耻的恶行“并非犯罪”,而是德高望重的善行——受害者才是应该被千刀万剐的恶棍。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研究发现,宣传者喜欢使用那些放在上下文语境中褒贬模糊的词语,比如:一个“更善良、更温和”的人、让我们将国家变得再度“强大”起来、钱能买得到的“最好”的东西、我们必须支持我们的“勇敢、为自由而战”的战士……没有人会去反对善良、温和、强大,以及为自由而战,但在某些具体语境中,它将带有令人鄙视的含义。想象一下,维稳者对维权者宣传“善良温和”,川普说“让我们的国家再度强大”,卖习近平语录的广告说“这是钱能买到的最好的东西”……

以1968年尼克松在竞选中关于越战的言辞为例,他承诺要在越南取得“光荣的和平”。这个词条究竟意味着什么?对某些人来说,光荣的和平指的是即刻从越南撤军,结束这场不公平的战争,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句话则是意味着要战斗,直到美国取得无条件胜利。其真正的意思只能任凭听者自己去诠释,但毫无疑问,尼克松给越战确立了正确的目标。

政治标签的威力

南海仲裁结果出炉之前,中国当局以强烈的口吻宣传其乃“废纸一张”,意味:我不认可你的合法性,就可以不尊重你的判定,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甚至宣称南海仲裁厅“是违法建筑,应予以拆除”。这种流氓口气并非仅仅是气急败坏歇斯底里,它恰恰能对那些比较无知的民众产生标签化前期劝导。同时佐以爱国主义洗脑基础,其效果不容忽视。

 

图2 注:中国政府制作的海报)

下图是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后,中国官方宣传机构的措辞:继续强调菲律宾是“违法行为、非法诉求”,“不具备合法性”——将单方面否定伪造为理所当然;指责美国的做法是“投机”,但不提自己的立场,而是提醒“国际社会高度警惕”——劝导策略之一:将“我的观点”变成“我们的观点”,虚构共识。可对照我们在前文中分析的“四步策略”

(图4 注:四个“不”字的排比句,深红色背景暗示情绪)

下图为中国官媒发布的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的记者会消息,看措辞:“不论仲裁结果如何,将坚定不移捍卫国家主权”——没有人会反对捍卫国家主权,但仲裁结果判定中国在南海不享有主权,也就是说南海在其强调的“捍卫”范围之外。另,纠纷“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它用的是“影响”而不是损伤或者剥夺,仲裁结果不论如何这句话都能成立。最后那句话,“中国军队将坚定不移捍卫国家主权”,用军队一词暗示备战,随后又强调“维护和平稳定”,也就是不要战争,最后又说“应对各种威胁挑战”,那还是不惜一战。究竟战还是不战?主战和反战的双方读者会各自读出不同的结论。

注意这段文字是发布于习近平定调之前。习言论:19:02分,人民日报:16:31分。

当局之所以如此措辞,源于其对稳定的需求(也就是对冲突的担忧)很强烈,但又不希望自己被视为灰溜溜的输家,这种时候双关语是最佳的选择。众所周知,如果中国既不宣战、也不退出国际海洋公约,那只能意味着接受南海仲裁结果,不论其强调什么、主张什么。

民主派视这些宣传为滑稽和出洋相,但它确实有效果,在仲裁结果出炉后,陆续有多位中国网友在不同平台爆料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被“爱国者”刷屏了。12日晚间,中国社交网络上瞬间出现了许多短视频,分析指,都是旧素材拼接的结果,有武警跑步的镜头,还有很多93阅兵前夕运输武器的场面,但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激动,却少有人质疑——即便南海开战也用不上陆军啊?

一位记者朋友观察后表示,那些爱国人士中多数平日不怎么关注时政,却在此时被民族主义情绪刺激得跃跃欲试……理论上看,中国当局的政治宣传是很标准的路数,特别是在中国老百姓政治意识和相关知识水平平均不高的情况下,这种宣传足够产生一定效应。

对标签的利用在政治宣传中非常常见。希特勒将德国经济问题解释成“赤字威胁”和“犹太人的问题”,从而得以动员德国民众。反堕胎的群体称自己的主张“倾向于生命”——谁会和生命做对呢?支持堕胎的人则称自己是“倾向于选择”——谁会反对拥有选择权呢?战争支持者口中的“低强度冲突”,你要将它乘以十,才有可能接近真实的损失状况;而反战群体则说,“把我们被装入裹尸袋的儿女们带回家”。

政客在诠释社会问题和编造国事日程时会使用诸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家/民族特色、改革开放、稳步崛起、加强、进展、主动性、以及各种高大上短语。曾经有一本书名为《语言:控制的主要途径》,作者是美国人,是写给共和党人的,教他们如何“像牛顿一样说话”。该作者将那些双关语汇集成册,并每年给公众人物使用到的最狡猾、最自相矛盾的语言颁奖。如果收集的是中国领导人的措辞,一本书肯定不够用。

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仔细品读那些措辞,甚至有验实证明排版误错也不至于影响理解(就是这句话的样子),怎么可能被这些细节影响到呢?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大多数影响不会经由人的意识,正相反是在绕避你的意识,着重于潜意识中的习惯、印象和思维模型,如此方可达成目的。

奥维尔在知名小说《1984》中戏剧性地描述了词语的宣传力量:

“重写不仅是为英格苏克的忠实追随者们的世界观、心理习惯提供适宜的表达方式,更是为了使得一切其他思考方式无处立足。即使人们永永远远采用新说法,而旧说法被遗忘在脑后时,异端思想就会如其字面意义那般不可思议。”

当人们意识到,事实上奥威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职务,是为亲英派编写用以在印度广播的宣传文案时,《1984》这部小说便获得了骇人的新内涵。

劝导术的使用

祝华新把统战说成“给出路”,暗示编外者提意见是“没有出路的”;维稳者对群体事件喊话说“理性”,而不是说“克制”,这里面的微妙区别也不难理解。铺垫同样是重要的一部分,管制会先抓几个大V嫖娼上央视,摆出杀鸡道场;维稳会先布局几百上千荷枪实弹的武警,形成威胁。恐怖分子在策反人质的时候就用这个路子:先让你深信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而且肯定不可能痛痛快快死,当这个过程达到了目的,忽然给你点好处、表现出心疼你,温言软语,还假装偷偷摸摸的帮你弄点水和食物,当你感恩了,他们就给你暗示一个“活路”,再给点时间“让你思考”。

语言的本质会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它被人们的下意识用来对各种信息划分归类,也正因此,语言具有强大的劝服力量。当人们在用“一个90后的小女孩怎么可能颠覆国家政权”这句话刷屏的时候,赵威的标签就确立了。但当时谁也无法预测事态会如何发展,只是从直觉上认为这样的标签不妥,比如“是不是看不起年轻人?或者看不起女人?”但在普通时政关注者心目中便形成了一个稳固的形象,此后不论是内隐人格的生成性侵传闻的舆论轰动,还是理性化怪圈,都建立在这个标签上。

人们很容易按照某个事件或某种情境已有的标签去行事。但措辞和标签对人们世界观的影响也能延伸到其他情境中,“适当的时候”便形成自我劝服。

想象中的美女

曾经有一些实验证明,“魅力女人”能影响男人们的言行。马克.斯耐特等心理学研究者做过这样的实验:实验中的男人们自愿参加一个叫自由交往的调查,每个男人和另一个房间里的女人被分为一组,规定所有人只能通过电脑用文字交谈,每个男人手上有一张“对面女人”的照片,并让他们信任这张照片的确就是即将跟自己聊天的女人。一半被试手上的照片是一位性感十足的魅力女人,而另一半被试手上的则是一位相貌平平的普通女人。

接下来,认为自己在和一位美丽女人交流的男性被试,反映出幽默可人、八面玲珑等吸引力元素,而另一半认为自己与相貌平平的女人交流的男性被试,则更多表现出比较干涩的应付。更有趣的是,与前者那些男性被试聊天的女性,也表现出女人最闪光的特色,比如温情、自信、活波可爱等特征,这些特征是被对面的男性激发出来的。换言之,期待造就了“现实”。

心理学者的口头禅之一就是:自我实现预言效应,比如一个孩子经常被老师骂笨、蠢、一无是处,他很可能真的会变蠢变笨,如果一个姑娘总是被夸漂亮,她慢慢就会出现漂亮女人才有的习惯,比如高傲、喜欢打扮和自拍等等(这里并没有对美女的不敬,请不要误会)。

上述一直在强调措辞和标签的宣传作用,但词语并不只是用来欺骗和伪装现实的。游刃有余地在思维中处理、操控文字和概念是人类的特性,人们可以在脑海中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考虑到人类思维的灵活性,任何事物都可以有很多称呼方式,这种灵活度为颠覆宣传者的企图提供了关键方法:当我们被告知一个定义时,可以大胆地反问:为什么要这样措辞?有没有其他释义可以更好的诠释这个议题?通过从不同角度观察事件,更深入地思考,从而得到明确的认知,决胜千里。

最后提醒注意的是,词语的前期劝导不可小视,人们使用的称谓和标签往往定义、甚至创造了整个社会现实。对现实的种种解释将指导人们的思想情感和想象,影响人们的行为。希特勒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对语言的力量有很准确的描述:

“通过使用足够多的重复和心理暗示,要劝导人们相信一个正方形就是一个圆圈,并非没可能。一个正方形和一个圆圈归根结底是什么呢?区区词语而已,而词语是可以被塑造的,直到它们为人的想法披上伪装的外衣。”

——未完待续——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