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你一直在被社交媒体操纵

在过去一年的某些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由自主地连续刷 Twitter。

我已经习惯了在线社会的脉搏,但不再相信我读到的推文是对真实人类真实观点的准确描绘。毫无疑问,社交媒体呈现的并不是真实的社会观点。我曾与许多学者合作过关于社交媒体网站如何让用户更容易被欺骗和误导的文章。有大量证据表明,社交媒体平台滥用我们每个人的数据,并允许 Trolls 和机器人利用他们的系统来操纵我们所有人的想法。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到 Twitter 了 — 除了看朋友的新生婴儿和其他庆祝活动的照片之外;同时我也没有使用 Facebook。以下是关于为什么我们应该对网上秘密的恶意影响者保持警惕。

1. 不要相信社交媒体

当2018年开始时,我像美国的许多人一样担心前一年有关 Facebook 数据在2016年选举中如何被用来操纵选民的揭露。我考虑过删除我的 Facebook 帐户,但作为我工作的一部分,我需要了解平台上发生的事。所以我接受了达特茅斯学院社交媒体学者 Denise Anthony 和 Luke Stark 的建议:

“如果没有充分的完整的信息关于一旦收集到个人数据会发生什么,我们建议人们默认不信任任何公司,直到他们确信可以信任为止。“

从那时起,我在网站上花的时间比以前少得多了。此外,我从我的个人资料中删除了一些信息,并且对于点击链接、评论帖子甚至“点赞”都非常有限。Facebook 仍然可以跟踪我看到了什么样的内容,但不再能跟踪我对它的反应。我想,并且希望,这意味着公司掌握的关于我的信息较少了,并且不太能够深度操纵我。

2. 检查我自己的看法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活动的操纵性和误导性,我使用了 Filippo Menczer,Giovanni Luca Ciampaglia 及其同事在印第安纳大学社交媒体观察站创建的工具。他们希望“帮助人们意识到[大脑、社会和技术的偏见],并保护自己免受外部影响,避免被它们利用。”

最有趣的是他们的游戏 “Fakey”,它要求玩家识别哪些新闻报道和信息来源是可靠的 — 哪些不是。他们还建立了 Hoaxy,它以图形方式显示虚假信息在社交网络中的传播方式;以及 Botometer,用来评估特定的 Twitter 帐户是否是机器人的可能性。

3. 警惕机器人

我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Tauhid Zaman 那里了解到那些机器人有多危险。他分析了 Twitter 的活动,包括人和机器人,以及测量用户的政治观点。然后他找到了一种方法来模拟如果机器人不存在的话,人类的观点会是什么。

“少数非常活跃的机器人实际上可以显著改变民意,”他发现。关键不在于有多少 Twitter 机器人,而是他们制作了多少帖子。

4. 与真人交往

通过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更少的时间而获得的所有空闲时间都得到了很好的利用,面对面的社交活动和独立的社交活动会更令人感觉愉快。正如乔治城大学心理学家 Kostadin Kushlev 所发现的那样,“数字社交不会增加、实际上只会缩小非数字社交的心理效益。”

当面对面交往时,我当然感觉最好,正如 Kushlev 在他的研究课题中发现的那样,专注于在我面前的人比获取从手机上传达情感时更加愉快。

避免心理操纵和政治操纵,与朋友和亲人在一起度过更愉快的时光,这就是 2019 年的一个伟大计划。你值得拥有。

注:IYP 认同这篇文章中举出的所有理由,它们一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正如我们一直重申的那样,任何事都有两面,社交媒体的弊端和其有利之势几乎一样大。最佳方案依旧会建议关于如何扬长避短的智慧,就如我们上述关联的诸多文章中所体现的那样。让它为我们服务,而不是反过来。

Remember, you’re being manipulated on social media: Avoiding psychological and political manipulation and having a more enjoyable time with friends and loved ones in person sounds like a great plan for 2019, too.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