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间谍

  • 路灯上有间谍会跟随你的每一步行为,甚至带有音频传感器,整体配置全世界一流,这是哪里?是谁在帮助构建这种邪恶的技术?

一位直言不讳的政治批评者离开了她在市中心的公寓,前往几个街区外的律师事务所,途中一系列隐藏在城市路灯顶部的摄像机和音频传感器紧密跟随着她。每天都是一样的,并且每一分钟的活动细节都被捕获,并存入在一个庞大的数据库中。

这些信息藏匿在远程服务器上,向市政官员、执法机构和公司开放,并被收购和转售。

“监控技术网络正在迅速蔓延到我们的城市景观中”,2017年2月在致圣何塞市市长和市议会的一封信中,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电子前沿基金会、民权倡导者、穆斯林团体和旧金山湾区隐私权倡导者一起写道,当时该市正在策划路灯监视之眼。

“能够监控和记录居民行为的设备会严重侵犯隐私、剥夺言论自由,并且不成比例影响非白人社区。以所谓的“智能城市”的名义采用的某些技术可以收集和存储有关居民如何在公共场所生活的一切信息,包括宗教信仰习惯、参与政治抗议、或访问堕胎诊所。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第二大城市,至少有3200个路灯配备视频甚至音频采集设备,使该市成为了一个隐形1984实验室,用于嵌入式情报,这些设备被各种执法和维稳部门使用,并且从来没有通知居民和业主这些设备已安装并正在运行

San Diegans 为该监视系统支付了超过3020万美元,虽然 Faulconer已证明不愿意提供详细信息,但G.E.提交的文件仍然存在。根据游说披露法律显示,该公司于2016年4月开始宣传这一想法,当时 Faulconer 及其支持者正在筹集创纪录的竞选基金,以确保轻松连任。 G.E.的文件称该公司希望改进“照明基础设施和重用资产以用于智能城市的能力”。

经过 Faulconer 环境服务部门的简短介绍,市议会于2016年12月13日批准与通用电气达成3030万美元的协议,为该系统提供资金。没有讨论该项目影响深远的隐私问题,尽管该文件附带的逐项清单在细则中明确了其与监视相关的目的。

在远程视频监视供应商 Genetec 的一系列情报收集技术中,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公司制造了供D.E.A使用的车牌阅读器设备。

IEEE Spectrum 于2018年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每个所谓的智能路灯上都装满了高科技间谍软件,包括“英特尔凌动处理器和半兆兆字节的内存、蓝牙和Wi-Fi、两个用于视频,静态图像和计算机视觉分析的1080p摄像机、两个声学传感器、环境传感器,监测温度、压力、湿度、振动和磁场。所收集的大部分数据将通过AT&T的 LTE 网络上传到 GE 的 Predix 云。“

安装该系统的五个所谓的设计2017年7月17日获得了理事会的快速批准,没有任何关于系统监视意图的讨论。

负责该项目的城市可持续发展部主任 Cody Hooven 拒绝回答问题,在2月14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媒体请求需要通过我们的通信人员。”她将此事转交给了 Faulconer 的高级新闻秘书,但依旧没有回应。

2017年12月21日的采购订单显示,该市支付了G.E.照明系统 2,344,167 美元用于电子硬件和与“智能城市项目”相关的各种服务。根据2018年1月5日的采购记录,额外的1,837,269美元用于“传感器调试”。

即使在2018年初该系统公开推出后,官员也一直避免讨论其对隐私的影响。和其他所有监视者的狡辩一样,该市政府强调“数据是匿名的”,但是,Cosio-Azar的2017年12月白皮书显示, “来自数字智能城市基础设施的视频数据将使身份识别更容易”,该文件还宣传了该系统产生的数据的可销售性。

“想想 App Store。 Apple 将所有 iPhone 传感器数据API放在应用程序开发社区可访问的开放平台上。自2008年以来为开发人员带来了近 400 亿美元的收入。由于来自新的数字智能城市基础设施的数据如此庞大,圣地亚哥市现在也有类似的应用和共享经济机会。“

G.E.高管们自己也吹嘘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的公共监控技术具有“在圣地亚哥路灯上安装的那种全面的传感器包”,IEEE World 于2018年1月报道。

“重新利用圣地亚哥的照明基础设施,让社区能够将手放在城市的心跳和神经系统上,这是我们构建智能城市应用商店的方式,” 当时该项目的负责人 David Graham 在2017年2月22日的新闻稿中引述了这一说法。

从那以后,一切都被保密了,没有公开进度报告、也没有市长向市议会呈交的更新,市议会可是批准了数百万美元的公款啊。

并且,当根据州公共记录法的规定于1月3日向该市发出请求以获取单个所谓的智能路灯所产生的数据时,反馈被反复推迟。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 ACLU 总部发起了社区控制警察监视项目,旨在“确保居民通过当地市议会有权决定是否以及如何使用监控技术,通过最大化公众监督的过程以影响这些决定。“该活动已经在三十多个城市中发挥了作用,规模从几千居民到800多万。但圣地亚哥,其赞助商已被宣布为国家最雄心勃勃的公共情报收集计划的所在地,并未列入名单。

同时,高通公司负责人和他的公司继续支持植根于所谓的5G无线标准的远程情报收集系统,圣地亚哥的芯片制造巨头计划在未来几十年内从其无线业务中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新收入。

San Diego’s street lights that spy. Faulconer’s secret dealings with G.E. and Qualcomm. To critics, the notion was frightening, and one city took action.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