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场竞技表演:关于IYP为什么要采取开源情报

  • 本文是希望您对开源情报有一个比较客观的了解,关于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以及最好用来做什么的认识。尤其是对于生活在警察国家中的人们来说,只有当您能够了解警察和间谍是如何抓捕公民的时候,才能作出最有效的防御

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开始对开源情报产生兴趣,这真是令人兴奋。因为这也许代表着一种21世纪的公民反抗形式正在中国萌芽。

但是,我们希望能首先完整解释下这件事,关于IYP为什么要采取开源情报,这事关对该反抗形式的理解和定位。

互联网上的几乎一切都可以是开源情报,也可以都不是开源情报

“开源” 这个词意味着您可以找到的任何东西。不论您的挖掘有多么深刻,它都符合 “开源” 的概念。甚至包括骗,都可以。比如采取袜子木偶账户接近目标人以此获得 “朋友” 级别的知情权限、甚或使用各种办法套取对方说出[暴露]可追踪的线索。

但 “情报” 这个词意味着,您的最终调查产品必须有可操作性。也就是说,它必须能对行动部署、目标推进、审议定夺、决策制定 等程序具备指导意义。

也是为什么我们说 “分析而不是收集,才是情报的灵魂”。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mei-guo-lu-jun-38188830

每一种行动的前提都是情报,行动策划者必需能够获得与手头的调查或事件有关的及时、可靠和可操作的情报。

没有情报的行动是不应该存在的,那将意味着盲目和必输无疑。您能想到的任何行动都是如此,不论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情报是成功之源。

目前您能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开源情报报告大多是不完整的,因为它们是以训练为目标的演示,也因此,它们也大多突出了整个开源情报调查中最关键的/难度最大的那些部分。

开源情报这个概念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它的支柱就是每一个使用互联网的人都熟悉的东西 —— 搜索。只是,这里的搜索和普通的搜索不同,它更为深入、范围更广、更有目的性、更专业和复杂;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确定目标,一切操作都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为什么开源情报在这个时代再次被重视

我们曾经在《科技如何改变情报产业?- 技术和间谍的未来》一文中解释了这个问题。大规模监控已经损伤所有人的活动自由,这其中也包括需要严格隐藏身份的政府间谍 —— 尤其是那些跨国行动的间谍,这是他们搬石头砸脚的最突出笑话之一。

于是,人工情报在数字技术监视时代已经严重受限。同时,公民反抗的崛起(如 PI、ACLU 等权利组织)、以及透明度革命的努力(Snowden、Julian Assange 等人),虽然信号情报的获取虽然仍在很大程度上不受限制,但是只要能被曝光,间谍行为的后果会让政府很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开源情报便成为了最具生命力和有效性的情报获取途径。当然,这是对当权者而言。

因为它完全合法(至少目前为止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并且操作极为宽松,尤其是,它可以具有强大的侵入性能力(因为如今几乎所有人都把自己放在互联网上了,其中为数不少的人甚至在线曝光了自己的一生)。

易于追踪监视就是这个互联网的工作方式,正因此,它为开源情报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金矿。

所有人都在这里挖掘。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

他们可以是

他们还可以是

  • 为完成 “抓人指标” 不惜余力的网警;
  • 致力于将任何反抗行动扼杀于摇篮的维稳部门;
  • 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的骗子;
  • 正在策划入室抢劫的犯罪分子;
  • 正在钻研入侵目标的骇客;
  • 随时准备恐吓和伤害您的人肉狂 ……

那么,IYP是上述的谁?

其实谁也不是。

我们为什么要采取开源情报

IYP自2016年左右开始关注政府监控并间断性地讲述安全知识,尤其是讲述在线监视所带来的危害的相关信息。但是效果一直不理想,进展缓慢。

反馈主要有两个倾向

1、一些读者(尤其是对技术不擅长的读者)开始将危险无限放大,以至于倾向于实施更为苛刻的自我审查,甚至审查周边人 —— 由于中国有一个臭名昭著的 “群主承责” 规定,即 一个在线群组中如果出现被当局不喜欢的信息和交谈,组织该群组的人将承担责任。

2、另一些读者则是不为所动,感觉自己平庸的生活 “没什么可担心的”(这点也是很多国家都存在的现象)。

这期间我们多次调整传播模式和表述方式,可惜一直没有什么起色。

于是2018年开始,我们采取了更为激进的策略 — — 用演示追踪来提醒隐私保护的重要性和方法。即,让人们直观地看到政府和恶意者会怎么做。

这被称为对抗性思考方式。

它的原理很简单,类似于您在学习英语的时候老师强调的 “词源学 Etymology”,也就是说不再死记硬背,而是去了解这个词是怎么来的,这样您就可以不至于拼写错误。

知道它是怎么来的 —— 这点适用于大多数学习。当然也包括安全知识

就如,

这种方法被证明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效的。正如这位读者所言:

在中国:近20年的在线数字镇压

中国当局对互联网开源情报的使用甚至可以追溯到近20年前 — — 臭名昭著的网络舆论监控技术公司中国厦门的美亚柏科,成立于1999年。

随着美亚柏科的所谓 “成功”,其他公司也相继开始投入 “网络舆情分析” 的产业。比如中国深圳的 KIS(Knowlesys Intelligence System)。

网络舆情分析只是社交媒体情报的委婉说法,前者而不是后者这一概念在中国已经流行多年,它更为含糊、并具有误导性,使人们误解其仅仅是 “分析”,从而有意掩盖了监控的严重后果。直到不断有社交媒体用户被警方传唤、甚至被逮捕、被判刑

上图中的内容在这里看到https://www.patreon.com/posts/dui-kang-xing-si-38187798

以 KIS 为例,这家位于中国深圳的公司是一家标准的监控公司 —— 使用开源情报追踪任何其 “客户” 想要的人和事物,并提供多种情报产品。

他们的自我介绍是:“基于全球领先的开源情报提取技术;从社交媒体(推特,Facebook,Youtube,Insatgram …)和传统网站(论坛,聊天室,新闻….)中挖掘大量信息,并通过自动分析和手动处理将其转化为可操作的情报。

KIS在自我介绍中描述它自己可以:

  • 监控与相关城市或省相关的所有信息,尤其是所谓的负面信息
  • 后续处理 —— 联系目标网站管理,采取应对措施,毫不拖延。就是删帖
  • 实时监控 Twitter / facebook、 youtube,bbs,博客,论坛;
  • 监控聚焦QQ /微信群组的聊天内容
  • 跟踪某个主题或作者的所有信息 ……

KIS在自我介绍中描述它的目的是:

■ 消除或尽量减少偶然的负面信息对相关省/市和政府官员形象的不利影响 — — 洗地

■ 识别和理解目标省/市的舆论,解决刚出现时的冲突 — — 维稳

■ 识别网络内容的威胁(例如泄露机密信息) — — 封口

<下图是该监视系统的三个子系统构图>

KIS 在其介绍中表示:

  • 政府用户可以在该监控系统中自行添加新闻网站、论坛网站等监视目标网站;
  • 并且,谷歌、Twitter 和 Facebook 都是已经内置的监控目标
  • 自动提取子系统还可以监控基于应用程序的网络聊天室

<自动提取子系统的全方位监控功能如下图所示>:

KIS 的介绍中还强调该监控系统的诸多“优势”

  • 在中国国内收集被GFW封锁的外国网站、收集受源IP和访问频率限制的网站、以及自动收集代理IP地址,无需进一步配置。
  •  设置关键字后,一旦收集到的内容中出现一个或多个关键字,就可以将记录发送到相关的短信接收器,进行无人值守的实时监控 ……

作为服务于政府的开源情报公司,KIS成立于2003年(美亚柏科成立于1999年),也就是说,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中国当局一直在 **至少** 使用上述方法监控全网

加之,中国总理李克强在2015年对所谓的 “互联网+” 的大力推动、对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现代技术在政策方面的支持  — — 政府设立了400亿元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 — — 相关监视技术供应商得到了更加快速的发展。

同时期开始,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成为多家大型网络公司的开发重点 — — 作为网络维稳的 “必要工具”。

以美亚柏科为例,云计算的作用主要是结合大数据方面做舆情监测,项目可提供给省级及以上的政府机构,包括公安、国安等部门,财报显示这是该公司2013年的重点项目,是2014年收入和利润的重要来源。

其次是网络监控,主要表现在舆情监测和证据固定等方面,美亚柏科不仅是技术的开发、提供者,而且是具体服务的执行者,该公司还负责 “舆情分析师” 培训。

其三是信息收集和分析,也就是大数据服务,可以提供给其他部门。最后,其他服务主要是系统和设备,各种数据采集、存储、传输等。这部分在美亚柏科公司官网中 “产品和服务” 一栏里面有写明,存在与政府当局较为密切的关系。

已知的同类监视公司不仅包括KIS,还有邦富(互联网舆情监控及分析系统、GIS舆情预警系等)、启明星辰(互联网行为监控、防火墙等)、浪潮(云计算、大数据、服务器)等等……

公安IT系统建设是极早的,2006年就已拥有了成熟的数据中心,而公安几乎和所有行业在数据层面都有密切交互。

浪潮信息副总裁彭震曾特别提到:“浪潮服务器已经在80%省份公安系统中得到广泛使用,浪潮的大数据产品早已走入公安系统”。

浪潮信息云产品部副总经理李忠旭曾表示:“以全国八大信息库为基础,以五大案件(人、地点、机构、物品、案/事件)要素为基本信息分类,以 ‘大情报系统’ 建设为突破口,公安可以很快建立起新一代大数据云应用平台。这其中,面向海量非机构化数据的存储和分析处理;面向海量数据的在线查询;面向海量关系型数据的分析挖掘的浪潮大数据一体机和相关解决方案提供商将能提供更多帮助。”

很明显,这是一套完整的网络数字镇压技术支持

从讯息的挖掘、监控、分析到共享,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使政府相关部门具备了更强的维稳实施能力,可以更快速洞察线下维权抗争事件的发生并快速做出反应,全面监控收集庞大的数据资源,优化了维稳系统,线上线下相结合,“互联网+” 数字镇压O2O(线上到线下模式)。

When you give in to privacy nihilism and you decide that you are not going to do anything, you’ve let the government win already.

社会反应

最初的几年里,人们仅仅是 *知道* 有谁因网络言论而被捕 — — 是的,中国当局并不刻意掩盖这点,相反,他们默许受害者及其家人和朋友通过互联网传播被捕的消息,以此来激发更大范围内的恐慌和自我审查 — — 却很少有人会思考关于 “当局是如何发现我的真实身份的?”

由于寒蝉效应格外明显,大众倾向于将政府视为无所不能和至高无上,以至于保护性措施的推动在同期遭遇了严重的阻力,人们会说 “没用的,他们(政府)能做到一切”。

当这一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深化时,它就变成了 “莫谈国事”。在线中文群组多如牛毛,人们用来拉拢彼此之间的感情,但几乎没有任何群组能就一个主要/关键社会议题展开有效的讨论,是的,包括加密群组。

来自中国的联系人在通过加密通信应用和匿名邮箱与我们联系时,继续使用只有我们和他才能懂的暗语。因为他也预设了政府无所不能的前提,他保持了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使用暗语的习惯。

“他们(政府)总有办法知道你是谁”,人们这样说,从而对任何匿名策略建议表示怀疑。

尤其是中国的异议人士、记者和活动家,在中国这些群体普遍对技术陌生,为了支持自己的坚定,其中大部分人将 *主动实名* 视为勇气的象征,从而拒绝任何化名掩盖真实身份的措施建议。

当然,也有一些现实的理由,比如记者和人权律师,他们需要在线实名,以“可靠的形象”联络需求者;他们会在线发布大量的个人信息,比如照片、视频、联系电话、甚至分享实时的地理定位。

但这不是一成不变的。逐渐的,人们的思想开始转变,尤其是在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被传唤、被恐吓剥夺权利、甚至被逮捕之后,包括身在海外的留学生。传闻开始怀疑例如 Twitter、Facebook 等美国平台与中国政府合作暴露用户的私密信息。

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就如美国公司帮助中国构建的那些监视技术一样,不为人知的暗地合作恐怕永远都揭露不完。但是,对于绝大多数言论罪的案例来说,事实上当局完全不需要这些美国寡头公司的配合,因为受害人几乎没有认真采取保护措施。不仅当权者,任何人都不难追踪到他们的真实身份。

为了能够实现最有效的防御,我们应该将精力用在最有针对性的位置上。

这就是我们采取开源情报的主要目的:对抗性思考方式。

开源情报的优势

当然我们承认,对抗性思考方式并非开源情报的常规用例,该社区中多数参与者均致力于[期待于]为情报机构服务(期待作品积累以丰富简历进而寻求相关工作)。也因此,其中很多作品的主题侧重于地缘政治、维稳、贴近政府议程。

这绝非我们想要的,相反,是我们致力于防止的东西。于是,这就出现了一个 “捷径” —— 开源情报社区的很多演示来自于接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员,或其本身就是培训师,于是这些内容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防御者捕捉到追踪者的思考方式。

如上所述,开源情报作为公民反抗工具的用例非常多,它可以是直接行动的一部分。比如:

  1. 作证。联合国已经将开源情报调查报告作为确定侵犯人权行为的证据;
  2. 事实核查。操纵公民的认知就能操纵民主,这就是为什么当权者愿意一掷千金投入信息战交易,黑公关产业风靡全球。核实和揭露虚假信息对民主维护至关重要。
  3. 信息战。你看到的 “民意” 究竟是不是真的?是谁在背后试图分化反抗者社区让人们处于无意义的争吵中一事无成?曝光信息战网络,及时排除诱导和操纵,避免活动家偏离目标。
  4. 寡头公司的内幕。对于政治旋转门的挖掘将帮助您理解深层局势、并制定更有效的反抗计划。
  5. 此外,揭露诈骗、寻找失踪人口等等,都是社区自治的有效工具。

开源情报的弊端

和大多数工具一样,开源情报有其天然的局限性。

1、信息战地缘政治

开源情报调查的确可以作为揭露信息战的工具,但是,它本身也可能被作为信息战的工具。而且已经在这样做了。

下面这两张图您一定很熟悉:普京撸管、奥巴马袭胸 ……

这些图像还有很多,它们是在试图告诫大众:在完全真实的信息中只需要遮盖住一小部分,就可以形成误导性

如果您熟悉企业媒体的宣传,一定对这种操作不会陌生。但您知道吗,同样的方法完全可以用在开源情报产品中 —— 只需要着眼于一个局部进行调查,其结果就是令其具有宣传价值,而非认知价值。

等下,每一步调查都有清晰来源、逻辑严谨的开源情报调查产品也能变成信息战武器?的确是这样,尤其是它在地缘政治斗争中的使用 —— 竞争双方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才是对的。

比如在冠状病毒引发的中美关系嘴炮大战期间,如果您采取开源情报挖掘社交媒体上有多少信息战水军致力于将病毒来源归因于中国,并可视化这一宣传战网络,您可以做出一份很棒的开源情报调查报告。而且完全真实。

但是,如果您再研究一下究竟有多少水军致力于将病毒来源归因于美国 …… 再一次,另一份完全真实的调查报告就诞生了。

那么,究竟是谁在抹黑谁呢?

这两份报告并没有指导意义,但是如您所知,它们却能形成有效的宣传 —— 当您只发布其中一份的时候。

2、开源不是全部

开源调查顾名思义它就首先局限在“开源”方面。比如以色列的例子

去年,一个以色列监督组织表示,在选举之前,他们发现了一个社交媒体机器人网络,专注于传播支持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信息。

他们在报告中写道,他们发现了数百个假账户,这些账户传播的信息都是支持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并抹黑他的对手。利库德否认了这些指控。

这是个众筹资助的调查小组,是独立的观察员。这份报告引起了很多关注,但结果却是,引来了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倒打一耙。

他称这是一种基于 “虚假调查” 的媒体的 “虚假诽谤”。

“几乎所有的例子都证明是真正的人。他们有一个名字,他们有一张脸,他们有家庭,最糟糕的是:他们有自己的意见。他们是独立人士,“ 内塔尼亚胡说,“其中没有一个是假的。”

甚至,该报告中提到的一位 Twitter 用户 Ziv Knobler 在接受以色列陆军电台采访时表示,“没有任何组织。我们是一群相信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人。“

“我们表达了个人意见,而不是代表一个组织,”Knobler 说。 “我们与利库德集团完全没有联系。”

最终,如您所料,这份原本很漂亮的调查,没能对抵制信息战带来任何帮助。内塔尼亚胡成功连任。

这里的问题在于,调查人员没能将该宣传战网络与内塔尼亚胡及其党派联系起来;也就是说,没能找到该水军网络受雇于谁的证据

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除非能找到资金流向,否则无法证明受雇。如果不能证明受雇,那么就必须接受其作为 “民意” 的结论 —— 不论其有多愚蠢和荒谬。别忘了,如今的信息战中已经开始大量使用真人,而非机器人水军。

开源情报的确可以做到追踪资金流,如果交易通过互联网的话。但对于现金支付可能就无能为力了。更何况在很多国家,信息战组织是在当权者暗示利益的情况下展开的,比如暗示参与将有利于就业、求学、升职 …… 就如您在中国听闻的那样。

开源情报作为一个步骤是非常有用的,那就是揭露信息战的存在;但是,必须跟进其他来源的情报以证实操纵背后的主导者,才能达成目标。

再比如,追踪加密货币交易,对于追踪者来说。在暗网和区块链上使用开源调查只是前奏。您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清晰地呈现目标交易网络节点之间的关系。

至于那些节点的真实身份,将取决于相关方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所自己的内部管理,以查找与暗网上的特定活动相关的任何帐户的注册详细信息

显然,这些信息只有政府才能拿到。

这不是个公平的游戏。如果您的调查目标是诈骗犯、儿童色情创作者、毒贩、非法军火商 …… 警察和政府间谍很可能愿意帮你;但是,如果您在挖掘政府官员的非法资金来源、信息战的雇用关系、操纵选举的黑钱等等 …… 您知道难度在哪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2018年访谈中强调开源情报是 “退一步” 的想法,而不是进一步,透明度革命从来都是最重要的 —— 我们需要知情人说真话

但是我们将 “开源情报” 和 “透明度革命” 都放入了 列表-5 “直接行动” 中,因为他们各有千秋,都将可以辅助正义的行动。这取决于您的用法。

3、与隐私倡导相悖

这是很显然的。开源情报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有太多的人不注重隐私保护。当我们的数字权利倡导取得成功的时候,将以开源情报难度加大为标志。

而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期待的。

开源情报追踪针对那些毫无戒心的普通互联网用户尤其有效,然而真正做坏事的人,往往都具备较为强大的隐私意识,他们很注重反情报防御。

于是,你知道,政府用它来追踪活动家和异议人士的效率比追踪毒贩和恐怖分子要高得多。后者甚至可以将自己的行为栽赃给无辜者,就如网络攻击中的惯用手段 “假旗 FlaseFlag”。

这绝不是高抬毒贩和恐怖分子,而是说,如今活动家必须能有毒贩那种水准的防御意识,才有可能躲避当权者的围捕。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cong-fang-yu-dao-38190201

我们对开源情报的使用

开源情报演示和思考方式应该被普及,因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均权。互联网上的一切(除了付费内容外)对所有人来说都应该是公平的,每个人都应该随时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知识。

没有人应该被囚禁在回音壁气泡里、或者被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算法所控制,也没有人应该被虚假消息所愚弄,但前提是,更多人了解科学的互联网用法。这是开源情报演示和思考方式讲解能带给大众的另一份利好。

我们在去年底的《新10年》中发布过这一邀请,请读者使用我们提供的工具和技巧与周边的朋友对话 — — 比如 “这个消息是真的吗?”、“这个图片被PS过吗?”、“我的设备出现了奇怪的反应,我被黑了吗?”、“那个象形字是什么意思” …… 等等。这将锻炼您快速准确的信息检索、信息验证、以及对安防技巧的运用。

您可以为身边的朋友展示 “为什么这条消息是假的”,是通过哪种方法/哪条路径找到的证据;如何验证一张图像或一个视频被操纵了 …… 想要采访对象的私人电子邮件和电话号码吗,通过 LinkedIn、Facebook、抖音、Twitter 等平台也许就可以找到,如果目标人使用这些平台的话。

您甚至可以尝试做一些游戏,比如以微信朋友圈用户上传的照片为案例,请大家一起来判断 “你能从这张照片中读出哪些隐藏的信息?—— 追踪线索”。

这些游戏会很吸引人,尤其是,所有参与者和围观者都能通过观察和思考发现在安全保护方面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就连平日对技术不感兴趣的人也会加入进来,因为人们看到它可以不需要编程基础、一点都不难。而且很好玩。

还可以更激进一些,邀请人们对自己使用这些追踪技术,以检查自己在数字世界里暴露了什么,尤其是,如何快速切断隐患。自我人肉》。

借此同时再次介绍全面的自我保护技术,从化名到分身,从在线到现实,切断追踪线索的方法,您将发现,会有更多人对此感兴趣。

最后

本文是希望您对开源情报有一个比较客观的了解,关于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以及最好用来做什么的认识。

我们始终认为,不论是开源情报还是透明度革命,不论是传统抗议还是黑客行动主义,它们也许都无法单独完成变革的目标 :

  • 透明度革命中对吹哨人提供的资料需要开源情报技术以验证真伪;
  • 开源情报追踪调查需要透明度革命的支持才能挖掘到更深层内幕;
  • 传统抗议需要开源情报思考方式以躲避监控镇压;
  • 黑客主义行动计划既需要开源情报做侦查手段也需要透明度革命带来的曝光作为知情基础,还需要社交工程战术以获得入口 ……

我们希望介绍它们所有,因为它们的确是一套综合性的知识 ,关于,如果想要成功您需要什么。

您可以将这些知识进行最适当的组合以满足您的具体目标。期待您的伟大成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