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度革命要从内部爆发

多年来,对科技公司的报道充其量可以说是超级困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虽然结果非常痛苦,看看 Information 或者 Businessweek 就知道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型科技公司的新闻业务比非技术公司的新闻业务相对更多,其员工也是如此。绝大多数以任务为导向的硅谷劳动力基本上都把记者视为:最爱管闲事的家伙,再糟糕点就是:恶意的骗子。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真的相信自己公司的‘好事儿’是被记者搞砸了。

其他人可能只是害怕 Facebook 和其他巨头公司雇佣的“抓特务”团队,⚠️ 这些团队严惩那些泄漏内部信息的员工。(还有一个事实是,许多科技劳工在保守秘密中获得了公司给的好处,他们宁可放弃道义也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由于这些沉默的存在,很难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在 Facebook 和谷歌这样的公司内部。

但是,omertà 似乎正在突破这些障碍。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各级现任和前任员工向记者敞开了心扉 — 从11月中旬开始,“泰晤士报 ”的 Facebook 报道似乎就足以证明这一点。这同时也是员工自己主动改变旧貌的结果。在持不同意见的谷歌员工发表声明的几个小时后,前 Facebook 高管马克·勒基(Mark Luckie)就向 Facebook 发布了一封长信,谴责种族歧视。

抵制谷歌帮助中国审查的员工抗议让人回想起了其他罢工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也是由员工们发起的,他们对该公司处理性骚扰和歧视问题的结果表示愤怒。

在经典的劳动组织方式中,罢工组织者公开自己的身份、公开宣称他们的要求,并且非常乐意与记者讨论他们的抱怨 ; 通过让自己如此公开 — — 并与志同道合的同事联合起来 — — 他们可以有效地保护自己免受惩罚。

当然,反对中国审查版搜索引擎 Dragonfly 项目的联署信签名者或 Facebook 员工将在接下来遭遇什么,还有待观察,他们是“纽约时报”广泛报道该公司弊端的消息来源。没有一家公司会喜欢“家丑外扬”,但是,随着像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技术平台承担越来越大的责任,公众对这些数字极权的内幕的知情权也无疑是越来越重要的。

​​The End of the Tech-Industry Omertà: In classic labor-organizing fashion, the Walkout organizers were open about their identities, campaigned publicly for their demands, and were more than happy to discuss their complaints with reporters; by making themselves so public — and by inspiring 20,000 of their coworkers to join them — they made themselves effectively unpunishable.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