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害的沙特异议记者 Khashoggi:“我不是反对派,我只想要改革”

  • 编译本文以悼念被残害的沙特异议记者 Jamal Khashoggi。还是那句话,公民推动的改革只有在民主国家是可能的,异议也只能对民主国家有效,对于沙特这类国家,它需要的是具备真正实力以撼动权力关系的反对派

“Jamal Khashoggi 告诉我,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新闻周刊记者 Rula Jebreal 直到现在才公开这份对话,一方面是因为他和 Jamal 商定了保密,而另一方面是,他说,“我希望 Jamal 还活着。尽管有充分的迹象表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及其政权极端残忍,但我无法想象我们能否迅速从 Jamal 的死亡中获得反思。” 以下是这份交谈的笔录。

当我们详细谈论沙特阿拉伯的未来和过去时,Jamal 的表现平静且深沉。“我不认为自己是反对派”,他说,他只想改革; 他想要“一个更好的沙特阿拉伯。” 他几乎悲伤,因为他承认自己是如何徒劳地建议年轻的王储,即 MBS,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开辟沙特的公民社会。尽管是 “老式的部落领袖”,但他还是寄希望于 MBS 能够走向理性。但他坦率地向我讲述了王储周围的“凶悍”男人,“如果你挑战他们,你最终会入狱的”,他说。

作为几十年来一直与沙特王室关系密切的人,Jamal 本能地理解改革的局限。在失踪后的几周内,他被媒体描述为持不同政见者。但直到18个月前,他都一直忠于沙特官方的所有重大问题,从也门到叙利亚、再到国内的国家批准的宗派主义。根据土耳其官员的说法,这种忠诚并没有让他逃避恶劣的命运 — 在沙特领事馆被被折磨致死并被肢解

在他最后的 Al-Hayat 专栏中,Jamal 呼吁政治多元化,当时 MBS 正准备巡回西方,吹嘘他的“改革”并冒充朝气蓬勃的解放者。Jamal 写道,沙特政权将“极端主义”一词武器化了,将异议定为犯罪。他可以说太过接受阿拉伯之春六年的承诺 — 而后,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国成功地恢复了在埃及、巴林和其他地方的残酷威权统治。尽管如此,当 Jamal 向那些呼吁更大自由和民主的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时,他的言论震惊了沙特政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沙特阿拉伯的主要出口产品是石油和极端主义,他们有权在华盛顿向我们的政府通报哪些民主运动应该被视为有价值的盟友,哪些是官方敌人。然而对石油的依赖,以及美国军火工业最大客户每年数百亿的订单,使我们否定了这一点。

几十年来,美国拒绝倾听那些曾经是政权的受害者 — 律师、自由派知识分子、什叶派活动家、女权运动者、和记者的声音,当华盛顿的许多人愿意接受年轻王子兜售的寓言时,Jamal 看到了炒作。

在世界著名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遭受残害之后,在美国仍然允许为该政权辩护。仅仅取消一些国防合同是不够的。现在是美国财政部对该王国实施广泛制裁的时候了。王储的公关游戏该结束了。现在是时候结束他这个最极端的君主专制制度了。

当被问及国际社会是否可以对王储施加压力,并保护沙特人民免受其无情的领导人的伤害时,Jamal 回答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我希望现在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 — 新闻周刊记者 RJ 与 Jamal Khashoggi(JK) 的对话摘要 — —

JK:首先,沙特阿拉伯没有可能出现可以给萨勒曼施加压力的政治运动;而这个世界对他很满意。除了伯尼桑德斯要求对 MBS 施加压力外,你看到美国还有谁这样说过吗?没有。

RJ:2004 年有另一名男子被美国称为改革派,那就是巴沙尔·阿萨德。在他之前还有另一个人,在 84 年被美国人称为改革派,那就是萨达姆侯赛因。就像他们现在称萨勒曼为改革派一样。因此,历史表明了这点,美国人认为总有一天他们可能会改变,也许在五年或十年后。我不会依赖美国人的看法。

JK:是的,你是对的。但美国人,他们为什么要关心……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关押150或400名沙特人?我相信美国人不会对萨勒曼施加压力[除非]在沙特发生真正的危机。

RJ:更可能是在美国发生的危机。就像911那种。

JK:是的。然而那只能令沙特对他们[美国人]更重要。

JK:我想要一个更好的沙特阿拉伯。我不认为自己是反对派。我并不是要求推翻政权,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风险太大,没有人能推翻政权。我只是呼吁改革政权。

我会告诉他停止那些白象项目,关注下吉达和利雅得的贫困地区,看看穷人们。因为那些穷人,他们想要工作,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而他们却没有。他们将成为人民 — 你要对他们的利益负责,他们就是那些会对你“不利”的人,或者如果你失败就会走向街头抗议的人…… 关注下贫困地区。关注经济…… 将沙特社会变为富有成效的社会。我的第二个建议是:停止对抗改变中东的历史方法。阿拉伯之春是一个真实的现象。拥抱阿拉伯之春,拥抱埃及、叙利亚和也门人民的自由愿望。

RJ:你只是要求改革,就像今天被关在监狱里的许多人一样。他们都在要求进行政治改革。他们还在监狱里,而你在流亡。这不就是萨勒曼真的不相信他所倡导的那种改革的迹象吗?

JK:他相信他自己的改革。

RJ:所以,强人心态。

JK:萨勒曼的心态今天在中东大部分地区盛行。这就是[埃及领导人Abdel Fattah] el-Sisi 如何看待他的人民;这就是[叙利亚]阿萨德如何看待他的人民。除了摩洛哥国王约旦国王之外,这就是绝大多数阿拉伯领导人看待他们人民的方式。

RJ:沙特阿拉伯在也门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用于这场似乎无法取胜的战争。与卡塔尔的断交有其代价 — 很多卡塔尔人过去从沙特购买的东西,现在他们在其他地方购买。所有这些政策都没有利润,至少在经济上是这样,更不用说政治方面了。那么逻辑是什么?如果他想扭转经济并为数百万沙特人创造就业机会的话,为什么在一个无法赢得胜利的项目中赔钱呢?

JK:他担心伊朗在也门的存在,他想把他们驱逐出也门。但与此同时,他也怀疑他在也门的天生盟友伊斯兰主义者。所以他想要在也门取得胜利,这将消灭胡希。似乎他不能这样做。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因为这是一个人的统治,没有人可以去告诉他,“天哪,这个政策是错的。你必须为也门找到另一种解决方案。“ 他坚持不懈。这也是个人的仇杀。他是开始这场战争的人。与卡塔尔的这场危机已经成为一场非常私人的危机。

……如果你有机会去沙特阿拉伯或与一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精英聊聊的话,他们会告诉你,阿拉伯人民是无知的, “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有好处” — 这是主要原因,尽管我们能想到伊斯兰主义者和民主,但它仍然是第二位的。只要阿拉伯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有民主,伊斯兰主义者就会出现,甚至能成为大多数选举和投票的赢家。他们要么在政府中,要么像在突尼斯或摩洛哥那样共享政府。而且萨勒曼不想那样。他鄙视伊斯兰主义者。这就是为什么他完全反对阿拉伯之春,他现在已经升级了一个机器,一个公关机械来反阿拉伯之春。

编者按:“大清在广场的行为,美国人在乎吗?” 华裔流亡艺术家艾未未说。编译这篇文章时我们想起了这句话。是的,美国人不在乎,就像 Khashoggi 深刻领会到的那样,除非发生危机,尤其是直接关系到美国自己切身利益的危机发生时,他们才会“想起来”。这就是依赖地缘政治游戏的可笑。

Khashoggi 已经认识到了不能依赖地缘政治游戏以推动他想要的改变,沙特需要本国人的努力。这非常棒。但最终他还是选错了一步。改革不可能来自顶层,单纯的异议不可能在真正的民主尚未实现的时候发挥任何实质性作用。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