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榜不要脸

  • 曾经在全球侵犯人权的阴暗狂魔居然摇身一变登上了热门节目和谷歌搜索排名第一的广告,是谁在背后支持他们以令他们有了”不会遭受制裁、还是继续捞更多钱”的信心?……

2016年夏天,一位迪拜的人权活动家成为攻击目标,其被使用的武器是先进的 iPhone 黑客工具。该恶意软件是由NSO集团开发的,这家以色列公司向世界各国的政府出售监控技术和黑客工具。

在 IYP 分类知识列表2中找到“以色列技术和NSO”栏目,其中有更多介绍。

根据以色列报纸 Yedioth Ahronoth 的说法,这是第一次在外国发现其恶意软件 Pegasus,但NSO集团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销售这种最邪恶的监控技术。在2016年时NSO非常不愿意引起公众的注意,甚至没有网站,它所获得的新闻报道很少,并且看起来像是一种秘密。

然而三年后,对于这家一直在政府黑客承包商的阴暗世界中运营的公司而言,有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NSO正在进入市场,在营销和公关方面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步伐。

仅仅两年前,只有密切关注政府间谍软件行业的人才知道NSO是什么,而现在,该公司正在向媒体提供更多的采访,甚至购买谷歌搜索广告,并刚刚推出了一个时尚的新网站。

许多人可能是在2018年12月第一次听说NSO的,当时该公司帮助沙特阿拉伯监视华盛顿邮报的记者 Jamal Khashoggi,之后他于10月份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遇害。

现在,想要了解更多关于NSO信息的读者已经可以转向谷歌搜索了,在某些情况下,第一个结果就是NSO支付的谷歌广告。在搜索该公司的名称时,以及在搜索“滥用”和“人权”等名称和词语时,都会出现 NSO 新网站的广告。

NSO发言人告诉 Motherboard,“像许多公司一样,NSO购买 Google 搜索广告作为我们新网站发布的一部分。”

该发言人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声明中说:“这些广告将会向想要了解更多有关NSO以及我们如何帮助情报和执法机构预防和调查犯罪和恐怖活动以拯救生命的工作的用户展示。”

谷歌没有回应多个评论请求。

像NSO集团这样的间谍软件公司做过的事一样,另一家意大利公司 Hacking Team 也向政府出售间谍软件,后者也制作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商业广告2012年,英国和德国的竞争对手 FinFisher 让 Bloomberg 接触其常务董事。

NSO 的新网站提供关于公司运营方式的流行语句(例如 “我们采取开创性的方法,将严格的道德标准应用于我们所做的一切” 等等,胡扯),并试图通过展示员工享受公司的游戏室和做普拉提的福利照片,来吸引新员工加入。

该网站还声称,NSO的技术有助于“拯救全球数千人的生命”。😨太厚颜无耻了!

NSO集团的营销活动伴随着一场精心策划的公关之旅。在过去的几周里,NSO的创始人对 Yedioth Ahronoth 进行了一次广泛的采访,并登陆了美国主流媒体CBS新闻的60分钟节目,首次在公司办公室内放置了摄像机。

在 Yedioth Ahronoth 的报道和60分钟专题采访中,NSO高管并未分享有关该公司的大量新信息,但是,主要是借此机会否认其技术的滥用,并强烈否认 Pegasus 间谍软件在杀戮记者 Jamal Khashoggi 中扮演任何角色。

分类知识列表1中的“政府的间谍行为”栏目中找到 Pegasus 间谍软件如何杀死了 Jamal Khashoggi。

在 Yedioth Ahronoth 的采访中,NSO集团声称已经帮助阻止了“欧洲几次非常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并声称在击败墨西哥毒枭 Joaquín“El Chapo”Guzmán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美国的主流媒体节目上,NSO 集团的联合创始人 Shalev Hulio表示,Pegaus 间谍软件帮助拯救了“成千上万的人”。

真是惊世骇俗的不要脸。

在过去的三年里,多伦多大学 Munk 学院的学术团体 Citizen Lab 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大约30个案例,其中NSO的间谍软件被用来瞄准人权活动家和记者,发生在墨西哥、阿联酋,还有加拿大。去年夏天,国际特赦组织指责该公司的恶意软件针对其研究人员发起了攻击。然后在11月,福布斯发现有人试图用NSO的恶意软件攻击在伦敦的沙特持不同政见者。

NSO 集团的创始人最近也在一家欧洲私募股权公司的帮助下重新获得了对该公司的控制权。据报道,此项交易对该公司的估值约为10亿美元!

作为交易的结果,一些金融公司已经揭示了有关NSO的更多有趣的新细节,例如,该公司在35个国家拥有60多个客户,以及约600名员工。

尽管研究人员和记者详细报道了多起滥用案件,但NSO集团的联合总裁 Tami Shachar 告诉60分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Hulio 还反咬说“我们只有三例误用,三例。在成千上万挽救生命的案例中,有三个是滥用行为,而那些滥用该系统的人或组织,他们不再是客户,他们再也不会成为客户。“

公民实验室的创始人兼董事 Ronald Deibert 表示,NSO 应该承认并防止滥用,而不是“粉饰他们日益模糊的公众形象”。

“我们(和其他人)对数据驱动、同行评审和基于证据的NSO间谍软件研究毫无疑问地表明,他们的技术被用来瞄准记者、人权维护者、大赦国际的工作人员、研究科学家、健康倡导者和调查人员,导致大规模失踪这不是你的公关宣传可以从人们的思想中解脱出来的东西。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打扮弗兰肯斯坦,但在人们内心深处,你仍然是一个怪物“。

此事值得注意的两个方面:首先,美国巨头谷歌在帮助其打广告、美国主流媒体CBS将其邪恶的狡辩搬上了屏幕 — 还是热门节目。为什么要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另方面,该公司为什么在广泛揭穿的情况下依旧有胆子公开站出来做如此无耻的申辩?是谁在背后支持他们以令他们有了“不会遭受制裁、还能继续捞更多钱”的信心?该公司的这份“自信”会将激发多少同类的邪恶公司帮助全球当权者监视并杀戮反抗者?还需要多少条性命这个世界才能认清恶行?

Israeli Hacking Company NSO Group Is Trying to Clean Up Its Image. The notorious and controversial Israeli hacking and surveillance tools vendor NSO Group has launched a big marketing campaign with a new website and Google ads.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