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政府:走进间谍的世界

  • 美国有两个政府:一个在公民文本中,另一个在现实世界里。中国人拥抱的是前者,而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后者 …… 谨以本文致敬第一位深刻揭露“隐形政府”的已故 CIA 专家 David Wise 🍂 走进间谍的世界 (还有中国间谍的故事)

David Wise 是一名记者和作家,为美国最大的情报机构 CIA 撰写关于该机构内幕的书籍。David Wise 于 2018 年 10 月 8 日在华盛顿一家医院因胰腺癌去世。享年 88 岁。

Wise 曾是早期纽约先驱论坛报的记者,该报于 1958 年将他分配到华盛顿办事处。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是他对 spycraft 世界的诸多内容丰富的报道 — — 撰写了10多本关于冷战时代及前期的非虚拟类书籍,以及三部小说。

他的第一本最畅销的书就是“ 隐形政府 ”,与记者 Thomas B. Ross 于 1964 年一起撰写,Wise 先生记录了关于情报机构的过度行为,包括中央情报局及其在20世纪50年代在伊朗和危地马拉的精心策划的政变中所发挥的作用。

“我们非常强烈地感到美国有两个政府:一个在公民文本中,另一个在现实世界里,”Wise 先生在1988年对“纽约时报”说。“我们认为情报机构对我们的安全很重要。但是,当被统治者完全不知道自己同意了什么时,我们对这种制度深感不安。“这显然已经不是民主了。公民投票选举出的是书本上的“政府”,而实际上操弄政治的人从未通过公民的允许

总统只是一张照片,负责向所有选民微笑,让人们对政治感觉放心,并接收人们的信任;当事件变糟时,总统负责发怒,并呼喊“彻底调查”的口号;而 Wise 的揭露告诉了所有人: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掌权者,谁在暗中做决定,为什么至关重要的问题被不了了之,为什么追责如此艰难 ……民主究竟遭遇了什么?

有些人认为这不是“首次”,而是“第二次”对情报机构真实属性的曝光,美国史上的第一次被认为是 Andrew Tully 的 “The Inside Story”(1962)。但我们认为 Wise 的“隐私政府”这本书的伟大在于,它真的提供了大量从未出现在任何公共领域的、无比珍贵的内幕信息。

揭露隐形政府的 Wise 自己也遭到了来自隐形政府的审查和封锁。在“The Invisible Government”这本书接近出版之时,中央情报局偷偷地获得了一份副本,并召集作者与该机构的主任 John A. ­McCone 会面。当时的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麦科恩(John McCone)打电话给 Wise 传唤,两名主笔 Ross 和 Wise 被告知他们的书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中国读者对这顶大帽子肯定非常熟悉了。

两位作者被出示了10个标有“最高机密”的文件包清单,并被告知:“中情局总部不允许这些信息被公开”。就如中国读者所熟悉的,只要权力不喜欢的行为均可被标注为“危害国家安全”;而作为隐形政府的情报机构连一本书都会害怕。

两位作者说,书中的所有信息都来自未被机密化的公开来源,并且他们打算在不做任何改动的情况下出版他们的书。经过一番长久的犹豫,McCone 的一名助手拿起一把剪刀从页面上剪下了那个“Top Secret”的字样,Ross 和 Wise 先生方得离去。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我后来根据”信息自由法案“获得了部分档案,才了解到,情报机构已经为我分配了一整套”特遣部队“,这是 1981年 Wise 对华盛顿邮报说的,被曝光的档案显示,情报机构曾经私下研究如何通过伪造差评让这本书及其作者失去信誉;并且他们还进行了一项法律研究,想看看他们是否可以通过合法渠道买走第一次印刷的全部书籍……

而中央情报局的法律顾问称这本书中的内容“非常准确”。Wise 先生后来说,因为他的主要消息来源之一是中央情报局前任主任 Allen W. Dulles。

40多年来,Wise 几乎一直在撰写书籍 — 包括三部小说 — 充分揭露了情报机构这一隐形政府的策略、失误和危险。就如记者 Evan Thomas 在纽约时报专栏上的评价:这本书是了解情报机构的最佳来源,Wise 显然是一位知识渊博的作者。

最早在 20 世纪 70 年代,Wise 先生就在他的著作《谎言政治、保密和权力》以及《美国警察国家:政府反人民》中警告说:个人自由和公共责任正在受到侵蚀

  • 《The Politics of Lying: Government Deception, Secrecy, and Power》揭露的是:为什么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政府却认为有必要误导自己的人民。这是第一本展示政府欺骗、官方保密和权力滥用如何导致了人民与政府之间信任受损的著作,详细介绍了庞大的公共关系机器、以及新闻压力是如何暗中操作的。它以前所未有的细节揭示了“保密制度”的运作方式(也就是在中国众所周知的“国家机密”),并揭示了即使是国会也不可能被告知的隐情;
  • 《The American Police State: The Government Against the People》揭露的是:CIA, FBI, IRS 如何在七届政府中使用非法行为监视公民 — — 出版于1978年的这本书比 Snowden 文件早了三十多年。

后来,他记录了间谍游戏不断搜索“鼹鼠”(也就是“内部叛徒”)的内幕(中国人应该很熟悉这事,就是所谓的抓特务)。在 1992 年的《鼹鼠:秘密搜索破坏中央情报局的叛徒》这本书中,他展示了中央情报局反情报局长 James J. Angleton 的偏执倾向如何破坏了数十名情报人员的职业和声誉;密切关注中央情报局对其敌人、以及最终对自己的工作人员,进行的拜占庭式思想斗争游戏。

在1995 年出版的 “Nightmover”中,Wise 记录了关于 CIA 笨拙的努力以挖掘一名“鼹鼠”的故事,后者原来是 CIA 军官 Aldrich Ames。在1994年被捕之前,Ames 已经为在苏联和俄罗斯开展的间谍活动收集了约 460 万美元。

2002年,Wise 发表了权威级的著作《间谍》,讲述中级联邦调查局特工 Robert Hanssen 多年来在向俄罗斯传递秘密时如何摆脱了检测(目前 Ames 和 Hanssen 都在联邦监狱里服刑)。

多年前,Wise 追踪了另一名间谍,Edward Lee Howard,直到目前他依旧是唯一逃离美国并叛逃到当时的苏联的中央情​​报局官员。有着毒品和酒精问题以及小偷小摸历史的 Howard 于 1983 年被中央情报局解雇,就在他前往莫斯科之前。

Howard 最初搬到了新墨西哥州,在那里他因怨恨而畏缩,并在 1985 年逃离美国之前被监视了两年。Wise 能够通过他留在美国的妻子联系到 Howard,并在布达佩斯遇见了他本人。

他俩连续交流了六天,并拟定了《The Spy Who Got Away》这部作品的基本框架。在那本书中,Wise 描述了 Howard 的不安全感,他对老板的愤怒 — 以及他在中央情报局学到的一些策略,比如如何在不会被发现的情况下跳出行驶中的汽车。(提示:首先,断开刹车灯)

在一个现实比小说更惊骇的时代,Howard 描述了他的逃生经历,说他登上了图森去纽约的航班。当他坐下来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坐在了下一个座位上,突然,Howard 说他觉得飞机上的每个人都在盯着他看。

他的同座竟然是美国演员 Lee Marvin。他们开始交流,讨论 Tom Clancy 的间谍惊悚片“狩猎红色十月”。

“我还向他要了亲笔签名“,Howard 告诉 Wise。

在布达佩斯与 Wise 先生会面后,Howard 回到了俄罗斯,并在那里于 2002 年去世,公开消息说他是因为从楼梯上摔下来受了重伤不治……享年只有50岁。

一个能跳汽车的前间谍,居然能从楼梯上摔下来?还把自己摔死了?50岁可不是80岁。

David Wise 于1930年5月10日出生在纽约市。他的母亲是一名歌手,他的父亲是一名律师。

记者和作家 Richard Kluger 赞赏 Wise 能巧妙地培育出内幕信息源的能力:“那些间谍中最好的信息源是中低档官员,这些人相比下更渴望分享令人尴尬的内幕消息 — 一级官僚通常没有这种野心,不是因为中低档官员对上级的怨恨或与政策有关的分歧,而是因为这其中能获得一种影响历史的快感。”

鉴于我们此前对“透明度革命”中著名爆料人的身份研究,足够信任这一逻辑是真实存在的,即 你不可能游说高级官员说真话,就算他们自己面临仕途危机时需要自保,他们也不太可能透露绝对真实的内容,因为保密和曝光对他们来说都是同样的重量级自保筹码。

1963年,在华盛顿工作了五年后,Wise 被任命为局长,到1966年“先驱论坛报”被合并时仍然担任该职位。他还是一本受欢迎的大学教科书《压力下的民主》的合著者,与作家 Milton C. Cummings Jr. 合作;《美国政治制度概论》自 1971 年首次出版以来已经历了10次再版。

普利策奖获奖记者 Seymour M. Hersh 在1974年就曾指出:中央情报局在监视美国公民,违反联邦法律。HIAh 说,当中央情报局官员开始恐吓他时,他接到了 Wise 先生的一个令人放心的电话,Wise 用密语对他说:“Sammy the fish peddler says you’re okay.”

Hersh 感慨地评价到:“你无法做出他[Wise]那样的报道,如果你没有内线的话”。

目前 Wise 家还健在的成员包括他55岁的妻子、华盛顿 AARP 退休总法律顾问 Joan Sylvester;一个儿子,在华盛顿的 Jonathan Wise ;还有 一个兄弟;和三个孙子。他们另一个儿子 Christopher Wise 于 2004 年去世。

2011年,Wise 发表了“Tiger Trap:美国与中国的秘密间谍战”,讲述了华裔双重间谍 Katrina Leung 的故事,当时他与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同时负责对中国的反间谍活动。

您可以在这里下载这本书:https://t.me/iyouport/6693

几十年来,在美国一直痴迷于苏联间谍时,中国已经悄然渗透到了最高级别的政府。现在,基于对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重要内部人员、以及中国特工及其亲近人士的多次采访,Wise 在这本书中讲述了中国在美国间谍战中取得的许多胜利和许多失败的全部故事

两个关键案例交织在一起:代号为 Parlor Maid 的 Katrina Leung,多年来一直为 FBI 工作,甚至在她成为中国的秘密双重间谍之后;代号为 Tiger Trap 的案件内幕也是一名涉嫌窃取核武器机密的中美关键科学家。这两起案件引发了许多其他案件,涉及从 Wen Ho Lee 和到 Richard Nixon 等一众著名人物,揭示了惊人的国家安全漏洞和复杂的间谍网络。这个故事也将我们带到了现在,西海岸的间谍团成员在 2010 年被判刑;但随着中国对美国的针对加强,它肯定会在未来数年内继续存在。

David Wise 描写的中国间谍史在美国的间谍战中的表现充满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启示。

“David Wise has done it again. This time it’s China. He’s taken us deep into the American efforts to root out Chinese spies here and abroad. As always, Wise is the master — writing with clarity and style abou thte murky and consequential underworld of nuclear espionage.” — Tom Brokaw

Wise 在他去世前不久完成了最后一本书:“The Seven-Million Dollar Spy” (还没有看到上架的消息)。

在 20 世纪 80 年代,他发表了三部间谍小说,他说,这些小说与他的非虚构类书籍几乎一样经过了仔细的研究。他写到了激光束步枪、可以承受60英里每小时正面冲撞的卡车车队、还有毒镖上的贝类毒素……

“几乎所有詹姆斯邦德的书都是真实的,”Wise 先生在1981年告诉“邮报”。他发现一些东西“在虚构作品中比在现实世界中更好” — 比如猫间谍。

“如果你把发射器隐藏在一只猫身上,它就会成为完美的窃听者。也许猫就坐在嫌疑人的腿上。谁会怀疑一只猫呢?嗯,事实上,我会。我有两只猫,我非常怀疑它们。“

David Wise is/was the one of the Edward Snowden’s of his generation. He writes at length about the tactics that Republican Party, and Nixon, went to bug the Democrats at the Watergate. It talks about the forms of listening and personal intrusion devices that were available at the time. Sound familiar? He was also one of two reporters that broke the U2, Francis Gary Powers thing in the early 60’s.

在“独立宣言”中有这样一句话:“所有人都被他们的造物主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但要知道,这些权利并非来自政府的施舍。政府无法给予人民任何先前没有被他们抢走的东西

如果您认为 Wise 笔下记录的“只是冷战时期的故事”,那么请继续阅读下面这篇文章的摘要,它来自《United States overseas operations: Role of CIA》,作者 Jacob G. Hornberger 是自由未来基金会的创始人和总裁。他在德克萨斯州担任了12年的审判律师。他还是达拉斯大学的兼职教授,在那里他教授法律和经济学。1987年 Hornberger 离开了法律领域,成为经济教育基金会的项目主任。您可以在上面链接中阅读全文,也可以在下面阅读中文版摘要。

特朗普已经屈服于五角大楼、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的势不可挡的力量,宣布他决定无限期地将美军留在叙利亚,从而放弃了他去年3月宣布的将美军带回家的意图。当然,将军队保留在叙利亚一直是国家安全机构自总统任期开始以来一直在要求特朗普做出的立场。

美国政府在叙利亚有什么业务?没有。就像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越南,韩国,尼加拉瓜,格林纳达,巴拿马等国家一样,没有业务。但是他们需要战争。这就是军事情报机构所控制的政府结构下的生活:它发号施令,预计其他所有人 — 总统、国会、司法机构和美国人民 — 将在联邦政府结构内和美国社会中屈服于这种压倒性的权力。

强烈推荐的一本书:塔夫茨大学法学教授 Michael J. Glennon 的“国家安全和双重政府”。完美地阐述了这个问题。是国安机构 — 今天的 deep state — 在负责联邦政府。只要其他三个分支认可它正在发号施令,它就允许其他三个分支保持控制局面的*外观*。也就是说,是五角大楼、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在发号施令,不是华盛顿。

事实上,韩国人也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发现了这种现象。韩国总统文在寅和金正恩一直在进行谈判试图达成和平和令人满意的解决内战方案。在此过程中,他们同意共同合作,在两国之间开通火车。很久以前就铺设了这些铁轨,很久以前就建成了沿途的火车站。现在,让这列火车跑起来只是一个后勤问题。

但是,它跑不起来的。为什么不?出于同样的原因,就像特朗普不会将美军撤出叙利亚一样,因为五角大楼对韩国说不,就像它对特朗普说不。以下是“纽约时报”对此的报道:“上个月,首尔的美国军事指挥官阻止了韩国计划在韩朝边境试运营火车的计划 ”……

看起来很荒唐吗,究竟是谁在负责韩国的政策?韩国政府还是美国军方?答案显而易见:是美国军方在负责,就像在美国他们控制华盛顿。与特朗普一样,韩国总统接受了美国国家安全机构的命令。这就是为什么南北朝之间的火车没有运行的原因。

看看这些国家安全机构在整个联邦官僚机构中延伸其触角的程度吧。一名将军,而不是人民,是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局长被任命为国务卿;将军是白宫办公厅主任;联邦调查局局长被任命为特别法律顾问;国会中心的CIA资产、主流媒体……等等一系列;大量军队和中央情报局的老兵竞选国会;许多城市和州都非常依赖军事基地和项目……

最后申明:我们不是在关注白宫或哪一个政府,而是希望能通过对我们崇敬的真相信仰者 David Wise 的怀念,揭示一些有可能尚且不为中国读者所充分了解的政治运作模式,它一直在披着民主的外衣,享受着专制的大宴。获得真正的民主需要公民认识到、并防备这种局面的发生。这就是 Wise 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东西。⚪️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