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的脸被用来训练中国老大哥:北京正在努力将其监视技术输出到发展中国家

  • 曾经被视为可能赋予公众权力的数字技术如今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独裁政府的老大哥工具这里是详细报道

从每个城市地铁站的人体扫描仪和X光机安检仪到社交媒体的全面实名制,已经能令当局可以追踪和惩罚任何他们不喜欢的言论和行为。曾经被视为可能赋予公众权力的数字技术如今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独裁政府的老大哥工具– 北京现在决心将这些工具卖给发展中国家。

2015 年中国政府启动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主导尖端科技产业;去年计划让该国在 2030 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并建立一个价值1500亿美元的产业。而发展中国家是北京政权这些雄心壮志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与美国的同类扩张不同,中国并不只是想主宰这些市场,它是希望利用发展中国家作为实验室,来改进自己的监测技术。

非洲许多地方现在基本上依赖中国公司的电信和数字服务。总部位于深圳的 Transsion Holdings 是 2017 年占领非洲市场的第一大智能手机公司中兴通讯是中国电信巨头,为埃塞俄比亚政府提供监控公民通信的基础设施;海康威视是全球领先的监控摄像机制造商,刚刚在约翰内斯堡开设了办事处

  • 关联我们半年多前的文章:“cypherpunks 的信念对致力于反权威运动的人们来说尤其重要。大众监控不仅是民主和治理的问题,甚至已经成为了地缘政治问题,强权利用技术欺凌弱者,大国利用技术威胁弱小国家的主权……美国不是唯一这么干的大国。乌干达等国家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得到了中国直接投资的充实。大笔贷款是为了换取非洲给中国公司的合同,用于建设将学校、政府部门和社区连接到全球光纤系统的互联网骨干基础设施……非洲人上网了,但是硬件由“超级大国”提供的。非洲互联网将成为非洲继续被征服到21世纪的手段吗?非洲是否再次成为全球大国对抗的舞台?”详见 <为自由而战 四>
  • 另外关于海康威视的介绍:<是谁在为中国政府的监视社会系统提供技术支持?>“在一党专制的国家里,几乎没有机会对面部识别系统作出有效的限制

最新的案例是 CloudWalk Technology,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广州的初创公司,⚠️已经与津巴布韦政府签署协议,提供大规模的面部识别计划。该协议目前暂停,直到7月30日津巴布韦选举后再继续。但如果通过,它将使津巴布韦 —— 一个人权记录惨淡的国家 —— 成功复制中国的监控基础设施,变成像中国一样的监视国家。

⚠️通过获得与中国大不相同的种族混合群体生物数据样本,CloudWalk 将能够更好地训练面部识别系统的准确性 – 这个问题困扰着世界各地的面部识别公司,一旦成功,将可能会给中国的监视技术影响力带来至关重要的增强。

CloudWalk 的交易建立在前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政权与其作为意识形态盟友的北京政权之间的长期关系基础上。现任总统 Emmerson Mnangagwa 于2017年11月宣誓就职,此前军事政变迫使穆加贝在实施了37年的压制性统治后辞职。但是活动人士担心这位穆加贝的前任顾问将继续穆加贝的模式,特别是 ⚠️ 他的政权已经得到了新的监视技术的支持。

CloudWalk 与津巴布韦政府之间的交易不仅涵盖闭路电视摄像机(这是中国曾经提供给英国的监视设备),根据中国官媒“科技日报”的报道,所谓的“智能”金融系统、机场、铁路、公交车站安检以及国家生物识别数据库都将成为该项目的一部分。此次交易以及哈拉雷与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的数十项其他合作协议都已经于4月签署。与最近中国公司所做的所有其他外国交易一样,它已经被融入了所谓的“一带一路”倡议。

我们曾多次警告:高堡奇人局面已经不仅发生在数字技术领域;中东和非洲正在成为中美争霸的主战场;CloudWalk 协议是非洲第一个中国 AI 项目。⚠️谷歌今年在加纳开设了第一个非洲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但‘中国非洲项目’的创始人 Eric Olander – 一个审查中国和非洲之间关系的播客和在线资源 – 指出:许多西方公司“不愿意迈出中国人愿意做的那一步…… [中国人]愿意投资一个像津巴布韦这样波动的市场,而其他国家的公司则不然。“

事实上,根据 CB Insights 的报告,中国的人工智能项目获得了大量的国家和私人支持- 去年,全球近一半的人工智能投资流入中国初创企业,首次超过美国 – 中国公司可以负担得起风险。CloudWalk 本身就是广州市政府拨款3.01亿美元的收款人。

“考虑到 CloudWalk 如何向中国警方提供面部识别技术的事实,我们对这笔交易感到担忧,”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高级研究员表示。“我们之前已经记录到[中国]公安部使用该技术进行大规模监视,针对特定的社会群体,如少数民族和对政府构成政治威胁的群体。”

一些津巴布韦人担心他们的隐私数据将如何被中国使用。Andy 是一名正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非洲学生,对他来说,“问题是中国公司将如何处理我们的身份……这听起来像是一个间谍游戏。“他还说他”知道一个事实“,”津巴布韦政府将利用这种技术来试图控制人们的自由。“

在津巴布韦,言论自由长期受到各种手段的限制或监视。2015年,穆加贝就接受了伊朗政府赠送的网络监控软件,其中包括用于窃听电话交谈的 IMSI捕手(俗称“黄貂鱼”)。2016年,他将中国列为社会媒体监管的一个榜样,他希望津巴布韦能够效仿中国的做法。◾️

Beijing’s Big Brother Tech Needs African Faces   Zimbabwe is signing up for China’s surveillance state, but its citizens will pay the price.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