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死亡的威胁前进

  • 如果一项工作需要每天面对死亡的威胁,并且赚不到钱养家,你愿意做吗?有人愿意

去年10月初,沙特记者 Jamal Ahmad Khashoggi 被杀害成为了全球头条新闻。就在那个月底,有两名印度记者也被杀害 — — 一人中枪、另一人被打死。而这只是印度记者的一小部分故事:去年六月,一位享誉国际的编辑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被枪杀。三月份,三名记者在24小时内被车辆碾压,据信是蓄意攻击。

杀害记者行为 — — 无论是武装激进分子,右翼极端分子还是腐败官员而为 — — 在印度都是一个可怕的上升趋势。随着暴力事件的增加,却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印度官员拒绝与国际当局一起解决这一问题。

该国的记者继续报道腐败和其他不法行为,但他们是在威胁、恐惧和不确定的阴云中工作。

10月29日,Chandan Tiwari 在印度东部贾坎德邦的村庄被绑架。 Tiwari 是为印地语日报工作的记者,第二天在几英里之外的森林里被人发现遭到严重殴打。当他被送到当地一家医院时已经死了。

自去年4月以来,他一再敦促警方给予他保护,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威胁。但是直到他真的死了,都从未得到过这种保护。

就在 Tiwari 去世的那一天,另一名记者在邻近的恰蒂斯加尔邦被枪杀,他正在那里报道州议会选举,他是公共广播公司 Doordarshan 的摄影师 Achyutananda Sahu。

去年3月在一天内就有三名印度记者被杀:Navin Nishchal,Vijay Singh 和 Sandeep Sharma。

虽然大多数谋杀案都被少被报道,但涉及知名印度记者的事件引起了更多关注。

在2017年到2018年的九个月期间,两名国际知名记者 Gauri Lankesh 和 Shujaat Bukhari 被枪杀。袭击印度记者的恐怖事件背后更加复杂的是,许多袭击者都没有被绳之以法。

记者无国界组织编制的2018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衡量了审查制度、仇恨言论和社交媒体威胁以及针对记者的人身暴力等因素。印度目前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38位。

目前,印度联邦法律没有为记者提供特别保护,尽管一个州马哈拉施特拉邦去年通过了此类立法。批评人士说法律在纸面上看起来不错,但是,由于政治气候和该州司法系统的不力,其实施可能很困难。他们将此法律与旨在保护马哈拉施特拉邦医生的类似法律进行了比较,后者已经越来越多地受到患者亲属的攻击。该法于2009年通过,至今未导致任何定罪。

媒体观察家也怀疑单凭法律是否能保证变革。他们说,自2014年莫迪就职以来,记者工作的威胁环境变得更加恶化。评论人士说,莫迪的民族主义党派压制了不同意见,甚至默许了经常针对记者的社交媒体威胁。

印度的新闻业很少给出版物的雇员或所有者带来经济回报。记者 — 特别是那些为当地出版物工作的记者 — 通常被迫依赖其他收入来源,例如为报纸征集广告。

许多记者面临来自家人的压力,要求他们离开这个万分危险且没有利益回报的领域。这种情况也给家庭成员带来了巨大的情绪压力。

但无论如何,许多人继续报道 — 继续揭露根深蒂固的腐败、不端行为和不公正。

在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构之后,媒体被认为是印度民主的第四大支柱。面对暴力和其他自由表达威胁的严峻局面,这一支柱似乎一直在颤抖。然而,记者们仍然抱着希望继续前进。

The Lethal Threat That Hangs Over India’s Reporters: The media is considered the fourth pillar of democracy in India, That pillar seems to be trembling in the face of the grim statistics of violence and other threats to free expression. However, hope remains among journalist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