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快递小哥再次罢工

  • 国际团结对于罢工的骑手至关重要

流伞强调:国际团结绝对至关重要。呼吁人们通过社交媒体、电子邮件和电话对 foodpanda 香港管理层及其总部位于柏林的母公司 Delivery Hero 施加压力,可能会在谈判桌上加强罢工工人的影响力。

为什么 foodpanda 的骑手要罢工?

数百名为在线食品配送平台 foodpanda 工作的香港快递小哥在11月13日和14日的周末举行了罢工。

11月13日,几百人在该公司的香港总部外抗议,他们的代表在11月16日与该公司进行了谈判。这场罢工的直接催化剂是,尽管每天工作10–12小时,每周工作6–7天,以赚取体面的生活,但是,由于该公司不断削减每次送货的最低基本酬劳,骑手们的收入被削减。

例如,每笔摩托车订单的最低送餐费已从50港元降至45港元,而步行送餐费则从35港元降至28港元(1 美元约为 8 港元)。 该公司先前宣布从11月15日(星期一)起分别进一步削减到40港元和22港元。除其他要求外,罢工的骑手们还希望完全撤销削减送货费的决定。

罢工是如何开始的?

几个月来,骑手们一直在通过网上 Whatsapp 群组和现场的非正式网络组织进行动员。骑手们没有工会或协会,所以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组织起来的,但也受益于香港工会联合会组织者的支持,直到其被解散。

这一浪潮始于巴基斯坦移民送货员 Waqas Fida,他告诉立场新闻说,在周末他的工作账户被关闭后,他开始在群里聊天,鼓励其他零工工人,并自己设计传单。

Fida 几个月来一直因类似问题与 foodpanda 管理层交涉。周末,罢工在香港不同地区的骑手之间进行了协调(骑手们通常只从他们工作的地区/区域获得订单,因此跨地区/区域的协调对于成功的罢工来说既困难又必要),不同的骑手群体承担了不同的组织、宣传和谈判的责任。

这是香港骑手的第一次罢工吗?

目前的罢工是在最近几年来的多次行动之后进行的。2021年7月,少数骑手带着类似的不满进行了抗议,但管理层完全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此前,2020年9月,几十名 foodpanda 骑手进行了一次相比下更成功的罢工,公司通过提高透明度做出了有限的让步,但是拒绝提高薪酬。

在香港的竞争对手食品配送平台 Deliveroo 的骑手也同样在2018年1月因薪酬问题举行了罢工。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大陆的平台工人近年来也一直在罢工,其中一个被称为“Menghzu” (盟主)的关键组织者自2021年2月以来一直被拘留。所有这些都是零工工人组织化的全球趋势的一部分。

罢工工人的构成是什么?

罢工工人中既有汉族人,也有南亚移民背景的骑手。他们总体上以男性为主。在周末的罢工中,南亚裔骑手带头抗议,并且罢工的骑手们也参与了停工和破坏活动。特别是在南亚裔骑手中,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社区团结,并且有组织者来领导和协调这些行动。

南亚裔工人尤其脆弱,因为他们在香港获得其他体面的工作时面临歧视(包括来自顾客的歧视,人们有时会拒绝南亚裔骑手送餐),并且经常需要将收入汇给家乡的家人。他们受到平台公司削减送餐费的影响最大,如果他们的罢工导致工作被终止或面临报复,他们的损失也将最大。

还有哪些问题加剧了骑手们的不满?

除了降费,罢工的骑手们还指出了平台公司操控骑手的惩罚性措施,如强制休息、强制下班、骑手以正当理由拒绝订单时封锁其账户、使用航拍地图计算直接距离而不是实际路途距离、公司对骑手提交的咨询和投诉没有回应、接单时间太短骑手往往无法及时回应、餐厅的订单等待时间长等等。罢工工人总共提出了15项要求,以改善工资、工作条件和工作尊严。

当前的政治环境对骑手的罢工有何影响?

《国安法》在香港生效后的11个月里,街头抗议和示威活动被定为非法(在禁止集会的普遍规定之外),并以 ‘危害国家安全“ 为由受到迫害。工会受到攻击,在政府和亲政府媒体的骚扰和威胁下被迫解散。

2019年抗议活动期间兴起的新工会运动也成为了目标,迫使许多工会解散。因此,看到骑手们出来罢工和抗议是极其罕见和令人鼓舞的。

然而,尽管在之前的动员中,骑手们从香港的抗议活动中获得了灵感,并提出了自己的五项要求,但这一次他们一直小心翼翼,避免使自己的罢工具有政治性,或带有任何明显的政治信息。即便如此,周二,当骑手们包围公司总部时,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威胁要使用武力迫使骑手们离开。

现在的情况如何,他们需要什么支持?

11月16日星期二,骑手代表与公司进行了长达8小时的面对面谈判,结果陷入了僵局。虽然公司承认工人的一些要求是合法的,并发誓要做出改变,但是,他们表示需要咨询母公司的德国总部,以便对关键要求做出最终决定(foodpanda 的区域总部在新加坡,属于柏林的 Delivery Hero 公司)。

然而,该公司拒绝在削减送货费方面做出任何让步,这是罢工骑手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虽然同意在11月17日星期四再次举行会议。

罢工者的要求是什么?

1、骑手的最低费用为每单50港币,步行递送和骑自行车递送为30港币;

2、在快递员有合理理由重新调度和拒绝订单时,停止强制休息/强制下班/暂停账户;

3、取消叠加订单的服务费减免政策;

4、停止无正当理由暂停/终止骑手账户,公司在暂停或终止骑手账户时必须给出具体理由的证明。重新激活那些曾经在没有明确理由的情况下被暂停/终止的账户;

5、使用路线图而不是航拍图;

6、对因骑手无法承受的原因而取消的订单收取公平的订单取消费;

7、改进订单分配系统,将餐厅的准备时间考虑在内,以减少快递员的等待时间;

8、教育顾客和供应商的工作人员礼貌地对待骑手;教育供应商按照一定的标准来包装订单;

9、为顾客设定取货的时间限制;

10、在香港设立至少一个实体咨询中心,亲自接受骑手的投诉和咨询;

11、改变弹出式警告或通知的声音,用“哔哔声”代替目前烦人和分散注意力的声音;

12、向工人提供工资单/收入证明,并详细说明一定时期内的货到付款和服务费的金额;

13、快递员接受订单的时间应至少为100秒,以避免因网络连接不良而错过订单;

14、停止以不适当的照片作为送货证明而封锁骑手的账户,照片证明的标准应更加合理;

15、如果 Foodpanda 和谈判小组在会后达成最终协议,Foodpanda 应将协议内容通过邮件告知所有快递员。

⚫️

What to know about the foodpanda delivery rider strik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