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别让媒体为你的对手工作:创造性破坏

  • 欢迎来到知识点栏目!今天将继续探讨行动主义的小技巧和一些相关问题。

先回顾一下本系列曾经发布过的内容

💡导读 — — 今天的话题是这样的

“不要只是讨厌媒体,去成为媒体。” — — Jello Biafra

憎恶也许可以让你简单地拒绝/排斥一种东西,从而放弃了其最重要的可利用性。

鱼虫子看起来很恶心,但是如果你想要的是美味的鱼,那么鱼虫就是必要的。

媒体要的是赚钱,吸睛度和流量经济,他们的确不需要关心社会运动的成败和政治的未来;你也许对这种物质主义私心很反感,但要记得,💡如果你是活动家,媒体才能做到帮助你快速放大你的行动所期待的效应。

你的对手很擅长这点,这就是为什么媒体围着他们转,他们拥有的庞大权力和资产上每一寸角落都贴着“吸睛度”的金色标签。

活动家没有这样的标签,但是可以制造出类似的效果。

正确的创造性行动可以为媒体提供所需的借口或材料,将他们的目光吸引到你身上。

想想看,如果一个著名的专制政客或寡头公司的独裁者来到你所在的城市,挑战其罪行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是挑战而不是申诉,不是拦截汽车或者跪地恳求,而是反抗。

通常情况下,不端行为的规模和权力的不平衡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活动家通常直接放弃对话并进入中断、阻拦或暴力扰乱的行动。

中断可能是一种有效的策略,并且已被小团体成功使用,是爆发性的,通常很少提前通知或提前规划。

但是,问题在于,你的目标不仅控制着麦克风、舞台和场地,更重要的是,作为受邀嘉宾或官方演讲者,他/她还拥有很大一部分观众的同情心

这种情况下,活动家如果喊口号或直接行动以破坏现场,有可能适得其反。

目标可以将自己描绘成被“反自由言论”骚扰的受害者,从而获得公众的同情和更大的平台。

⚠️作为活动家,你面临的挑战是在不能将倒打一耙的机会交给目标手上的情况下中断事件。

💡有时,一种偏锋策略可以重新构建目标的言论或强制他们对你的问题作出回应,而不会直接阻止任何人发言,这可以比仅仅呐喊更有效。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于 2006 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高峰期间在旧金山举行罕见的市政厅会议,CODEPINK 的示威者出现了 — — 他们对佩洛西对战争的支持感到愤怒,他们使用“停止资助战争”的横幅围绕着演讲台挂了一圈,然后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参加剩余的会议。

标志或横幅的创造性使用可以帮助您避免“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的倒打一耙。

实际上,您正在添加额外的“语音层”;你正在进行更多言论自由,而不是更少。

歌曲也可以这种方式使用

例如,2011 年在布鲁克林举行的止赎拍卖会上,抗议者闯入并播放歌曲;就如四面楚歌的效应,它创造了在场者的心理反应。

💡创造性破坏不一定是被动的。

当反LGBT的著名保守派政客纽特金里奇来到明尼苏达州家庭委员会做签售活动时,一位LGBT活动家尽职尽责地排队等候签售,轮到他时,他迅速将彩虹闪光粉扔到金里奇身上,并大喊:“感受彩虹的魅力,纽特!停止仇恨、停止反同性恋政策!”

由于是著名政客的签售活动,现场挤着一大堆著名媒体,所有摄像机都从不同角度拍下了这一场面。

视频迅速成为了病毒式传播的热门话题,这是为了抢占吸睛度的媒体自愿为活动家完成的效应放大,并且,这一干扰行动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引发了一波更加强大的 LGBT 社会运动

“glitter-bombing”的策略甚至成为了热门电视剧的主题。

💡现场剧目是另一种创造性破坏的方式。

当 Jeane Kirkpatrick(里根时期的联合国大使)在1980年代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活动家们举行了一场模拟行刑队绑架的现场剧活动。

学生扮演的“士兵”沿着会场的主要通道奔跑同时用西班牙语咆哮着,并拖走了一些挤在观众群里的学生,到处都是挣扎声和尖叫声。现场的人都惊呆了。

就在这几秒钟内,其他协作者立即从阳台上向人群散布传单,传单上详细说明了美国如何支持萨尔瓦多政府行刑队的真相。

正如这些例子所展示的,💡聪明地定制对特定目标和情况的干扰至关重要。

还是那句话,不要高估人们对你的理论的兴趣。演讲并非总是那么好用的。

通常,如果你能走出传统的演讲台、并考虑其他形式,如视觉效果、歌曲、戏剧和幽默,你可以得到更高的效应

很多人经常会有一种错觉,认为“经历/展示艰难困苦就能获得更大的受众关注甚至帮助”。很可惜,事实上完全不是如此。

并不是说大众缺乏同理心。这就像看脸的逻辑,你的心地是善良的,但也需要一个能让他人注意到你的心地的“媒介”,通常意义下就是脸。⚠️在行动策划的角度上它就是:想要人们停下来深刻思考你提出的问题,你必须首先抢到受众的注意力。

如果你想要借助媒体的努力放大你的活动,就必须给他们一个他们无法拒绝的故事:一个能让你的观点非常清晰、有很好的视觉效果、意想不到的情节冲突、或包含很多幽默感的故事。

简单说,做一场好戏。

如果你能成功吸引住媒体的眼球,就无需考虑是否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成分发挥了“演技”,因为新闻稿肯定会帮你补充上全部。

通常情况下的确只有不到一分钟的发挥时间,在你被打断之前,成分利用这一短暂的时刻,让它格外瞩目。

💡关键在于,你需要在非黑即白的情境下打开一条路,指出明显的但很少被讨论的真相,以提供别具吸引力的钩子或入口点。

⚠️请记住,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媒体;也同时是受众。

记得我们曾经介绍过的例子?当 Yes Men 宣布通用电气公司收回其32亿美元的税收抵免时,这些是非常有趣的行动,指向简单的、无可否认的事实:商会对于立法感到愤怒,陶氏应该清理 Bhopal,通用电气应该缴纳税款。

许多记者并非不想写下这些明显的事实,但出于编辑的原因,即便写了也不可能出版。在这种情况下活动家通过创造一个有趣的、壮观的行动,就很有希望打开编辑的阻隔。

因为他们无法拒绝“热点”。这是媒体的死穴。

你需要让媒体的工作尽可能简单,别留一堆问题给他们,他们也许没什么耐心。

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简洁的新闻稿、具有明确权限的照片或良好的视频新闻发布,其中需要充满了说明您的观点的事实、数据和声音。

⚠️尤其是,如果您所在的地区的媒体完全被党派和政客控制时,上述非常重要;您也许希望选取有国际媒体出现的场合(他们往往只会围绕权势的露面场合打转),但如果您无法接近他们所在的场地的话,请选择一个公众最密集出现的场合,每一个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是你的私家“媒体”。

所以,非常有必要充分准备,为你的媒体提供完整的呈现方案,让他们只需要复制粘贴就可以以最佳方式传达您的意图

💡您的行动需要有合作者,即 必须自己记录整个行动,并保留您认为可用和满意照片和镜头。

在纽特金里奇的案例中,如果没有合作者迅速录制最佳角度的现场影像,那么创造性破坏计划也许很难如此快速地成为病毒式传播的影响力。

因为你的行动是突发事件,媒体事先不知情,于是他们也许不容易捕捉到最棒的一幕,所以你应该帮他们做到。

当活动家 Brad Newsham 组织人形横幅时(用人体拼出标语的字样),他雇用了一架直升飞机和专业摄影师飞过头顶,然后将这些照片传递给那些无法自己拍摄的媒体。

💡除了快闪族或游击队音乐剧的组织者之外,没有人知道行动将要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 — 这是避免提前维稳的关键,所以你必须将摄影师和录像师整合到这些行动中。

但是,⚠️之后不要仅仅在 Flickr 和 YouTube 上发布您的内容,这样有可能难以达到最佳效果,也许只会被算法埋没掉;相反,你需要有一个计划,尽可能将这些视觉效果传递给媒体。

关键原则

精心设计的创造性破坏行动应该让您的目标没有好的选择 — — 参见《为你的对手制造决策困境》。

回忆上述沉默横幅的案例:如果南希佩洛西承认事实或与抗议者对话,那她只会提高抗议者的信誉并引导大众进一步关注抗议信息;如果她离开现场,那将被视为投降;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被她周围的无声抗议标志重新定义。

💡精心设计的创造性破坏可以让您实现双赢 — — 以及对手的双输。

潜在注意事项

一些记者可能不愿意直接使用具有强烈编辑倾向的镜头,但这些材料仍然可能促使他们自己去挖掘。⚪️

延伸:媒体不会仅仅因为你是正义的而努力为你服务,媒体在做自己的生意,活动家需要一些技巧才能让那份生意有利于正义事业,这里是基础部分:《如何更好地让您的爆料获得媒体的支持?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