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开门见血:垄断权力的灾难和直接行动的迫在眉睫

  • 2021年以互联网上前所未有的言论审查浪潮开篇,标志着一个新的时期的不详开端。数字权利组织、言论自由倡导者、反垄断活动家和宪法的信仰者纷纷谴责审查行为,包括IYP;但单纯的谴责很可能不是完整的解决方案 ……

多年来,批评硅谷审查制度的人都听到了同样的论调:“像 Facebook、谷歌和 Twitter 这样的科技平台都是私营企业,可以托管也可以禁止他们想要的任何人,如果你不喜欢他们的所作所为,解决的办法不是去抱怨或监管他们;相反,去创建你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按照你认为应该的方式运营”。

Parler 的创始人也听到了这个建议,并进行了尝试。2018年8月,他们创建了一个类似于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但该平台承诺对隐私的保护要大得多,包括拒绝汇总用户数据,以便将其货币化给广告商,或者通过算法评估用户的兴趣,以便向他们推广内容或产品,简单说就是,它拒绝了监视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他们还承诺更大的言论自由权,拒绝接受硅谷巨头们日益压抑的内容审查

在过去一年里,Parler 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数百万反对在寡头公司的平台上日益压制言论的行为或自己已经被封锁的人纷纷注册了这家新的社交媒体。

随着硅谷的审查制度在过去几个月里彻底升级  — — 禁止《纽约邮报》在大选前报道拜登家人,谴责并删除关于美国总统的多篇文章,大规模删除右翼账户 — — 导致如此多的人迁移到 Parler,以至于它被推上了苹果Play商店下载量最多的应用榜单的第一名,该商店是 iPhone 用户下载应用的唯一和专属手段。“总的来说,该应用是2020年下载量排名第十的社交媒体,新安装量为810万”,TechCrunch 报道说

看起来,Parler 的成功似乎证明了批评硅谷垄断力量的人是错误的;他们的成功表明,创建一个新的社交媒体平台与 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竞争毕竟是可能的。而他们的做法正是硅谷维护者长期以来坚持的应该做的事:如果你不喜欢科技巨头强加的规则,就去创建自己的平台,制定不同的规则。

但是今天,如果你想下载、注册或使用Parler,你将无法实现。这是因为亚马逊、谷歌和苹果这三家硅谷垄断企业突然联合起来,将Parler从互联网上删除了,而这时恰恰是Parler成为全美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的时候

如果人们要寻找证据来证明这些科技巨头事实上是违反反垄断法进行反竞争行为的垄断者,证明他们正在抹杀任何与他们进行市场竞争的企图,那么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比他们刚刚如何利用自己不受约束的权力彻底摧毁一个新崛起的竞争对手更令人信服的事了。

硅谷的联合攻击始于1月8日,当时苹果给 Parler 发了邮件,并给他们24小时的时间来证明他们已经改变了做法,否则将面临从 App Store 中移除。这封信中声称 “我们收到了许多投诉,关于你们 Parler 服务中的不良内容,指责 Parler 应用被用于策划、协调和促进2021年1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的非法活动,导致(除其他外)生命损失、大量人员受伤和财产破坏”。 最后这封信还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为了确保您的应用程序在 App Store 上的可用性没有中断,请在此消息发布之日起24小时内提交更新和所要求的修改改进计划。如果我们在24小时内没有收到符合 App Store 审核指南的更新和所要求的版式改进计划的书面材料,您的应用将被从App Store中删除。

24小时的这封信是一个明显的借口,纯粹是表演性的。无论 Parler 怎么做,删除都是既成的事实。首先,这封信立即被泄露给了 Buzzfeed,Buzzfeed 全文刊登了这封信。Parler 的一位高管详细介绍了该公司与苹果沟通的不成功之处。他告诉我,“他们基本是直接对我们消失了” 。第二天,苹果通知 Parler 已经被从 App Store 中删除。“我们不会分发呈现危险和有害内容的应用”,这家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这样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拒绝了你的应用在App Store 的使用”。

被 App Store 删除对一个平台的伤害难以言表。iPhone 的用户被禁止从互联网上下载应用到自己的设备上。如果一款应用不在App Store上,就无法在iPhone上使用;即使是已经下载了 Parler 的 iPhone 用户也将失去接收更新的能力,这将在不久后使该平台变得既无法管理又不安全

去年10月,众议院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司法小组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425页的报告,结论是: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都拥有垄断权力,并且正在反竞争地使用这种权力。对于苹果来说,他们强调该公司通过控制 App Store 的访问权来控制 iPhone。正如 Ars Technica 在强调该报告的主要发现时所说的

苹果公司控制了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45%和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20%,该委员会发现,预计2021年将售出第20亿部 iPhone。没错,在智能手机手机市场,苹果并不是垄断者;相反,iOS和安卓在手机操作系统方面保持着有效的双垄断。

然而,报告认为,苹果确实对你能用 iPhone 做什么具有高度垄断性的控制。你只能通过苹果应用商店把应用程序下载到你的手机上, 而苹果有完全的看门人权限以控制什么能出现在其应用程序商店中 —— 这就是Epic起诉该公司的原因 ……

委员会发现的内部文件显示,包括前CEO史蒂夫·乔布斯在内的公司领导层都已经 “承认IAP要求会扼杀竞争、限制苹果客户可用的应用” 。报告认为,苹果还不公平地利用其对API、搜索排名、和默认应用的控制权来限制竞争对手被 iPhone 用户的访问机会。

此后不久,Parler 得知,谷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也将其从 Play Store 中 “暂停” ,严重限制了用户将 Parler 下载到 Android 手机上的能力。谷歌的行动也意味着,那些在安卓手机上使用 Parler 的用户将不再能获得必要的功能和安全更新。

恰恰是谷歌滥用其控制应用设备的权力,“欧盟委员会认为谷歌有限责任公司是安卓移动操作系统应用商店(即谷歌Play商店)的主导企业,并对这家在线搜索和广告巨头进行了43.4亿欧元罚款的打击,原因是其通过在应用商店市场的主导地位来加强其在其他各个市场的地位的反竞争行为。”

在联合起来的苹果和谷歌对 Parler 采取行动的第二天,亚马逊就带来了致命的打击。这家由世界首富杰夫·贝佐斯 (Jeff Bezos) 创立并经营的公司使用了与苹果几乎相同的语言,通知 Parler,其网络托管服务(AWS) 将终止AWS托管 Parler 网站的能力。“由于Parler无法遵守我们的服务条款,并对公共安全构成了非常现实的风险,我们计划从1月10日星期日,太平洋时间11点59分起,暂停Parler的账户”。由于亚马逊在虚拟主机方面的全球优势,Parler 至今没有找到任何适合其平台的托管服务,这也是为什么它不仅从应用商店和手机上消失了,而且从整个互联网上消失了的原因。

【注:这不是亚马逊首次这么做,在华盛顿开始打击 Wikileaks 的第一时刻,该公司就封锁了 Wikileaks 使用亚马逊云服务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WL发起了全球复制运动 —— 邀请人们无限复制WL网站。】

周四,Parler 还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应用;到了周一,硅谷四家垄断企业中的三家联合起来要摧毁它。

美国主要自由派人士几乎一致地庆祝这场利用硅谷垄断权力关闭 Parler 的大战,就像他们以压倒性的优势欢呼之前两次寡头科技权力控制美国政治话语权的非凡主张一样:审查《纽约邮报》对亨特·拜登的报道,以及禁止美国总统进入主要平台。事实上,您已经很难找到一个全国性的自由派政治家甚至对这些东西表示关注,更不用说反对了。

主要的自由派政客不仅没有反对,而且事实上其中一些人是恳求硅谷这样使用他们的权力的人。在互联网警察网站 Sleeping Giants 标记了几个呼吁暴力的 Parler 帖子后,众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问道:“@苹果 和 @GooglePlay 对此有何回应?” 一旦苹果公司做出所谓的回应,将 Parler 从其App Store中删除 — — 众议院民主党人在三个月前刚刚警告此举是危险的反垄断行为 — — 她就赞扬了苹果公司,然后称:“很高兴看到 @苹果公司 的这一进展。@GooglePlay 你打算怎么处理你们平台上被用来组织暴力的应用?”

自由派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米歇尔·戈德堡(Michelle Goldberg)宣称自己 “对[科技巨头]的权力有多厉害感到不安” ,并补充说,“让一小撮呼风唤雨的年轻科技巨头负责谁有扩音器、谁没有,这很危险” 。

尽管如此,她还是赞扬了这些 “年轻的科技巨头” 利用他们 “危险” 的权力来禁止 Parler。换句话说,像戈德堡这样的自由派只是担心硅谷的审查权有一天会被用来对付像他们这样的人,但只要是他们的对手被废黜、被灭口,他们就会非常高兴(Facebook 和其他平台多年来一直在以色列的要求下禁止巴勒斯坦人等被边缘化人群,但这对美国自由主义者来说完全无关紧要)。

这是因为美国自由主义的主流不是经济社会主义,而是政治专制主义。自由主义者现在想利用企业权力的力量来压制那些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他们渴望科技垄断企业不仅要禁止他们不喜欢的账号,而且要从互联网上删除整个平台。他们希望监禁 *他们所认为的* 帮助他们的政党输掉选举的任何人,比如朱利安·阿桑奇( Julian Assange),即使这意味着创造了将新闻业定罪的先例。

世界各国领导人都在声讨硅谷积聚的无限力量以警戒政治话语。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多位部长,尤其是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都在谴责科技垄断企业的审查行为,理由是他们把自己定位为掌控 “世界媒体大权”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的警告特别有说服力:

就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 —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该组织已从一个公民自由组织迅速转变为一个自由派组织 — — 也认为硅谷摧毁 Parler 的权力令人深感震惊。该组织最坚定的公民自由捍卫者之一、律师本·维兹纳告诉《纽约时报》,摧毁 Parler 比删除帖子或整个账户更 “令人不安” ,“我认为我们应该认识到网络中立的重要性,尤其是当我们谈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时。”

然而,大批的自由派却为这种专制主义所倾倒。而且他们现在呼吁对国内的反对者使用最压抑的反恐战争措施。见《新的国内反恐战争即将来临,问题是,它会遇到多少反对》。

周二,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Bennie Thompson)敦促GOP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乔希·霍利(Josh Hawley)“被列入禁止名单”,而《华尔街日报》则报道说:“拜登表示,他计划优先通过一项打击国内恐怖主义的法律,他还被敦促在白宫设立一个职位,监督打击受意识形态启发的暴力极端分子,并增加资金打击他们。”

这种自由派对试图摧毁 Parler 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该平台的完全无知,以及对言论自由的基本原则完全无知。如果超过一小部分欢呼 Parler 从互联网上被删除的自由主义者曾经使用过这个平台,或者除了那些试图将其描述为一些 “新纳粹据点” 的人向他们展示的*片段*之外,他们对 Parler 有任何了解,我都会非常惊讶。

Parler 并不是由亲特朗普或MAGA 的支持者创立的,也不是由他们经营的。该平台是基于隐私、反监视、反数据收集、和言论自由的价值观而创建的。大多数关键高管与罗恩·保罗和CATO研究所的政治关系比史蒂夫·班农或特朗普家族更密切。其中一位是 “Never Trump” 运动的共和党人,而另一位是罗恩·保罗和兰德·保罗的前竞选经理。在为数不多的与MAGA有关的人物中,只有一位投资人 Dan Bongino。而最初的重要投资人之一是 Rebekah Mercer。

该平台的设计旨在培养隐私和言论自由,而不是特定的意识形态。他们尽量减少收集用户的数据量,以防止广告商的人类行为货币化或算法暴政。与 Facebook 和 Twitter 不同的是,它们并不评估用户的喜好来决定人们应该看到什么;而它们主要是出于对硅谷各大平台上关于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的限制性越来越强烈的规则的反应。

当然,大量的特朗普支持者最终还是选择了 Parler。这 *并不是* 因为 Parler 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渠道,而是因为这些人中有很多是被科技垄断企业审查过的人,或者被这种审查制度激怒而试图转移到其他地方寻求庇护的人。

的确,人们可以在 Parler 上找到明确鼓吹暴力或其他怪诞的贴子;但在 Facebook、谷歌旗下的 YouTube 和 Twitter 上更是如此。而且与许多人所认为的相反,Parler 的服务条款中包含了禁止明确鼓吹暴力的内容,他们雇佣了一个由付费的、训练有素的版主组成的团队,他们会删除这些贴子。这些删除并不是完美的或实时发生的  — —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可以找到违反这些规则的贴子 — — 但硅谷的各大平台都是如此

事实上,Parler 的一位高管告诉我,截至周一,因国会大厦暴动被捕的13人中,没有任何人是 Parler 的活跃用户。国会大厦暴动基本是在 Facebook 和 YouTube 上策划的。正如 Recode 所报道的那样,虽然一些抗议者同时参与了 Parler 和 Gab,但许多参加国会大厦的呼吁都来自 YouTube 视频,而许多关键的暴动策划者 “继续使用 Twitter、Facebook和 YouTube 等主流平台” 。文章援引人权组织 Avaaz 的活动总监 Fadi Quran 的话说:“在华盛顿,我们看到了QAnon阴谋论和其他民兵组织,但如果没有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涡轮增压,他们永远不会发展到这个规模”。

这就更不用说那些硅谷巨头们佯装反对暴力言论或政治极端主义的无尽虚伪了。例如,亚马逊是中情局最赚钱的合作伙伴之一,它拥有一份价值6亿美元的合同,为中情局提供服务,而且它还在不断竞标更多。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人们可以找到来自地球上最压抑的和暴力的政权的官方账号,包括沙特,还有专门代表埃及政权进行宣传的页面。有人认为这些科技巨头对暴力和极端主义有任何真正的关注吗?

那么,为什么民主党政客和记者关注的是 Parler 而不是 Facebook 和 YouTube?为什么亚马逊、谷歌和苹果公司要齐刷刷地从互联网上删除 Parler,而让规模大得多的巨头平台每天都有更多的极端主义和鼓吹暴力的内容流出?

部分是因为这些硅谷巨头  — — 谷歌、Facebook、亚马逊、苹果  — — 向民主党及其领导人捐赠了巨额资金,民主党人当然会为他们欢呼,而不是要求惩罚或将他们从互联网上删除。一部分原因是因为 Parler 是一个新兴的公司,比 Facebook 或 Google 更容易成为想要摧毁的目标;而部分原因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控制行政部门和国会两院,让硅谷巨头们急于通过压制对手来取悦他们。这一腐败动机被长期从事克林顿工作的前白宫新闻主任珍妮弗·帕尔米耶里 (Jennifer Palmieri) 明确地表达了出来

垄断权力的本质是反竞争实体进行违法行为以消灭崛起的竞争者。Parler 被与错误的政治意识形态关联起来了,而它只是一个足够小而新的平台,这样的平台可以成为榜样。而现在它的头颅被挂在城门楼子上了,以表明不可能与现有的硅谷垄断企业进行任何竞争;对它的毁灭,则保留了极少数科技寡头对政治话语权的不可挑战之大权,不仅是美国,而且是 *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政治话语权*(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法国和墨西哥都在提高嗓门抗议的原因)。

没有专制者相信自己是专制者。无论他们支持的措施  — — 审查制度、垄断权力、未经正当程序的禁令名单  — — 是多么的压抑,他们都会告诉自己,那些被他们压制和攻击的人是 “如此的邪恶”,是恐怖分子,对他们所做的任何事都是 “高尚和仁慈的”,而不是专制和压抑。这就是自由主义者目前的想法,他们加强了硅谷对我们政治生活的垄断控制,一夜之间摧毁了一个新的、受欢迎的竞争对手就是例证。

谴责只是第一步,彻底重建才是真正的反审查反监视解决方案

Coindesk 的文章指出,目前向分散式存储和数据库的运动速度很快、也很猛烈,并且包括了大量的发展清单。甚至域名系统(DNS)功能的改变也在进行中。为什么要将DNS分散化?正如文章中指出的那样:

“在目前的系统中,底线是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被任何有足够权力的人从互联网上彻底抹去” 。去中心化的DNS使得当局几乎不可能关闭对网络的访问,并让个人真正拥有自己的数字身份、通信渠道和商业手段。”

一个去中心化的DNS服务是 UnstoppableDomains.com,它使用了区块链技术。

此外,Signal 的创始人 Moxie Marlinspike(可能是目前最好的加密私人通信平台)正在讨论如何为 Parler 这样的社交平台实现去中心化制定战略。

加密分析师 Anthony Pompliano 在2021年1月11日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从字面上看,去中心化网络意味着现有的一切都必须重建

你不能简单地依赖亚马逊的AWS。你必须利用亚马逊、谷歌、微软和自我托管相互结合,以大幅提高你所构建的东西的弹性”,他说。

”私营公司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而且他们正在提醒我们这一点。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也在提醒数百万人,可以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可以支配我们接收什么样的信息

“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可以选择谁的声音被放大、谁被压制。选择权已经被剥夺,现在被平台创造者垄断 …… 曾经受人爱戴的科技巨头们正在成为了恶棍。这将导致新的挑战者的崛起。

这就是科技领域的生活圈。如果你不能影响现状,就去破坏它。而我认为这正是我们此时所需要的。我们可以利用技术把权力从这些垄断者手中夺回来,让用户自己选择消费对象和消费内容”。

社交媒体大清洗

Parler 并不是唯一一个在2021年初遭遇噩梦的人,与此同时还有社交媒体大清洗,2021年1月7日和8日,一长串保守派人士被永久禁止使用 Twitter、Facebook 和 Instagram。根据一些报道,Twitter 在那个周末的清理行动中封锁了超过7万个账户

【注:这次大清洗封锁的绝对不仅仅是保守派,IYP只关注了45个账户,其中就有一个账户被封锁,那是一位英国的技术工程师,开源自由软件捍卫者,他是最快速的技术新闻和部分政治新闻来源。我们无法了解还有多少其他账户被封锁,但仅此一个例子就足够证明,“按照意识形态” 审查的观点有可能是错误的。】

正如 GLenn 指出的,在谷歌、苹果和推特平台上策划的暴力和破坏的程度成倍增加,但却从未对这些巨头平台提出指控。

审查制度从来都不是针对特定群体的,最终它绝对适用于任何被认为对统治阶级有威胁的事物  —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极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嘴巴所做的事, 不会让您获得幸免》。

📌所以,在您等待一个去中心化的、无审查制度的新互联网出现的过程中,您必需做点什么来保护自己的隐私人权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这里有一些建议:

从Facebook和Twitter切换到自由言论的替代品,在这里看到一些替代品选项《安全工具箱补充版:分类工具列表(2)》,包括 Gab, MeWe, Minds;

从 YouTube 切换到未经审查的替代品,如 Bitchute、Brighteon、Banned.video 和 Thinkspot;

下载 Signal 来加密你的通信。请注意,Telegram 的频道是它唯一可推荐的功能。在使用 Signal 时一定要遵守《安全准则》!

在你的台式机、笔记本电脑和移动设备上使用加密VPN来保护隐私。

对于由于审查而不再有社交媒体存在的内容创作者和独立新闻来源,订阅他们的通讯,使用RSS,或者更简单地使用您的收藏夹,并定期查阅。

停止使用谷歌搜索引擎。替代品包括 DuckDuckGo 和 SwissCows — — 不要错过《所有谷歌服务的替代品》。

卸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改用Brave,适用于所有电脑和移动设备。

切换到非谷歌的电子邮件服务,加密你的邮件。

不要使用 Google Home 设备。这些设备会记录家中发生的一切,包括语音和声音,如刷牙、烧水等,即使未激活它也会将这些信息发回给谷歌。安卓手机也一直在监听和记录,谷歌的家庭恒温器 Nest、亚马逊的 Alexa 也都是如此。在我们的专栏 “智能/间谍家居” 中看到更多介绍。

抛弃 Fitbit,因为它最近被谷歌收购了,除了谷歌已经掌握的其他一切信息外,它还会向他们提供你所有的生理信息和活动水平

最后

非常感谢所有数字权利活动家、权利组织、言论自由捍卫者们对审查的抨击,包括 GreatFire,推荐您阅读他们的博客文章《On Process and Precedent: What the Removal of Parler Tells Us About Apple’s Unilateral Power》。

但是,要真正做到反审查反监视,仅仅抨击和声援是不够的,这必须是一场致力于变革的运动;还记得我们介绍过的推动变革的4个必不可少的角色吗?见《您天生适合在社会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行动主义(9)》,这4个角色是:倡导者、帮助者、组织者、和反叛者

  • 上述加入谴责批判的活动家组织和言论自由捍卫者都是 “倡导者” 角色;
  • 现在我们需要 “帮助者” —— 帮助人们学会摆脱寡头统治的技术方法,学会使用上述介绍的替代品;
  • 我们还需要 “组织者” —— 将那些反抗者和审查监视的受害者、以及致力于变革的开发者组织起来,形成我们自己的社区,并行于垄断体制独立存活;
  • 尤其是,我们非常需要 “反叛者” —— 反叛者是直接行动的先锋队,他们将不断开发新的和更好的替代品,为人们找到出路。

仅仅呼吁 deleteFacebook/Twitter 是不够的,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开源去中心化自由平台替代品并且让它好用,再强烈的呼吁恐怕也无法奏效。我们去年讲述过这个道理,见《为什么动员人们离开寡头服务会失败

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步就是,我们可能会栽倒到钱上 ——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无法维护一个稳定的技术社区为替代品提供持续和高水平的服务,我们的替代品依旧难以打破寡头的垄断。在这里看到我们可能会遇到的所有问题《技术是愚蠢的 — 这就是为什么您应该格外小心》,这不仅是解释问题的文章,也是一份倡导手册,希望帮助更多人了解该怎么做以保护自己。

如果您有好的反监视资本主义新项目的想法,或者能有效改进现有的安全性技术的想法,欢迎和我们联系,也许我们能帮您找到开发资金。

不论如何,我们应该从倡导开始,让更多人意识到紧迫性,意识到除非直接行动,否则无法解决问题。

最后,推荐订阅 Glenn Greenwald 的独立媒体平台,他也是审查的受害者,而他现在可以直言不讳地说出一切了。如果您和我们一样想听真话,它是您值得订阅的渠道之一。和所有独立媒体和对抗寡头的技术开发一样,他们需要您和我的支持才能存活下来。⚪️

How Silicon Valley, in a Show of Monopolistic Force, Destroyed Parler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