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度革命:你应该知道的技术、经验和教训

技术一直在飞速前进,不论是解密技术还是当权者钟爱的保密技术。技术就在每个人的身边,是你触手可及的武器。真正的反抗者不屑花费半点唇舌与当权者理论, Irony is wasted on the stupid 如果你是反抗者,应该知道该如何取胜 2011年底,251000份曾被列为“机密”的美国国务院电报由 Wikileaks 流出,并且还在不断继续。这些文件所引起的波动是全球范围内的,而不仅仅是美国。 在突尼斯,街头小贩博阿齐齐在省府办公室前自焚后,突尼斯公民走上街头示威游行,意图推翻他们的政府。他们中很多人是受到 Wikileaks 的启示——美国国务院鄙视突尼斯总统本阿里,这给了人们反对独裁者的勇气。人民知道如果自己不站起来反抗,美国是不会伸出援手的。 怒火迅速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以及其它地方扩散,卡扎菲害怕了,他通过电视节目警告利比亚人“不要浏览Wikileaks”,九个月后,革命压垮了卡扎菲的军队,推翻了他的政权,并最终杀死了他。 奥巴马宣布美国军队2011年年底撤离伊拉克时,美国将军们要求为留在那个国家的所有士兵提供司法保护。但由于泄密的电报显示出美军对伊拉克平民的屠杀以及随后的掩饰行为,伊拉克政府拒绝了这项要求,并遣走了美军。 2010年,中国出现了一个山寨“维基解密”,当时没有透露姓名的发起人对香港《南华早报》表示,这个网页旨在”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这是一场反对专制、争取人民信息权的斗争”。他说,这个项目已经得到60个记者、律师和电脑专家的支持。计划在2011年6月1日上线。 据称中共高层立刻组织了一次会议,要求防范两个方面的危险,技术方面审查各级政府部门的文件库是否顶得住游行者的冲击,以及如何防止官员盗窃或复印文件;人心层面担心自己阵营内部的不忠。 高级干部将秘密文件偷运到国外的事一再发生,对政府的最大打击就是2001年公布的所谓”天安门档案”。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的党内大清洗,很多评论认为他在清除异己,不排除这部分动机,但同时也有为政府保命的动机存在。Wikileaks 的出现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只要它的精神不灭,全球所有政权和暴力的阴暗都会心惊肉跳。 …… 解密信息带来了全球性的政治狂潮,这是调查性新闻之价值的最大化。 解密的核心目的是在权力阴谋链的内部植入焦虑,使得当权者反应过度,冻结其内部通信,让其运转失控。权力就会失去效用。 Promoting the human capacity to…

透明度革命要从内部爆发

多年来,对科技公司的报道充其量可以说是超级困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虽然结果非常痛苦,看看 Information 或者 Businessweek 就知道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型科技公司的新闻业务比非技术公司的新闻业务相对更多,其员工也是如此。绝大多数以任务为导向的硅谷劳动力基本上都把记者视为:最爱管闲事的家伙,再糟糕点就是:恶意的骗子。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真的相信自己公司的‘好事儿’是被记者搞砸了。 其他人可能只是害怕 Facebook 和其他巨头公司雇佣的“抓特务”团队,⚠️ 这些团队严惩那些泄漏内部信息的员工。(还有一个事实是,许多科技劳工在保守秘密中获得了公司给的好处,他们宁可放弃道义也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由于这些沉默的存在,很难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在 Facebook 和谷歌这样的公司内部。 但是,omertà 似乎正在突破这些障碍。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各级现任和前任员工向记者敞开了心扉 — 从11月中旬开始,“泰晤士报 ”的 Facebook 报道似乎就足以证明这一点。这同时也是员工自己主动改变旧貌的结果。在持不同意见的谷歌员工发表声明的几个小时后,前 Facebook 高管马克·勒基(Mark Luckie)就向 Facebook 发布了一封长信,谴责种族歧视。 抵制谷歌帮助中国审查的员工抗议让人回想起了其他罢工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也是由员工们发起的,他们对该公司处理性骚扰和歧视问题的结果表示愤怒。 在经典的劳动组织方式中,罢工组织者公开自己的身份、公开宣称他们的要求,并且非常乐意与记者讨论他们的抱怨 ; 通过让自己如此公开 — —…

IYP’s Telegram频道本年度部分内容更新汇总

嗨,朋友,我们的频道在这里:https://t.me/iyouport ;鉴于并非所有读者都使用 telegram(中国已经封锁了telegram),并且, IYP 已经有了新的专门服务于中国读者的免翻镜像(https://storage.googleapis.com/qurium/iyouport.org/index.html ),于是我们汇总了一些发布过的内容,希望它能帮助接触到更多华语地区的读者。 任何朋友都可以通过类似的汇总帮助知识在华语地区的传播,只需注明“IYP — iyouport”。谢谢! 不要错过: 我们的年终访谈,关于香港和中国《”成为你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改变”:与IYP下午茶》 我们的年度频道汇总《IYP’s Telegram频道本年度部分内容更新汇总》 我们的年度书籍汇总《IYP优秀书籍年度汇总2019 — 在线下载免费阅读》 您可以如何利用 IYP 赚钱《IYP 的新10年:我们的2020什么样?》 18/09/2019 关于斯诺登的新书: 预计一段时间后可能有电子版在线(甚至免费/不确定)如果您不急,也许可以等等看; 因为,这本书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卖钱的,而是保命。 目前斯诺登的境况比 Julian 更危险;Julian 在监狱里,如果他死了,全世界都知道是谁干的。但 Ed 在外面,他随时可能被暗杀,并很可能难以追究凶手。…

IYP优秀书籍年度汇总2019 - 在线下载免费阅读

都是您在中国很难买到的书和资料…… 一年过得很快!IYP在2019年更新上线的书籍您都读过了吗?如果您担心错过了重要的优秀书籍,现在可以在这里找到。 感谢伟大的读者帮助总结和整理 ❤️ 本列表只回顾重要的部分;我们的 telegram 频道明年将继续热闹,它在这里: https://t.me/iyouport 不要错过: 我们的年终访谈,关于香港和中国《”成为你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改变”:与IYP下午茶》 我们的年度频道汇总《IYP’s Telegram频道本年度部分内容更新汇总》 我们的年度书籍汇总《IYP优秀书籍年度汇总2019 — 在线下载免费阅读》 您可以如何利用 IYP 赚钱《IYP 的新10年:我们的2020什么样?》 下面就是您的书架 📚 1、《Permanent Record》 这个就不用写简介啦。请注意:不要读中文版!因为中文版删除了很多关键的内容,于是整体上会有误导性。 中国当局想要把斯诺登包装成民族主义炮药,追求自由的爱书人请阅读完整版,在这里下载:https://t.me/iyouport/6085 2、《Becoming Digital: Toward a…

您应该了解的政府监视项目

这只是冰山一角 在7月份对美国协助中国构建大规模监视系统的两篇报道发布后,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来自中国的反抗行动。 如果您错过了这两篇报道,可以在这里看到: 《美国科技巨头如何帮助中国建立大规模监视系统》 《IBM和谷歌如何通过中国协助独裁政权的间谍行为?》 同类的大规模监视系统在很多国家都存在。technadu 做了一个简要的总结。 政府监视项目正如其名称所暗示的那样:目的是大规模地有组织地监视当地人口。 世界上有许多这样的监视项目,通常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当地监视项目等效。 公民经常只能通过透明度革命解密后才会看到这些监视项目的真面目。 否则,它们的名字不为人所知。 在有人进行调查之前,被监视的公民无法了解监视项目的日常工作情况。 这就是为什么透明度革命 如此重要。 以下是已经被揭露的一些令人恐惧的国家大规模监视项目 —— 仅仅是已经被揭露的。 完全可以肯定,还有另一些秘密的至今没有被揭露的项目,即使它们的名字也永远不会被说出来。 至少在所有参与者都死了之前,没人会知道。 尽管如此,人们仍然可以通过熟悉世界闻名的政府监视项目来了解当权者的欲望有多深。 PRISM (USA) 这可能是最著名的最家喻户晓的政府监视项目之一了。 在这里看到完整版汇总《互联网霸主的时间线 — — 他们将互联网视为间谍、破坏和战争的主场》。 PRISM 是一个NSA监视项目,主要用于从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公司收集信息。…

如何在线搜出机密信息:小游戏

嘘嘘,我有一个秘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正如 Thomas Powers 所说的:“保守秘密的第一条规则就是,不要在纸面上留下任何东西:记录可能丢失或被盗,或者只是流入了错误的人手里;如果你真的想保守秘密,从一开始就不要把它写下来。” 但是,对于纸来说,你可以烧掉;而对于计算机来说,很多时候你无法真正清除它。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使用纸了。 每家公司都在努力保护他们的数据,也在努力培训员工如何充分做到这一点。他们还会使用很多工具来防止可能的数据泄漏。 但这是防不胜防的。 这些信息有很多方法可以在互联网上泄露。 有时机密信息会被故意泄露,有时会因人为错误而泄露,有时因技术错误而泄露。 但是,正如您所知道的,“在网上发布的所有内容都会永远存在,即使您自己觉得已经删除了。” 因此,将技术和人为错误的可能性结合起来时,结果就是机密信息可以轻松出现在 Google 上。 我们曾经介绍过这个玩法,详见《高级运算符辅助开源调查:巧用搜索引擎挖掘情报 #OSINT》 机密信息 俗话说的没错,只要你搜得对,就没有找不到的东西。 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定位与搜索最相关的关键字。 在本文的案例中您可以定位的关键字有很多,比如:机密;仅限内部使用;不分发;不得公开发行;classified; document is private, 等等。 你想要找哪个国家的机密信息,就使用其官方语言搜索。 在搜索机密数据时创建字符串非常简单,只需为该搜索生成一个最佳关键字列表。 比如这样 (“confidential”…

IYP 的新10年:我们的2020什么样?

IYP 会推出一些新的东西,并做一些小的改版;本文是希望您知道:您可以用 IYP 赚钱 Hi,所有亲爱的每一位,深深感谢您再次持续一年的关注!由衷地希望我们提供的内容能对您有所帮助。 IYP(iyouport)已经工作5年,这其间经历了很多事;包括最初的 .com 网站的消失、多次转移平台、改革、以及联盟。 我们不打算回忆,也不打算总结2019;IYP 只希望往前走,不抱怨、不扯皮、不自怜、也不自赏。 我们知道在过去的数年中自己还没能做到什么,于是我们希望在新的10年中能弥补这一缺憾。 IYP 的 2020 1、我们将调整发布数量。 陆续有读者反馈说,我们提供的内容 “太多了”,短时间内难以消化。这的确是个问题。 由于 IYP 的内容大多是实用性的,您需要亲手实践它们才有希望掌握并获得创意灵感;为了给大家充分的时间,我们将调整为每日4篇文章,同时关注反馈。 发布时间不变,依旧是:周二~周五,北欧时间 (GMT+2) 每晚 18:00 后、中国时间 (GMT+8)每日零点后,您将在首页 “The New” 看到最新的发布。…

隐形政府:走进间谍的世界

美国有两个政府:一个在公民文本中,另一个在现实世界里。中国人拥抱的是前者,而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后者 …… 谨以本文致敬第一位深刻揭露“隐形政府”的已故 CIA 专家 David Wise 🍂 走进间谍的世界 (还有中国间谍的故事) David Wise 是一名记者和作家,为美国最大的情报机构 CIA 撰写关于该机构内幕的书籍。David Wise 于 2018 年 10 月 8 日在华盛顿一家医院因胰腺癌去世。享年 88 岁。 Wise 曾是早期纽约先驱论坛报的记者,该报于 1958 年将他分配到华盛顿办事处。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是他对…

独家:北京的政治宣传模式发生改变,或正对冲中国异议的弱点

这几乎可以肯定是个坏消息。但知己知彼,从来都是有利的 上周出现了一个被绝大多数中文读者忽略的消息: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秘书长 Ace Magashule 宣布,在明年的南非大选之前,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干部将接受中共的培训。ANC将向中共的“培训”学院派遣约 300 名干部,以“更多地了解党纪和忠诚”。Magashule 表示,他们要学习中共在“战略和宣传”方面的专业知识。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消息很可笑,“他们能学到什么?删帖吗?”事实上有可能不是这么简单。 日前中国官媒内部组织了一场学“习”讲座活动,此前发放了一本叫做《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的小册子。这本书原打算只在内部流通,据称“习近平思想”公开的只有四部分,其中不包含新闻(准确说是政治宣传),于是这本书不会再版,而且被指从现在开始不应被宣传,只能内部学习。 iYouPort 无法对照内部流通的版本和曾经网上销售的版本之间是否有区别,但我们有幸获知了在中国头号“国社”内举办的一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出现的诸多关键信息。这些信息体现了两种危险的存在,即 民间异议群体习惯性认知和传统行动风格的弱点,及体制外学者和海外媒体中流行的看似正确的误解。 由于这场讲座中,主讲人将美国体制内媒体的宣传与中国同类宣传机构做了对比,于是本文在逐条分析之后,将采取对比美国的模式,以便说明宣传操纵的进化为何值得警惕。 这不是央媒内部发放的版本,我们没能被授权发布内部照片 中国官媒和北京官方不完全是一码事 很多体制外学者和评论家,还有海外媒体(以美国为主)均习惯于通过中国官媒的报道来理解中国官方的心思,不消说在某些时候它是准确的,但另一些时候则不是,这是由于共产党的媒体管控和华盛顿对体制内媒体的管控,是两种不同的模式。 美国的宣传之所以高效并能精准表达权力的意图,是因为很多体制内媒体记者在发稿前直接接受报道中所涉及的相关官员/权力部门的“指导”,这早已不是秘密,而中国则是宣传部统一指导,这就变成了被凭空添加了一道隔离层 — — 宣传部在推测“上面的意思”,而被其控制的媒体则默认宣传部的推测完全正确。 如果您还不了解美国体制内媒体,至少可参见这篇文章:关于 美国记者为什么会在发稿前主动联系官员,以便获得审查,令稿件“完美” 。 于是西方记者很容易将中国官媒对北京政权的代表性理解到非常高的水平,进而其知识高度依赖于英文主流媒体的中国学者和评论家们也一起进入了这一误解。很常见的是,Twitter 上一些著名西方媒体记者经常通过围观新华社英文版、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来了解中国,或者说了解北京政权的心思,同时,通过同样渠道了解北京意图的还有中国的体制外观察家们、和海外华裔观察家们。于是,很明显,上述这些群体由于主视角一致,从而其反馈在很多方面会产生共鸣,结果就是,这些群体共同推高了大众的同一误解的深度,而他们所理解到的只是中共宣传部的心思,而不是中南海。 我们知道,至今仍然有很多人认为上述这两者是一码事,其实不完全是。日前“国社”内部组织的培训(或者说是“教训”)可以充分体现这点。 负责讲课的人在两个多小时内多次谴责多家官媒“对上层之意图理解不清”,指责中宣部带偏舆论导向。本文后面会选取重点部分分析,总的来说,有必要指出4个长期被忽略的关键,即: 中国官媒接受的是中宣部的指示。有些时候是没有指示的,在这种情况下的应对方式一般来说报社领导人会基于避免麻烦的立场而绕避有可能敏感的话题,或者由于编辑报题密度大而不得不直接向上请示。如果明显“敏感”,如群众抗议事件等,则基本不会请示,直接回避。禁令只是属于直接的指示。…

举报人的荣耀

丹尼尔埃尔斯伯格是美国前军事分析师,也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举报人,他在1971年揭露了华盛顿对越南的秘密战争计划,恭喜他赢得了2018年奥洛夫帕尔梅人权奖。 我们曾经介绍过 Ellsberg 的故事,详见《透明度革命:你应该知道的技术、经验和教训》 声明表示,87岁的埃尔斯伯格因其“深刻的人文主义和卓越的道德勇气”而受到表彰。他非常清楚自己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的风险以及丧失待遇优厚的职业生涯。但无论后果如何,他都无法拒绝保护真相,这些真相能终止那场非法战争,并挽救无数生命。 Olof Palme 奖是由瑞典劳工运动颁发的年度奖项,奖金75,000美元(65,500欧元)。此奖为纪念瑞典社会民主党主席奥洛夫·帕尔梅,一位直言不讳的国际人权倡导者 — 以及对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激烈反对者 — 他于1986年在斯德哥尔摩被暗杀。 自1987年以来,该奖项授予世界各地的人权维护者奖,包括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刚果医生 Denis Mukwege 和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颁奖仪式将于1月30日在斯德哥尔摩举行。 Ellsberg 也是一名坚定的反核武器活动家,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内部核威胁的著作,标题为“世界末日机器:核战争策划者的自白“。他去年曾警告国会议员关于鲁莽的战争计划和更强大的核武库的危险。 Pentagon Papers whistleblower Daniel Ellsberg, a former US military analyst who exp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