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监视资本主义的斗争可以从美国开始吗?- 在国会暴动后重读爱德华·萨义德的 “东方主义”

应该从美国开始,但是,仅仅追求在美国国内解决问题是不够的(虽然尚未解决) 【按】就如我们此前多次强调过的,打破 … Continue reading 对抗监视资本主义的斗争可以从美国开始吗?- 在国会暴动后重读爱德华·萨义德的 “东方主义”

“我们压根不想要这些程序”:Jill Lepore 指出技术无法拯救民主的衰败

技术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滚远一点,别碰我们的政治 —— 介绍一本新书,关于20世纪数据疯狂的算法化新冷战的起源 … Continue reading “我们压根不想要这些程序”:Jill Lepore 指出技术无法拯救民主的衰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