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投毒以抵制监视资本主义:这肯定不是一步到位的斗争,但也许能作为一小部分战术

套用一个中文网络的流行句式:没有我们的数据,这些监视资本家什么都不是 每天,您的生活都会留下一大串数字面包屑, … Continue reading 数据投毒以抵制监视资本主义:这肯定不是一步到位的斗争,但也许能作为一小部分战术

不,互联网并没有杀死反文化 — 您只是在巨头公司的服务上找不到它

当互联网,一个巨大的有利可图的资本化空间,从其用户的个人表达和政治冲突中获利时,当年的朋克、哥特、Gabber … Continue reading 不,互联网并没有杀死反文化 — 您只是在巨头公司的服务上找不到它

共谋侵犯人权,以保留进入中国以外最大的数字媒体用户市场的交易

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再次提醒中国敏感人士小心 【注】此前有同类的另一篇文章《从在线骚扰到线下逮捕:社交媒体被武 … Continue reading 共谋侵犯人权,以保留进入中国以外最大的数字媒体用户市场的交易

他们实时跟踪全世界150亿辆汽车的一举一动:强大监视能力正在推销给政府

哪里有数据产出,哪里就有监视资本家的盗窃 一家此前曾向美国军方出售服务的监控承包商正在为其一款产品做广告,该产 … Continue reading 他们实时跟踪全世界150亿辆汽车的一举一动:强大监视能力正在推销给政府

对抗监视资本主义的斗争可以从美国开始吗?- 在国会暴动后重读爱德华·萨义德的 “东方主义”

应该从美国开始,但是,仅仅追求在美国国内解决问题是不够的(虽然尚未解决) 【按】就如我们此前多次强调过的,打破 … Continue reading 对抗监视资本主义的斗争可以从美国开始吗?- 在国会暴动后重读爱德华·萨义德的 “东方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