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结束了 - 欢迎来到新*不*自由主义时代:冠状病毒、中国、寡头、高堡奇人……

这场病毒危机不仅是生物危机,而且是深深的政治危机 高科技、民族主义政治和亿万富翁阶层推动了新型的政治经济。它将 … Continue reading 新自由主义结束了 - 欢迎来到新*不*自由主义时代:冠状病毒、中国、寡头、高堡奇人……

分心(注意力操纵)才是最常见/最邪恶的审查制度

在任何人都可以直播或发帖将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的时代里,我们应该生活在公共话语的乌托邦中不是吗?并不是 …… 编 … Continue reading 分心(注意力操纵)才是最常见/最邪恶的审查制度

监视技术的扩张并无助于防疫 …… 冠状病毒教给人类的东西

不是冠状病毒杀死了人权,它只是提醒了人们一直存在的东西 为了应对COVID-19的传播,各国政府正在大举投资, … Continue reading 监视技术的扩张并无助于防疫 …… 冠状病毒教给人类的东西

#COVID-19(84)冠状病毒如何让整个地球变成了反乌托邦地狱 - 包括但并仅仅是中国:长篇报告

这不是某个国家的问题,而是全球性的,就如病毒本身一样,无国界;从手机跟踪到空中无人机监视、从事无巨细的健康记录 … Continue reading #COVID-19(84)冠状病毒如何让整个地球变成了反乌托邦地狱 - 包括但并仅仅是中国:长篇报告

渗透破坏、分裂和误导在抗议活动中广泛存在:政治渗透如何操作(3)

控制你、操纵你、利用你的恐惧和偏执,以将你的独立反抗运动转化为符合他们的政党议程 …… 如果您还没有读过前面的 … Continue reading 渗透破坏、分裂和误导在抗议活动中广泛存在:政治渗透如何操作(3)

为什么有些抵抗运动无法带来积极的结果,又该如何改变?

暴力抵抗和非暴力抵抗都可能带来变革,但是,有些抵抗运动的结果无法过渡到民主政治;相反,它会带来可怕的内战和更多 …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有些抵抗运动无法带来积极的结果,又该如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