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削压迫、血汗工厂、强迫劳动、生态破坏 …… 高科技背后的现代奴隶制

不论是近期被成为热点的新疆 “强迫劳动”、曾经引起全球关注的富士康跳楼、还是数不清的全球奴役压迫、剥削和污染, … Continue reading 剥削压迫、血汗工厂、强迫劳动、生态破坏 …… 高科技背后的现代奴隶制

数据投毒以抵制监视资本主义:这肯定不是一步到位的斗争,但也许能作为一小部分战术

套用一个中文网络的流行句式:没有我们的数据,这些监视资本家什么都不是 每天,您的生活都会留下一大串数字面包屑, … Continue reading 数据投毒以抵制监视资本主义:这肯定不是一步到位的斗争,但也许能作为一小部分战术

不,互联网并没有杀死反文化 — 您只是在巨头公司的服务上找不到它

当互联网,一个巨大的有利可图的资本化空间,从其用户的个人表达和政治冲突中获利时,当年的朋克、哥特、Gabber … Continue reading 不,互联网并没有杀死反文化 — 您只是在巨头公司的服务上找不到它

我们不要被代表:突尼斯的反抗,从2011年革命到2021年起义

反抗者的作用提供斗争手段,向群众提供声援,而不是 “在他们的位置上思考”。一个声称为工人说话、“代表” 他们、 … Continue reading 我们不要被代表:突尼斯的反抗,从2011年革命到2021年起义

没有”革命的政府”这种东西:为什么你不能用国家废除阶级

如果不批评国家政权本身,即使是最成功的革命者也注定最终轮流成为压迫者,取代他们当初推翻的统治者。 “建党100 … Continue reading 没有”革命的政府”这种东西:为什么你不能用国家废除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