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吹哨人的家遭遇武装突袭的惊人案例说明了什么

  • 当年他们就是用这个愚蠢的口袋罪逼死了亚伦

这是去年底大选后最震惊的事件之一,对真相的镇压明显升级的标志。

佛罗里达州警察举着机关枪闯入了 Jones 的家,目标是她和她的家人。这些武装警察没收了她的手机、电脑和多个硬盘,这是为阻止她继续发布 COVID-19 爆发的确切数据。

突袭事件后,Jones 在推特上写道:“他们用枪指着我的脸, 他们用枪指着我的孩子 … 这是[州长] Ron DeSantis 派来的人。他派来了盖世太保。”

Jones 说她已经了解到,法官约书亚·霍克斯(Joshua Hawkes)是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9月份任命的,他作为法官的第一件事就是签署了导致 Jones 的所有电子技术被查封的搜查令。

德桑蒂斯是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著名的支持者之一,他率先通过开放完全不必要的企业和学校来推行统治阶级的 “群免” 政策。

【注: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继续恶化,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讨论如何使用“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来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一些科学家将其描述为一场危险的闹剧。科学家们指出,目前还不知道感染了 COVID-19 而幸存下来的人是否随之产生免疫力。如果允许 COVID-19 传播,那么照顾脆弱群体的年轻人将会更少。】

Jones 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警方查获的U盘里有证据表明,佛罗里达州官员 “1月份在内部报告和疾控中心的通知等事情上说谎”,以及 “州政府非法活动的证据”

公民权利组织指出必须反对这种公然压制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权利的行为。支持真相的所有人都应该站出来为 Jones 和所有吹哨人辩护,为 COVID-19 的所有数据和报告的完全透明而斗争。

作为佛罗里达州卫生部的前雇员,Rebekah Jones 是美国最著名的数据科学家之一。利用先进的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Jones 帮助创建了佛罗里达州的 COVID-19 仪表盘,仔细追踪疫情在该州的传播情况。

此后不久,她在5月被卫生部解雇,因为她拒绝操纵数据来支持州长德桑蒂斯推动的不断升级的返工和返校运动。

在被解雇后,Jones 继续帮助创建和监督佛罗里达 COVID 行动和病毒传播监测,这两个数据库是最全面的,分别用于跟踪佛罗里达州和全美 K-12 学校的 COVID-19 感染和死亡情况。

Jones 由于她在这些项目中的作用,以及对德桑蒂斯和特朗普政府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而成为被镇压目标。她一直警告说,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不要轻率地重新开放学校。

导致警方武装突袭的具体指控是,Jones 向佛罗里达州卫生部员工群发了一条消息,恳求他们 “在下一批1.7万人死亡之前说出真相”,Jones 否认曾发送过这一消息。她说,这些官员查封她的设备是为了确定她在卫生部内有哪些联系人,而这些联系人又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受害者。

对 Jones 家的突袭旨在促进杀人政策,完全不顾流行病的失控,也要保持学校和非必要的企业开放。它的目的是恐吓那些对工人和年轻人面临的危险提出警告的批评者和直言不讳的科学家。

Jones 和《COVID监测》的两位同事12月2日在《US NEW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 “学校应该继续开放吗?不应该这么快”。他们指出,已经有超过100万名儿童感染了 COVID-19,并总结道:“我们的调查数据表明,学校并不是一些人所认为的安全避难所或孤岛,事实上,学校以多种方式助长了 COVID-19 的传播 …… 我们认为,数据表明,学校并不安全,而且确实助长了病毒的传播  — — 无论是在学校内部还是在周围社区”。

COVID 监测文件显示,全美 K-12 学校至少有 187 351 名学生和 80 689 名教育工作者被感染。佛罗里达 “COVID 行动” 报告,佛罗里达州共有 1,178,703 个病例,19,716 人死亡,其中 101,264 个儿童感染病例,9名儿童死亡。

警方武装突袭的当天,美国最大的学区 —— 纽约市的学校重新开学。这场不计后果的重新开学活动由企业媒体不遗余力地推动,并由民主党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和教师联合会(UFT)主席迈克尔·马尔格鲁 (Michael Mulgrew) 带头,体现了两党和工会支持的返校运动的特点。

与特朗普政府牵头的全美范围内的重开学校运动一样,纽约市的开学运动并非基于科学,而是基于金融寡头的利润利益。

开学是统治阶级战略的核心。为了迫使父母回到不安全的工作场所。民主党作为华尔街和金融资本的党派,在重新开放学校方面与共和党人具有同样的利益驱动力。

当时的当选总统乔·拜登没有对此发表任何声明,没有捍卫 Rebekah Jones 和获取有关流行病传播的数据的权利。相反,在次日的一次演讲中,拜登表示:“让我们的孩子回到学校并让他们留在学校,应该是国家的优先事项。”他补充说,他 “将努力看到我们的大多数学校都可以在我的第一个100天任期结束时开放。”

去年底,美国大约一半的K-12学生在只提供在线学习的学校就读,32.5%的学生在完全面对面学习的学校就读,近17%的学生在混合学校就读。如果拜登成功实现他的目标,到4月底,还有数千万学生将回到不安全的教室,远在民众完全接种疫苗之前。

拜登在演讲中宣扬了这样一个谎言:只要为表面的安全措施提供一些额外的资金,学校就可以在未来几个月内安全地重新开学。美国教师联合会(AFT)主席兰迪·温加顿 (Randi Weingarten) 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也是教育部长的潜在人选,她对这种欺诈行为给予了大力支持,她在推特上说:“哈利路亚! 与特朗普不同,当选总统拜登拥有我们安全重开学校所需的东西。”

扣押 Jones 的设备并试图审查她对 COVID-19 感染和死亡真相的揭露,是政治机构几十年来持续不断的针对吹哨人的镇压战争中的最新一次

COVID Monitor 通过匿名提交的方式汇编 K-12 学校病毒爆发的数据,类似于 Wikileaks 的吹哨方式。Wikileaks 创始人 Julian Assange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受到无情的追捕,目前被关押在伦敦最高级别的贝尔马什监狱,等待被引渡到美国的判决,在那里他很可能面临175年的刑期

这两位勇敢的吹哨人,以及爱德华·斯诺登和其他许多人,在奥巴马-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时期同样受到迫害,即将上任的拜登-哈里斯政府很可能只会加深对言论自由的攻击。

当权者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发展所谓的 “群体免疫” 的策略,其前提是对数据真相的压制和对科学的篡改。这是一个只能通过警察国家措施来实施的政策,正如武装突袭吹哨人的家。

SEP呼吁非必要的企业和学校必须关闭。必须为所有工人提供充分的收入保护、住房、医疗和高质量的食物,直到流行病得到控制,并由值得信赖的医学专家确定人口安全接种疫苗。要为这些社会计划提供资金,就必须征用统治精英们囤积的巨额财富,他们自疫情开始以来已经积累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资金,近几十年来又积累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

EFF 指出,武装突袭吹哨人的家是一种报复行为,它依赖于两个早已破损的系统:第一,所谓的计算机犯罪法写得太差了,而且解释得太宽泛,以至于这些法律允许警察、检察官和司法资源遭到令人发指的滥用;第二,警察继续夸大IP地址作为识别人员或地点的手段的可靠性。

关于第一点,见下图,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mo-hu-de-fa-lu-38188415

下面是EFF的解释。

在此案中,警方要求、检察官寻求(法院批准)对吹哨人的家进行武装突袭的逮捕令,以回应吹哨人发送短信给一群致力于追踪 COVID 的政府和非政府人士,敦促人们说出政府隐藏和操纵关于佛罗里达州COVID爆发的真相。

这绝不是权力滥用的特例:在其他很多案例中,我们已经看到所谓的 “未经授权” 访问这一口袋罪的刑事化被广泛用来威胁那些调查所有人所依赖的技术工具的安全研究人员、起诉一位母亲在社交网络上冒充她的女儿、威胁那些试图刮取 Facebook 开源情报以弄清该寡头公司对我们的数据做了什么的调查记者,并起诉那些在公司电脑上 “表现不忠诚”的员工。

这个所谓的 “未经授权” 的访问罪名就是最终逼死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的东西,当局威胁他从 JSTOR 数据库中下载学术文章的行为将被判处数十年的监禁。面对这样的威胁,他自杀了。

在 Jones 的案例中,只是一条敦促人们做正确事的短信,怎么会导致武警抄家?可悲的是,答案在于佛罗里达州 “计算机犯罪法” 的模糊性和过度宽泛性,该法与联邦《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 CFAA》的语言密切相关(全美许多州的法律同样以CFAA为基础)

该法律规定,“未经授权访问” 计算机是一种犯罪 —— 而且是严重的重罪。但是,它并没有定义什么才是所谓的 “未经授权” 。 这就给了执法以无限的解释权。

在全国各地的案件中,以及在美国最高法院目前正在审理的名为 Van Buren 的案件中,我们已经看到,围绕 “授权” 一词缺乏明确的定义和界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在这里,基于 Rebekah Jones 案的宣誓书,警方采取的立场是,向一个你不属于(或不再属于)的团体发送短信就是 “未经授权” 访问电脑,所以是一种犯罪、于是你的家就需要被武装突袭。

尽管很明显的事实是,人们收到一条敦促他们说出真相的短信并没有发生任何伤害。

事实上,如果你曾经与家人分享过密码吗?或者要求别人代你登录某项服务?甚至只是在交友网站上谎报年龄?根据一些法院的解释,你很可能已经从事了 “未经授权” 的访问。现在您知道这是多可怕的口袋罪了?

EFF 敦促最高法院在 Van Buren 案中裁定,违反使用条款(而不是克服技术障碍)永远不能成为违反 “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 的犯罪行为。这不会完全解决法律问题,但是会消除一些最恶劣的权力滥用。

关于第二点,宣誓书显示,警方主要依据信息发送者的IP地址来申请搜查令,派武警前往 Jones 女士的家。这上面没有说明警方是如何将IP地址与物理地址联系起来的,只是说他们使用了 “调查资源”。

媒体报道称,康卡斯特公司 —— 处理该IP地址的ISP —— 确实确认了 Jones 女士的家是与该IP地址相关联的客户,但《宣誓书》中并没有说明

在其他案件中,使用臭名昭著的公共反向IP查询工具已经导致了错误的家庭突袭,有时甚至是多次错误的突袭,因此警方必须向法庭解释他们是如何确认该地址的,而不是仅仅拿所谓的 “调查资源” 当幌子。

EFF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过度依赖IP地址作为嫌疑人身份或位置的依据是危险的。警方经常将IP地址比作 “指纹”,这种误导性的比喻表明他们是如此信任这种错误的依据。

当你考虑到一个家庭网络使用的单一IP地址通常是用几种不同的数字设备为多人提供互联网连接的现实时,这个比喻就真的崩塌了,这很难确定某一个人。在这里,警方确实告诉法庭,Jones 女士最近在佛罗里达州卫生部工作,所以IP地址并不是摆在法庭面前的唯一事实,但对于入室搜查令来说,还是很单薄的依据,而不是说,警方简单地传唤 Jones 女士来问话。

即使能证明佛罗里达州警方在这个案件中是正确的 —— 目前 Jones 女士已经否认了发送短信的行为 —— 我们其他的人也应该担心,仅仅是IP地址,再加上一些未公开的所谓 “调查资源”,就可以成为法官允许武装警察进入你家的依据。而且这表明,法官在授权搜查令之前,并没有仔细审查IP地址证据和执法部门关于其可靠性的说法,以及其他支持性证据。

此案证实了国家在保护吹哨人方面的严重、持续的失败。而在本案中 —— 正如 Edward Snowden、Reality Winner、Chelsea Manning 和其他许多吹哨人一样 —— 很明显,保护吹哨人的一部分意味着更新所谓的计算机犯罪法以确保该法律不能被用作检方越权和不当行为的现成工具。并且还需要继续教育法官,让他们了解IP地址的不可靠性,以便他们在授予搜查令之前需要更多的信息,而不仅仅是警方的模糊结论。

很多时候,对计算机和数字网络的误解导致了严重的司法不公。但是,电脑和互联网是会一直存在的。公民反抗组织早就应该确保刑事法律和程序不再依赖 “授权” 这样过时和不精确的词语以及 “指纹” 这样严重误导性的比喻,至少是在审议技术时运用技术上的严谨性。⚪️

Stop government attack on COVID-19 whistleblower Rebekah Jones!

Raid on COVID Whistleblower in Florida Shows the Need to Reform Overbroad Computer Crime Laws and the Risks of Over-Reliance on IP Addresse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