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与民主的未来: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真的需要非此即彼吗?

  • 民主已经衰退十多年了,许多人担心 Covid-19 将加速这一趋势。于是据此,这篇文章分析了各国对 Covid-19 的政策回应的严格性和有效性。

尽管专制政权倾向于采取更严格的政策措施,但与民主制相比,这些措施在减少专制国家的流动性方面往往不太有效。

研究还比较了具有集体主义文化和个人主义文化的国家,表明前者在采取减少流动性的措施方面更为成功。

在民主衰落之际,Covid-19 大流行正在蔓延。根据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20)收集的数据,民主已经陷入衰退十多年了,每年都有更多的国家失去而不是获得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关键问题在于,Covid-19 将把民主衰退变成萧条,威权主义像大流行一样席卷全球。

正如《纽约时报》所说,“中国及其拥护者已经声称,北京成功地应对了冠状病毒大流行,这是威权统治优越性的有力例证”。

甚至世界卫生组织(WHO)也称中国强有力的封锁 “也许是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最敏捷的和最具侵略性的疾病遏制措施”。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是一个例外吗?还是专制政权总体上能够采取更严格的政策措施来限制人们四处走动和传播这种病毒?如果是这样,它们是否真的更有效?

为了探讨这些问题,本文研究了应对 Covid-19 大流行的政府和文化基础。

为了衡量各国为应对大流行而制定的政策的严格程度,这里使用了牛津COVID-19政府反应跟踪器(OxCGRT),该跟踪器提供了有关多种措施的信息,包括学校和工作场所的停业、旅行限制、对公众聚会的禁止、和留在家中的要求。

为了掌握这些应对措施在减少出行和活动以遏制病毒传播方面的有效性,研究采用了Google的COVID-19社区流动性报告。

下图1显示,随着采取更严格的政策措施,一些研究对象国家的旅行减少了。

但是,该图还显示,即使在政策严格程度相似的情况下,跨国流动的分散性也很大。

Figure 1 Lockdown measures and cross-country reduction in mobility

Sources: OxCGRT; Google’s COVID-19 Community Mobility Reports

威权政府在减少人员流动方面是否更有效?

可以肯定的是,政治分歧和强大的商业利益可能使在民主国家实行严格的封锁变得更加困难。为了验证这一点,研究使用了自由之家(2020)的民主指数。

研究发现,更多的专制政权确实引入了更严格的封锁措施,并更多地依赖诸如行程追踪之类的侵犯隐私的措施。

但是回归分析还表明,当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采用相同的流动限制时,他们的流动性将急剧下降。

当向其中添加许多控制措施时,例如国家能力、人均GDP、过去流行病的经验等等因素,这一结果也成立。

尤其是,通过观察就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采取的补充措施,足以发现,更大的自由度与更大程度的行动和出行减少相关。简单说,强制封锁可能激发了更大的反封锁行动,而自由状态下的人们会更主动地减少出行。

尽管这些相关性不能解释为因果关系,但是它们提供了暗示性的证据,尽管专制政权往往会实行更严格的封锁,但在减少出行方面却效果不佳。

确实,尽管中国的严格封锁已引起媒体的最多关注,但其他东亚国家无疑对Covid-19采取了更有效的应对措施。

文化价值观和行动限制的有效性

另一个理论是,某些文化比其他文化更仰仗服从,促使人们更好地遵循更严格的锁定措施。

尽管不同社会在许多文化层面上都存在差异,但跨文化心理学家将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区别视为主要区别。

学者们表明,个人主义具有动态优势,可以通过对不遵从性和创新给予社会地位奖励来提高经济增长率。

但是,鼓励实验和创新的个人主义文化的反面是,它会使集体行动更加困难(例如对大流行的协调性反应)。这是因为在个人主义社会中的人们倾向于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不是集体利益。另一方面,集体主义强调集体对上级的忠诚,顺从和服从,使协调集体行动更加容易。

为了衡量国家之间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的差异,研究采用了Hofstede(2001)广泛被使用的量表,该量表综合了有关目标、成就取向和家庭关系的问题。

此外还根据 World Value Survey(WVS)的数据构建了对服从态度的指数。

分析表明,类似严格程度的政策在个人主义文化中的确减少了流动性,相比在服从性文化中减少的流动性更多。

下面图2以图形方式显示了结果。它表明,在减少流动和旅行方面,集体主义国家对Covid-19采取了更加协调性的反应。研究还发现,与非必要活动相关的运动(例如去公园)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急剧下降。

Figure 2 Individualism, obedience and the reduction in mobility

Note: Each dot in the charts represent, for each country, the change in mobility index that is not explained by the policy stringency index. The obedience index is the first component of a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based on World Value Survey (WVS) data. Sources: Authors’ own calculations based on Hofstede (2001); WVS; OxCGRT; Google’s COVID-19 Community Mobility Reports.

结论

民主已经衰退十多年了,许多人担心Covid-19将加速这一趋势。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夺取了更大的权力,并威胁采取戒严措施,将封锁期不断延长。2020年3月30日,匈牙利国会通过了《冠状病毒法》,该法律赋予维克多·奥尔班政府无限期的且前所未有的所谓紧急状态权力。

从专制政权对危机的反应来看,我们认为民主衰退不会加速。

首先,专制政权缺乏透明度一直是抗击大流行的无可争辩的缺点。

在土库曼斯坦,人们仅因在公共场所讨论疫情就遭遇被捕,医生被禁止诊断 Covid-19。尽管习近平批准后,中国成功地动员了国家的强烈反应,但最初由于缺乏透明度而延迟了采取决定性措施来遏制该病毒在中国及全球的蔓延。

其次,研究表明,尽管独裁政权实施了更为严格的封锁,但民主政体在减少本国的旅行和人员流动方面更加有效。

因此,尽管独裁者经常试图利用可察觉到的威胁,但他们在这些方面对这种流行病的处理似乎不太可能吸引外界。

在大量文献的基础上,研究发现一个国家在执行行动限制方面的能力以及其文化,在解释各国在大流行期间的表现时,是更相关的变量。

跨文化心理学家认为,集体主义社会在控制疫情方面更加成功。这项研究也证明了这点。一种直觉性的观点认为,集体主义文化奖励顺从性和团体忠诚度,对上级的服从使集体行动更加容易。

Hofstede 量表也显示,高度集体主义的东亚国家,戴口罩来保护同胞的习惯与西方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集体主义社会在应付需要集体行动的流行病方面处于有利位置,但是,集体主义文化历来会经历较慢的经济增长、较少的动力和创新,并倾向于专注于渐进式创新,而不是根本性突破。

与Covid-19战斗不仅需要协调以遏制病毒的传播,还需要创新才能找到治疗方法和疫苗。

流行病从定义上讲是全球性的,因此需要采取全球性对策来利用个人主义国家的创新能力、以及集体主义国家的协调能力和生产能力。

【按】关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

IYP不认为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非此即彼的。

理论上,个人主义可以作为一种政治系统发挥作用。你需要想象一个世界,在这里,没有人会束手无策,地球拥有无限的资源,生态系统也无限强大。但是,我们目前还无法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现实中的世界是,每个人天生都是无助的,有人需要被照顾,人们会生病,会变得残疾,许多人都经历过虚弱和无力 …… 现实是一个生态系统脆弱且资源有限的世界。

个人主义没能对这个现实世界给出真正的答案。相信它的唯一方法是将许多事情与现实隔离开,并拒绝承认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必须从家庭成员或慈善机构获得援手,为了保持盈利而拒绝承认生态灭绝的趋势。

但开明的集体主义就完全不同了。

请不要误会,这绝对不是否定个人主义,正相反,是个人主义的一种提升。

个人主义者往往比一般人对自主权的概念更为清醒,它将是任何健康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涉及到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时,集体主义不应该拥有任何权力。您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应该完全在您自己的控制之下。

更重要的是,个人主义重视对自己的内在状态承担个人责任。确保您的幸福与安宁最终不是集体的责任,而是您个人的责任。

集体的责任是确保该集体中每个成员的基本物质需求都能得到满足,但是当涉及到与自己的一切以及与世界的健康关系时,这就是您的个人工作了。

集体为您带来了一个环境,而任何依附、利用、改善这个环境的工作,都是您个人的事。

然而在个人主义思想上投入大量精力的人们经常会忽略自己的群体身份,他们经常避免参与任何争取团体权利的抗议。

首先是要成为人,然后才能汇集为集体。只有内在的个人主义才能帮助每个人认清自己、成长和摆脱困境,这是集体做不到的事。

但是集体主义思想家常常忽略了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将精力和注意力投入到政治极左的人经常是悲惨而神经质的。因为他们将所有力气都花在了将意识向外扩展到经济、种族和社会动态中,而忽略了扩展到自身内在动态中的责任。

绝对的个人主义和绝对的集体主义都是偏执的。

更理想的是,从您的身体周边向外,最好成为一个激进的集体主义者,并为集体困境寻求集体解决方案;而向内,最好成为一个激进的个人主义者,敏锐地了解发生在其中的一切都是您的责任,而没有也不应该有其他人应该横加干涉。

您需要知道自己的健康问题、生育问题、思想和观点都不应该被社会、政府、民族或国家做任何干涉;而当您所处的阶层、民族、职业、社区遭遇危险、压迫和侵害的时候,您应该了解自己作为其中一员的责任,并为捍卫共同利益和所有同道站在一起。

集体主义为集体工作,个人主义为个人工作。您无法在所有可能的人类规模上应用一种通用系统;个人需要与家庭不同的系统,家庭需要与社区不同的系统,社区需要与国家不同的系统,国家需要与星球不同的系统。清楚地了解每个级别的区别将有助于所有方面的集体。

民主需要每个公民自身的清醒、创造力和革新的积极性,也同时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关爱和为共同目标所作出的努力。⚪️

Covid-19 and the future of democrac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