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C 针对 Wikileaks 的诉讼对新闻自由构成严重威胁 🆓⏳

The DNC’S Lawsuit Against WikiLeaks Poses a Serious Threat to Press Freedom

by Glenn Greenwald, Trevor Timm

April 21 2018, 2:52 a.m.

No media outlet can function, indeed journalism cannot function, if it becomes illegal to publish secret materials taken by a source without authorization or even illegally.

“Democracy requires accountability and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which is only possible if citizens know what is being done in their name.” ; “The way things are supposed to work is that we’re supposed to know virtually everything about what they [the government] do: that’s why they’re called public servants. They’re supposed to know virtually nothing about what we do: that’s why we’re called private individuals.”

― Glenn Greenwald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在曼哈顿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起诉 Wikileaks 在发布所谓的“黑客资料”方面所起的作用,尽管它并没有声称 Wikileaks 参与了“黑客行为”或提前知道有这种行为存在。根据 DNC 的诉讼,Wikileaks 唯一的角色被指称为“发布了被盗取的电子邮件”。

DNC 涉及维基解密的诉讼对新闻自由构成了严重威胁。诉讼理由 —— Wikileaks 对其“故意披露” DNC 通信(第183段)所造成的损害负责 —— 这将意味着任何发布盗用文档或电子邮件的媒体渠道都有可能被起诉,或至少在理论上被起诉,或者任何发布内部活动备忘录的媒体都会犯上“经济间谍罪”(第170段)这也太可怕了,因为这原本就是媒体经常做的事:

媒体发布或报告被盗的、黑客攻击的或以其他方式获得的资料是非常常见的。2016 年 10 月 – 大选前一个月 – 有人将 Trump 1995 年的纳税申报单副本邮寄给了纽约时报,纽约时报发表了其中部分内容,即使未经纳税人许可透露某人的纳税申报表是违法的;在 2017 年 3 月,MSNBC 的 Rachel Maddow 做了同样的事

2016 年 4 月,华盛顿邮报从特朗普竞选中获得并公布了一份保密的内部备忘录;媒体会经常发布私人公司的内部文件;就在三周前,BuzzFeed 获得并发布了一份秘密的 Facebook 备忘录,概述了该公司的内部业务战略,其内容已被大多数主流媒体报道

当代新闻报道中的一些最重要的故事大多来自媒体获取并发布的未经授权的甚至违法的材料。“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在华盛顿未授权的情况下发布了通过 Daniel Ellsberg 获取的数以千计的机密文件撰写而成的报道,并且他们赢得了在美国最高法院出版这些文章的权利

“卫报”和“华盛顿邮报”荣获了 2014 年的普利策奖,因出版和报道 Edward Snowden 从美国国家安全局获取的大量绝密文件。“卫报”、“纽约时报”和世界各地的许多报纸都通过发布由 Chelsea Manning 下载的未经授权的并发送给维基解密的机密文件,而撰写并发表了多篇报道。2016年,来自全球的 100 多家报纸发表了数百万份名为“巴拿马文件”的私人财务文件并进行了报道,那个世界上最大的离岸律师事务所之一可没授权撰写文件的发布,但报道是媒体的职责。

总之这就是调查性新闻的实质,即发布那些未经授权的、机密的、法外获取到的信息和私人信息,这些信息是调查记者的频繁需求。而 DNC 的诉讼正试图将调查记者的工作新闻转化为法律上的违规行为或者“非法敲诈阴谋”的一部分,这等于将将新闻业的核心部分变为非法行为了。

每当 Trump 发布有关对各种媒体人物的侮辱性推文时,媒体们都会感到新闻自由受到了威胁。但是,DNC 的诉讼 – 就像奥巴马和特朗普司法部在“反间谍法”下对举报者进行定罪和起诉一样 ——是对这些新闻自由的实际性的严重威胁。

DNC 要指望的是,在官方华盛顿存在着的对 Wikileaks 和 Julian Assange 如此激烈的藐视,以至于这种情绪足够掩盖住这场诉讼对基本新闻自由所造成的明显威胁,记者恐怕会反对的,记者们会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被华盛顿藐视的组织中,这个组织被特朗普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为“非国家的敌对情报部门经常受到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行为体的唆使”。

但就像人们应该反对酷刑并且要求关塔那摩被拘留者获得正当程序一样,不管那些被拘留者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人对 Assange 和 Wikileaks 的个人感受应该完全无关紧要,完全不妨碍认识和探讨关于 DNC 法律理论有多危险的警告。

一个人是否将 Wikileaks 视为“真正的新闻媒体” – 无论这可能意味着什么,都不重要。第一修正案对新闻自由的保护不仅限于媒体公司 – 那些一般被称为记者的人,同样保护从事新闻活动的任何人 —— 保护所有希望发布信息的人,以便公众了解公共利益问题。

即使是 Wikileaks 最铁的批评家和敌人也不得不承认,Wikileaks 通常的出版物是在通知公众有关合法的公共利益的事宜。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上述出版物所提供之消息的原因,为什么这些文件迫使五位顶级 DNC 官员的辞职和 CNN 评论员被解雇,以及为什么 DNC 本身也认为(正如诉讼所证明的那样)这些出版物只是改变了人们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看法。

“宪法”和新闻自由的基本规则禁止企图将 Wikileaks 的出版物变为非法的行为,这是奥巴马政府所支持的事实。奥巴马司法部急于起诉发布了国务院电报、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日志公开的 Wikileaks。但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能证明 Wikileaks 发布的是被盗的信息,他们就会被禁止这么做。

因此,奥巴马司法部知道对 Wikileaks 唯一的起诉机会是,除非他们能证明 Assange 实际上参与并唆使了 Chelsea Manning 的盗取,因此,正如“纽约时报” 2010 年报道的那样,他们努力地去证明 Assange 所做的不仅仅是接收并发布被盗文件。

司法部官员正试图查明 Assange 先生是否鼓励甚至帮助情报分析师 Manning 从政府计算机系统提取军事和国务院档案。如果他这样做了,他们认为可以将他当作泄密者的阴谋背景,而不仅仅是作为发布文档的被动接收者……尽管检察官利用这些法律来追捕逃犯和黑客,但他们从未成功起诉过接收泄露信息的收件人。这应该归功于第一修正案对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有力保护。

司法部从 Wikileaks 找不到帮助曼宁拿走文件的任何人以作为证据,于是他们得出结论:Wikileaks 只是接收者。于是奥巴马政府决定不起诉 Wikileaks,因为这样做会威胁到新闻自由;毕竟,如果 Wikileaks 公布这些文件是犯罪行为,那纽约时报和卫报也这样做,都是犯罪了?正如华盛顿邮报在2013年所说的那样

根据美国官员的说法,司法部几乎总结说它不会对 Wikileaks 创始人 Julian Assange 出版机密文件一事提出指控,因为政府律师表示,除非起诉美国所有新闻机构和新闻记者,否则就无法起诉 Wikileaks。官方说,虽然 Assange 发表了这些文件,但他没有参与泄漏,他们所说的一些话明显影响他们的法律分析……根据官员的说法,如果司法部起诉 Assange,它还必须起诉“纽约时报”和其他发布机密资料的新闻机构和作家,包括“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卫报”……

2017年,特朗普中央情报局局长 Mike Pompeo 威胁要尽一切可能捣毁 Wikileaks,包括起诉他们,前奥巴马司法部发言人 Matthew Miller 在 Twitter 上指出,威胁是“空洞的”,因为司法部知道这不是非法的,只是出版文件,即使文件是被盗的:

任何企图使 Wikileaks 出版被盗资料的工作非法化的行为都将构成对新闻自由的严重威胁,这点已经被许多主流媒体广泛认可,这些媒体强烈反对这样做。例如,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 2010 年的社论,标题为“不要指控 Wikileaks”,其中说的很清楚。

如果发布没有授权的秘密资料是非法的,那么任何媒体的出版都无法运作了,甚至整个新闻业也无法运作。奥巴马司法部(这地方可不完全是新闻自由保护的堡垒,并且像任何人一样地藐视 Assange)他们也很明智地认识到了这一事实,因为这决定了他们无法在起诉 Wikileaks 的同时不严重危害新闻自由。

不幸的是,DNC 不那么明智,也不担心摧毁美国的新闻自由。任何关心新闻自由的人对应该谴责和鄙视这些起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