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Chesney 警告:民主正在被互联网摧毁,他为什么这样说?

  • 民主反对的是霸权本身,根本无关由谁来行使霸权

烂是一种传染性病毒。当一种形式的出版物感染了烂的病毒,同一时代的其他形式出版物都会被迅速传染,从文章到影视,从新闻到图书,你能找到值得重读重看几遍的出版物 95% 以上来自至少20年前,近20多年内想要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不比殖民火星更容易些。无法不怀疑这种现象与掠夺性资本主义泛滥之间的关系:那只制造人为稀缺的背后的手,究竟是谁?

想必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人们已经越来越多地放弃了从互联网上“获得新知”和增强公民权行使的期待,这在最初曾经是绝大多数人的期待,就在几年前还是中国社会很多积极人士的愿景。

近日一位台湾教授批评中国某著名公号平台发布的内容违背科学,恰好我对该平台有一点了解,曾经被该平台约稿,有关心理学的议题。我综合了一些临床经验并加以分析,众所周知临床经验的价值,但结果我被告知这样“不符合平台选稿模式”。然后编辑发送给我一本中文畅销书的电子版,是一本典型的鸡汤书,编辑要求从“这里面摘录”,以“整合”成贴近主题的文章。

这不是最近发生的事,不了解该平台最近的运作模式是否有变化,但这种被美名为“整合”的模式是几乎大多数中文互联网内容平台的通用,这就是为什么你会感觉同一个话题的文章完全大同小异,读一百篇和读一篇没什么区别,除了浪费的时间之外。

在所谓的“内容市场”兴起的最初,一位朋友就放弃了专业媒体月薪几万的工作,下海“做内容”,如今手下掌握着十几个平台,这些平台都是如此运作的,即以“整合”为基础拒绝创作 — — 每篇都能刷数万点击。我曾经被他邀请协助一个新开启的与影视有关的平台,该平台由几位想赚零花钱的在校学生维护,我被分配的工作就是带学生。我发现他们对电影语言几乎一窍不通,于是花了很大力量希望教会他们如何去读电影,但那位朋友告诉我:“我们不需要这样做,只需要将其他相关评论摘录,然后拼凑起来即刻”,并补充说,“自己的思考无法保证点击量,因为我们没有挂名人大腕儿的招牌”。

我基本不会读中国网络上的文章,也没有海量阅读互联网上其他语种的文章,原因有多种,上述是其中之一。此类例据如果您需要我还能举出很多。日前一位中国编辑告诉,他约不到名人的稿子,以至于绩效正在下跌,原因是很难找到没有聘请代笔的“名人”,也就是说名人只挂名,自己不动笔,而如果代笔人对约请主题一无所知、或对利润不满意,那么稿子就会落空,而其他熟悉该主题并有可能写得很好的人如果不是同等著名的人士,则无法被约请。

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吗?一种全方面的集中化魔咒,就像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那样,权力被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而其余人最努力的结果也只是复制粘贴制造几乎雷同的垃圾。

至少十年前就有人开始认识到了互联网上虽然每个人都能发言,但只有极少人能被听取。那是在影响力造假和各种机器人水军的热潮出现之前。这是完全有悖于民主的,然而很多人却抱着“为什么那个拥权的人不是我”的心态,迷恋于这种模式,无视去中心运动,离民主越来越远。中国的掠夺性资本主义经济与互联网几乎同步,这不是偶然。

就如我们在《互联网究竟是什么?》这篇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样,互联网对民主的破坏远不止“它本身不民主”这么简单。实际上那篇文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我们依旧写了这篇文章而且是中文的,希望就此强调:全球只有两个国家具备充分资源能利用互联网来破坏民主,那就是美国和中国,而其他国家只能在担忧中走向偏执。

最明显的偏执就是对数据的控制,要求将数据储存在本地不是便于审查这么简单,而是一种权力争夺战。从俄罗斯到中国再到欧洲,这一趋势已经愈发明显,由于垄断巨头集中在中美两国,全球权力被中美瓜分,牺牲了其他国家的利益和福祉。也就是我们在早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到高堡奇人的世界。

掌握权力的人在构建“现实”,就像柏拉图的故事那样,他们将所有人装进了洞穴,我们在看着他人的影子,并误以为那是现实。危地马拉的活动家在多年前启动抵制“北方叙事”的运动时,甚至被不屑一顾(关于什么是北方叙事,可见这篇文章的后半部分《为什么是俄罗斯封锁 Telegram 引发连日刷屏而不是中国的大面积封锁和监控?》)

你可以说,大国历来使用通信系统以促进其经济和战略利益的,那为什么美国不应该如此使用互联网?因为这一切建立在欺骗之上,互联网的真相与其被宣传的面目截然相反。而唯一试图也最有可能打破美国垄断的国家却是中国,这就是最为荒唐的部分,在互联网层面,中美争霸的结果只能是两种不同的垄断,而没有民主。不论你支持其中任何一方,其结果没有区别。

我们只是简要梳理这一逻辑,事实上它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美国学者意识到,Dan Schiller 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Schiller 有多本著作深刻解析过这一问题。简单说就是,我们应该反对的是霸权本身,根本无关由谁来行使霸权

政府和私营公司联手制造的大规模监控和对知识的垄断、商品化和货币化,贫穷国家和富国之间不公平的资金流动以及对文化多样性的侵蚀,那些具有中心影响力的人利用它来巩固权力,并以支持自由化的幌子建立新的全球控制和剥削制度,同时实际上以牺牲公众为代价来加强大公司的主导地位和盈利能力。(正如 Dan Schiller 所指出的,美国基本上否认存在与互联网相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权。中国更是如此)

说实话 “Digital Disconnect“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并不是很新的见解,在作为激进派的我们眼中只能算是中等水平,类似书籍还有很多,但是 Robert McChesney 在此领域很著名,而且是位高产作家,换句话说就是,他都肯定了互联网在破坏民主,那么这一结论已经不需要太大争议了。

以下是对该书的简评。

很多人应该早已注意到了这样一种现象,即不论你从哪个网站或报纸起步,在同一时间段内你能读到的新闻大致都是一样的,甚至评论都似乎如出一辙,就像从同一家代理商那儿拷贝过来的。你可能认为这种现象太常见了以至于微不足道,但它的确大有深意,关系到民主在互联网时代的危机。

对此,Robert McChesney 在他最近出版的新书 “Digital Disconnect“中提出了更好的分析。McChesney 是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 — 香槟分校传播系的教授,专攻通信的历史和政治经济学。他是20多本书的作者或共同作者,其中最著名的包括:The Endless Crisis: How Monopoly-Finance Capital Produces Stagnation and Upheaval from the USA to China;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Media: Enduring Issues, Emerging Dilemmas;Communication Revolution: Critical Junctures and the Future of Media;Rich Media, Poor Democracy: Communication Politics in Dubious Times 等,他也是 Free Press 的联合创始人。

许多人曾经认为互联网是改善人权、生活条件、经济、少数民族权利等关键领域的“强大力量”。但实际上,互联网一直在被用来侵蚀隐私、增加经济权力高度集中,导致收入不平等加剧。

有些人至今认为民主国家会利用互联网来服务于人民的利益,但对于互联网而言似乎并非如此:它主要用于服务少数非常富有的个人的利益,或者某些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这是一个文档链接,如果您不希望下载的话就不需要点击)。正如 McChesney 指出的那样:“互联网这个被大肆宣传的增强消费能力和竞争的冠军已经成为经济史上最大的垄断企业之一”,这具有极其讽刺的意味。

这种利用技术来支持特殊利益而不是普遍利益的趋势并不是互联网所独有的。正如 Josep Ramoneda 提出的那样“我们期望政府将市场推向民主,但事实证明他们所做的就是让民主适应市场,即逐渐消解民主。”

McChesney 的书解释了为什么会这样:尽管有很大的希望和增加民主的潜力,但各种因素使互联网成为了一种实际上对民主极具破坏性的、仅有利于特殊利益的力量。

McChesney 提醒我们民主是什么,引用亚里士多德:“当穷人而不是财富拥有者成为统治者的时候,就是民主……自由和平等主要存在于民主制度中,当所有人都尽可能分享政治权利时,他们将获得最佳利益“。

他还引用了美国总统林肯1861年反对专制的警告。McChesney 认为,对林肯来说,不允许富人对政府施加不正当的影响是必要的。

然而,如今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的是截然相反的状况:以大型私营公司的形式集中财富,这些公司对公共政策问题施加越来越大的影响,甚至公开呼吁能让他们与当选者拥有平等决策权的治理制度。简单说就是,财富可以等同于民主选举的结论。当前的互联网治理机制被视为成功的典范,而实际上他们并未成功实现互联网的社会承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种系统并不是民主的。

对于那些以不民主的方式管理民主的技术,它有什么意义呢?当然,从“最大化股东利益”的角度来看,它具有商业意义。也仅此而已。

McChesney 解释了过度自由放任政权中通常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利润最大化如何导致权力和财富集中度的增加、社会不平等,更糟糕的是新闻媒体受到侵蚀,导致民主受到侵蚀。

没有比美国能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的了,美国是 McChesney 这本书的焦点。互联网不仅侵蚀了美国自己的民主,而且还被美国用来推进其地缘政治目标; 并且,几乎是侮辱性地,它被宣传成了“促进民主的手段”。美国可以也应该促进民主,但很可惜它并没有这样做。(如果您对此有怀疑,那么推荐这本书:《真正的网络战:互联网自由的政治经济学》提前说明这本书写得时间不算很近,当下的状况已经在这本书的结论的基础上更加恶化了,因为技术的进步,也就是监控和操纵之能力的进步)

本书首先指出了数字革命的重要性,并总结了那些将其视为良好的引擎(观察者)与那些指出其局限性及其一些负面影响(怀疑者)的人的观点。McChesney 说的很对,对数字革命的正确分析必须以政治经济学为基础。由于数字革命发生在资本主义制度中,它必然受到该制度的制约,并且必然会影响该制度。

这本书的第一章专门解释了资本主义如何以及为何不等于民主:相反,资本主义可以侵蚀民主,当代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了更深入地探讨这些问题,McChesney 从传播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互联网。

他展示了互联网如何深刻地破坏了传统媒体,以及与其修辞相反,它恰恰是减少了竞争和选择 — — 因为新技术的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不可避免地有利于集中,从而创造了自然垄断。

随后,这本书记录了最初的非商业性、公共补贴的互联网,如何转变成了一个显著商业化的私有资本主义制度,在“资本主义”最糟糕的意义上:大公司的支配,垄断市场,无休止的广告,激烈的政治游说,以及腐败的任人唯亲。

在解释了一般情况后,McChesney 专注于在新闻业和媒体身上发生的事。众所周知,这是一场灾难:没有人能够为可敬的在线新闻找到可行的商业模式。正如 McChesney 正确指出的那样,充满活力的新闻业是民主的先决条件:如果人们无法获得有效信息,他们如何做出明智的选择?

互联网本应该扩大我们的信息来源,然而可悲的是,它并没有做到,就如这本书中所描述的 — — 你能看到铺天盖地的信息消防栓扑面而来,但你几乎不会在这里得到提升。

然而,希望还是有的:McChesney 提出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具体建议,借鉴欧洲运作良好的民主国家的实际经验。

这本书继续呼吁立刻采取具体行动,创造这一针对数字革命的革命,使其回归起源:基于人民,为了人民。

McChesney 的提议与某些民间社会组织的行动一致,毫无疑问会在互联网社会论坛中进行更充分的讨论,这一倡议的目的正是按照 McChesney 所概述的方式彻底改变数字革命。

任何了解威胁自由开放互联网和民主本身的许多问题的人都会在《Digital Disconnect》这本书中发现一些值得学习的东西,不仅仅是因为它经过了深入研究和精辟的分析,还因为,它为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具体的建议。⚪️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