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lph Nader:”世界正在等待美国奋起反抗”

  • 队长,你怎么了?

去年一整年,世界各地的人们一直在抗议、集会和游行示威。这些国家中的一些由独裁者或专制政权统治,而另一些则被视为民主国家。

尽管存在巨大危险,但人们仍在寻求正义、自由和体面的生活。

许多人吹嘘美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国家。尽管美国也有一些街头抗议活动,但遗憾的是,抗议活动太少了,而且与实现目标相距甚远。

呼吁关注气候破坏的众多集会获得的公众支持和媒体关注比应有的更少;同样,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反对枪支暴力的帕克兰集会本可以得到更多的后续宣传 ……却没有。

你肯定记得特朗普在华盛顿就职后的第二天 women’s marches 就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但随后,游行吸引的人群越来越少,因此媒体报道也越来越少了。

好像我们的国家没有持续示威的历史传统。

群众抗议的确曾经使劳工运动、农民运动、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取得了突破。仅仅这些大规模抗议活动并不是政治行动的唯一推动力 —— 书籍、文章、社论、小册子、海报和诉讼都至关重要。

可见的凝聚人民力量的行动力对那些政客的行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政客们指责时,群众的一再愤慨推动着变革之帆。

似乎在 “自由之地,勇敢之家” 中不存在大规模的不公正现象?远非如此。

在这里下载这本书https://t.me/iyouport/6781

可悲的是,知识渊博的民众并没有以有组织的、大批人群的方式露面 —— 他们在19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挑战核军备竞赛的那种方式,如今看不到了。

在 iPhone 和 Internet 时代,维权人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的组织工具和访问权限 —— 无需邮票或昂贵的长途电话。

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被沉重的学贷和营利性大学所挖空。无论是美国教育部的高利率、还是被营利性大学的剥削,虐待都是残酷无情的,在后一种情况下,常常是犯罪。

未偿还的学贷总额超过1.5万亿美元。这些负担沉重的年轻人知道如何彼此联合;他们还可以使用新的众筹技术立即筹集资金;他们知道如何使用视觉艺术和言语艺术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数百万学生贷款债务人的主张在哪里?如果他们包围国会大厦或在国会办公室周围举行较小的集会抗议,就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即将到来的选举年中。

经通货膨胀等因素的调整后,当前数百万的工人数量已经明显少于1968年的工人数量。罪魁祸首是联邦最低工资,冻结在7.25美元。

经过长达数年的努力众议院终于通过了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但是,当参议院的沃尔玛卖身契成员望向窗外时,在进行一系列坚持不懈的个人游说之前,他们会很高兴看到参议院办公室周围站着大量的抗议工人吗?

即使在AFL-CIO总部位于西北第16街几码之遥的地方,在特朗普的反劳工白宫门前也没有群众集会。AFL-CIO 主席 Richard Trumka 诉 Donald Trump 的对峙已逾期。

数百万的少数民族受到压制。民权领袖很生气。他们预计,州和联邦一级的共和党人将再次建立各种隐蔽性的障碍,这些障碍对有色人种的影响最大。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的种族歧视十分猖狂。摇摆州的总统竞选也受到选民压制策略的困扰。所有迹象都表明,在2020年大选中,对合格选民的干预会更加严格。

在国务卿、有罪的立法者和州长总部门前有游行吗?

美国有四分之一的家庭贫穷。由威廉·巴伯牧师和当地牧师领导的 “穷人运动” 一直在北卡罗来纳州和其他州的街头抗议。

他们的抗议活动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媒体对他们的报道太少了。

但是,如果在主要城市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然后在州议会和国会面前抗议,有协调一致的要求、以及明确反抗富人和权势阶层的目标,就会至少得到大众媒体的报道。

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或保险严重不足。每年因此造成数千人丧命。这在美国是一个严重问题,但在其他已经建立了优先考虑其公民健康的系统的发达国家中却不是。

遭受这种剥削的人可能会被激励着走上街头。医疗保健行业的利润飞涨,他们的超级大老板们应该把更多的美国人召集起来,争取全民医疗保险!

这些集会可由医生和护士领导,他们对文书工作、官僚机构和医疗保险公司感到厌倦,那些家伙拒绝为其患者提供医疗适当的服务,并任意拒绝医生推荐的治疗方法。

19世纪40年代,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总统就向国会提议了全民健康保险。但如今美国人仍然没有享有全民医疗保险,并且正在支付世界上最高的药费、保险费和自付费用 ——更不用说医疗系统不足所造成的人类痛苦了。

其他游行更可能来自无家可归者和绝望的房客,他们在廉价房房短缺的许多社区中,只能将自己的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租金。

在每次抗议事件中,示威者都可以去决策者所在的办公室,或者坚持要求这些立法者与集会的示威者对话。

有许多创新措施可以使这些行动集会更具影响力,更具激励性,并且更加以大众媒体为中心。

还必须有一些开明的亿万富翁,他们为自己的国家和他们的后代感到担忧,他们需要想为活动组织者和有针对性的政治行动提供必要的哪怕是少量的资金 —— 钱全在他们手里。

Show up America! ⚪️

直接行动 你需要什么?https://start.me/p/1kod2L/iyp-direct-action-5

Ralph Nader: The World Is Waiting for America to Rise Up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