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den 文件:新西兰一直全面监视所有太平洋邻国,甚至是合法的

  • Snowden 文件揭示,新西兰一直在监视所有太平洋邻国,包括新西兰公民,对所有通信采取的是“全面收集”的大规模监视,然后将这些数据提供给美国国家安全局。这种惊人的做法甚至是合法的……但是,为什么?

这份报告提供了关于新西兰如何在南太平洋进行电子情报收集的前所未有的详细信息。随后多家媒体报道了 Snowden 文件。

Snowden 透露的文件揭示了新西兰当局在太平洋地区进行的“全面收集”,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将目标锁定在全球近二十二个国家。这些收集来的信息被汇总,然后送往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填充其全球间谍网络。

然后,NSA 的 XKeyscore 计算机程序可以通过类似在线购物风格的界面访问这些数据,该界面允许搜索全世界的通信。

美国独立新闻网站 The Intercept 的记者和作者 Nicky Hager 告诉新西兰广播电台,这些文件显示新西兰正在监视更多的国家,并会提供更多信息。他说,“以美国为首的五眼国家实际上一直在试图窥探世界上的每个国家……新西兰则以各种非常令人惊讶的方式在这方面所发挥着作用“。

Hager 表示,新西兰正在“挥霍”与太平洋邻国的密切关系,以便与美国的关系更为密切。

“我们监视这些太平洋国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新西兰自己关心什么……只因为它是一个可以拿出来属于[五眼]集团的东西。”

鉴于时任新西兰总理的 John Key 完全否认这些事实。Hager 表示,“我对新西兰感到有点难过,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总理]说,’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不要关注,我们不必谈论它’……我们原本可以做得比这更好的“。

他说这些文件在间谍活动中没有显示任何违法行为,因为国际间谍活动不在管辖范围内

“这些都是道德问题,”他说。

其他五眼合作伙伴 — 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和美国的电子间谍机构 — 使用的是“批量收集”一词,而不是“全面收集”。

情报和安全监察长 Cheryl Gwyn的报告证实了“新西兰先驱报”从 Snowden 的文件中报道的“全面收集”这一做法的准确性。

五眼合作伙伴将世界划分为共享监视,新西兰负责南太平洋等地区。

Gwyn 说:“如果一个国家的电信系统通过卫星连接到世界其他地方,原则上它的国际通信可以通过拦截来往卫星的通信来收集。”如果国内通信是通过国内网络中的卫星链路,就也能拦截国内通信。虽然一些南太平洋国家现在依赖海底电缆,“但仍有卫星提供与许多外岛的大量网络连接”。

Gwyn 表示,“全部收集”的数据可能只保留“几分钟”,而过滤后的数据可能会保存多年。她承认,过滤和未过滤的数据都已经与 Five Eyes 合作伙伴共享。共享的原因包括要求合作伙伴使用其系统以更好地分析收集到的内容

她还发现,在 2013 年法律变更之前,GCSB 没有通过外国合作伙伴寻求对情报收集的授权许可。当时的法律还禁止收集涉及新西兰公民或居民的通讯,除非该人是在另一个国家工作的间谍。但此后这些规定被删除了。

法律变更还包括更新了 GCSB 间谍规则,该规则包含在名为 NZSID7 的文件中 — 新西兰信号情报指令。在 2009 年至 2013 年期间,该文件没有包括对新西兰人元数据的保护。2013 年更新的 NZSID7 和 2014 年的国籍政策改变了有关元数据的规则,并将元数据作为了一种通讯。即:监视本国公民是非法的,但国际间监视是合法的。

The Intercept 指出,这些揭露将会让人看到,新西兰声称的在该地区发挥的仁慈领导作用与其对五眼情报网络的实际行动之间的存在惊人的差异。

报告还提出了有关 GCSB 处理来自太平洋地区工作和生活的许多新西兰人的通信的问题 — 以及许多拥有新西兰公民身份的太平洋人。GCSB 收集新西兰人的通信是非法的。

工党领袖 Andrew Little 告诉新西兰电台,他对太平洋地区的大规模间谍活动感到震惊。“虽然我认可安全机构存在的必要性……但我对所收集信息的广度感到震惊”,他说,GCSB 监视太平洋国家并不令人意外,但无法理解对所有通信情报的兴趣。

绿党联合领导人 Russel Norman 说,GCSB 通过对太平洋国家的新西兰公民实施间谍行为违反了法律。“任何一直在太平洋地区工作或旅行的新西兰人都可以肯定他们的数据已被收集了 ……..我认为我们可以非常肯定的是,我们所有的数据都被发送到了国家安全局和美国以及他们的巨型数据库里……GCSB 一直在对整个国家犯罪,只因为成为了五眼的成员”……

他说,这一揭露显示,政府违反了法律,允许间谍机构开展活动:“这意味着我们的法律对不能监视本国公民的承诺实际上是无效的,因为新西兰政府可以绕过它。”

虽然 GCSB 一直在太平洋地区进行监视,但 Snowden 文件显示这种监视从 2009 年开始出现大规模增长。

时间为 2009 年7月的一份 GCSB 文件说,有计划将 Waihopai 的情报基础转变为“全面收集”(见文章末尾的文件)。这个短语是在之前的 Snowden 文件版本中看到的,意味着所有内容都被收集 — 通讯消息内容、互联网流量和通信数据 — 包括电话元数据等一切。

2009 年晚些时候的文件显示,GCSB 的 Waihopai 基地预计“在10月份之前开始运营全面收集任务”,通过基地的卫星天线。

到 2012 年,一份英国情报文件称,间谍活动的扩大已经取得进展。文件写道:“GCSB 让我们可以访问他们的 XCSS [XKeyscore] 在 Ironsand 和[Waihopai]的部署,这是一个 GCSB comsat [通信卫星]网站,该网站为南太平洋地区提供丰富的数据。我们可以从此网站访问精选数据并完整提取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 — 概述 — —

曝光的内部文件显示,新西兰情报机构 GCSB 的间谍所展示的关于如何操作 X-Keyscore 监控程序的教学幻灯片,该程序可以搜索大量收集到的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在线聊天、基于网络的电子邮件内容和其附件;

他们知道其他五眼合作伙伴的外交间谍活动,包括间接间谍活动,例如加拿大间谍捕捉巴西总统和她的助手之间的电子邮件、短信和电话;

文件透露了国家安全局如何故意将系统后门纳入私营公司的计算机网络;

还有一个名为“Homing Pigeon”的计划,该计划允许对喷气机乘客的空中通信进行监控;

一份美国国家安全局文件告诉新西兰及其他“五眼”情报合作伙伴,他们的目标是“全部了解”,“全部收集”,“全部利用”和“全面合作”;

另一张 NSA 幻灯片详细介绍了新的入侵技术,其中表示间谍机构离’收集一切’的目标更近了;

Five Eyes 会员定期分享他们的大部分监控活动,每年都会参加一个信号发展大会,在那里他们夸耀自己的扩张和前一年取得的“成功”;

在资金和员工人数方面,GCSB 可能是五眼联盟中最小的参与者,但由于新西兰在世界上的位置,该机构被视为重要的参与者;

文件显示,大规模收集有关亚太地区贸易伙伴和邻近岛屿国家政府的情报。新西兰情报部门证实了这些细节,并告诉“新西兰先驱报”,GCSB 正在监视南太平洋国家的政府部长和高级官员、政府机构、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

新西兰总理拒绝讨论此事,该国官员对此有着矛盾的说法;

这里是具体文件:2009 年 GCSB 信号情报部门的报告讨论 NSA XKeyscore 系统的大规模拦截和技术培训

From: 1. How the GCSB collects information about Kiwis through spying on the Pacific — and why it’s legal;2. Snowden GCSB revelations: GCSB ‘breaking the law’ — Russell Norman 3. NEW ZEALAND SPIES ON NEIGHBORS IN SECRET “FIVE EYES” GLOBAL SURVEILLANCE 4. Snowden docs: GCSB links to US spying programmes 5. Report confirms the GCSB was spying on the Pacific — but it’s legal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