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危机究竟是否能够结束?:威权主义的权衡

我们曾经做出过同样的错误抉择,在同样的威权主义诱骗之下,恶果至今顶在我们头上。我们从中学到什么教训了吗?…… … Continue reading 冠状病毒危机究竟是否能够结束?:威权主义的权衡

新自由主义结束了 - 欢迎来到新*不*自由主义时代:冠状病毒、中国、寡头、高堡奇人……

这场病毒危机不仅是生物危机,而且是深深的政治危机 高科技、民族主义政治和亿万富翁阶层推动了新型的政治经济。它将 … Continue reading 新自由主义结束了 - 欢迎来到新*不*自由主义时代:冠状病毒、中国、寡头、高堡奇人……

分心(注意力操纵)才是最常见/最邪恶的审查制度

在任何人都可以直播或发帖将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的时代里,我们应该生活在公共话语的乌托邦中不是吗?并不是 …… 编 … Continue reading 分心(注意力操纵)才是最常见/最邪恶的审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