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rsecution of Julian Assange must end. or our future will end in tragedy. All OF US

Tomorrow marks the 6th anniversary of Wikileaks founder Julian Assange’s application for political asylum with Ecuador, and his effective house arrest in London. John Pilger take up the case, again.

明天是 Wikileaks 创始人 Julian Assange 向厄瓜多尔政治避难申请六周年,也是他在伦敦被软禁的六周年。澳大利亚记者著名兼 BAFTA 获奖纪录片制作人 John Pilger 再谈此案。以下是 Pilger 的文章。

对 Julian Assange 的迫害必须结束。否则它将以悲剧告终。

澳大利亚政府和总理 Malcolm Turnbull 现在有了一个历史性的机会来决定此案的走向。

他们可以保持沉默,历史将是无情的;或者他们可以为正义和人类的利益作出贡献,将这位卓越的澳大利亚公民带回家。

Assange 不要求特殊待遇。政府有明确的外交和道德义务来保护澳大利亚自己的公民免受严重的不公正待遇:在 Julian 案中,如果他没有得到保护而走出伦敦厄瓜多尔大使馆,他将面临严重的不公正待遇以及等待他的极端危险。

我们所有人已经从 Chelsea Manning 案中得知,如果美国的引渡令获得成功,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 那是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明确称其为酷刑的真实的噩梦。

我很了解 Julian Assange; 我认为他是一位非常有韧性和勇气的好朋友。而我看到了海啸般的谎言和抹黑,无尽地、报复式的污水吞没了他;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玷污他。

在 2008 年 3 月 8 日的一份绝密文件中就已经列出了摧毁 Wikileaks 和 Assange 的计划。该文件的作者是美国国防部的“网络反情报评估处”。他们详细描述了摧毁 Wikileaks “可信度”的重要性,可信度是 Wikileaks 的根基。

他们写道,用“暴露[和]刑事起诉”的威胁将会能实现对声誉的无情打击。其目的就是对 Wikileaks 出版人和编辑实施噤声和定罪。这是他们针对一个人发起的战争。

他们的主要武器是针对性的抹黑。这些当权者在媒体上招募冲击部队 —— 就是那些本应该致力于保护事实并告知我们真相的人们。

讽刺的是,没有人告诉这些记者应该做什么。我称他们为维希新闻记者 – 在维希政府治下服务并帮助德国占领法国的人。

去年十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记者 Sarah Ferguson 采访了希拉里克林顿,希拉里克林顿被誉为“你们这一代的象征”。

这就是克林顿,威胁说要“完全消灭”伊朗而作为2011年美国国务卿的人,是利比亚作为现代化国家被入侵和摧毁的煽动者之一,丧生4万人。就像入侵伊拉克一样,它完全是基于谎言。

非常“感谢”她,利比亚成为了伊斯兰国和其他圣战者的温床。主要由于她,成千上万的难民逃离地中海,许多人被淹死。

Wikileaks 发布的泄露电子邮件透露,希拉里·克林顿的基金会(她与丈夫分享)从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接收了数百万美元,这两个国家是伊斯兰国的主要支持者 —— 整个中东的恐怖主义。

作为国务卿,克林顿批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军售 – 价值 800 亿美元 – 给沙特,她的基金会的主要捐助人之一。今天,沙特阿拉伯正在利用这些武器来压榨饥饿和伤残的老百姓,对也门进行种族灭绝式的袭击。

希拉里·克林顿就在记者 Sarah Ferguson 的面前,而这位拿着高薪的记者却对此一言不发

相反,她邀请克林顿形容 Julian Assange “对你”做出的“伤害”。作为回应,克林顿将澳大利亚公民 Assange 诽谤为“非常明显是俄罗斯情报的工具”,并且“是一个竞争独裁者的虚无主义机会主义者”。

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 也没有提出任何理由 – 支持她的严重指控。

而 Assange 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回应这个令人震惊的访谈的权利,澳大利亚纳税人资助的州立电视台有义务给予他这个权利!

如果这还不够,Ferguson 的执行制片人 Sally Neighour 在接受采访时发表了一则极为恶意的推文:“Assange 是普京的婊子。我们都知道!“

恐怖的维希新闻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据称曾经是一个伟大的自由报纸的卫报也对 Julian Assange 进行了仇杀。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情人一样,将其个人的、微不足道的、不人道的和懦弱的攻击,瞄准了一位曾经发表独家消息并让该报从中赚了大钱的人。

WikiLeaks’ revelations became part of the Guardian’s marketing plan to raise the paper’s cover price. They made money, often big money, while WikiLeaks and Assange struggled to survive.

卫报的前任编辑 Alan Rusbridger 将 Wikileaks 2010年披露给他们报纸的消息描述为,“是过去30年来最伟大的新闻之一”。这种自夸和欢庆就仿佛 Julian Assange 不存在一样。

Wikileaks 的泄露已经成为卫报提高报纸封面价格的营销计划的一部分。他们从中赚钱,往往是大笔的金钱,而与此同时,Wikileaks 和 Julian Assange 在挣扎中求生!

没有一分钱给 WikiLeaks,但是一本炒作卫报的书得到了一份利润丰厚的好莱坞电影的交易。这部电影的作者 Luke Harding 和 David Leigh 无故地虐称 Assange 为“人格受损”。他们自己连人格都不要了吧!

他们甚至还暴露了 Julian Assange 为保护数字文件而创立的加密技术的密码

Assange 一直被困在厄瓜多尔大使馆,而这个 Harding,从 Assange 和 Snowden 身上赚得盆满钵满,站在大使馆外面的警察身边,同时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苏格兰场会笑到最后”(苏格兰场是大都会警察局总部的代名词)

问题是为什么?!

Julian Assange 没有犯罪。他从未被指控犯罪。瑞典的情节是虚假的,而且他已被证实无辜。

Katrin Axelsson 和女性反强奸组织的负责人 Lisa Longstaff 写道:“针对 Assange 的指控是一个烟幕弹,一些政府正试图压制 Wikileaks 向公众泄漏他们的秘密战争计划,以及随之而来的强奸、谋杀和破坏……当局对暴力侵害妇女的关心很少,因此他们可以随意操纵强奸指控”。

然而这一事实却在一场媒体巫术中被丢失和埋没了,导致 Assange 继续被污蔑。污蔑者甚至包括自称的左派和所谓的女权主义者的声音。这些人完全是在故意忽视 Assange 很可能被引渡到美国这种重大危险的证据。

根据 Edward Snowden 发布的一份文件,Assange 一直处在“追捕目标名单”上。一份泄露的官方备忘录上写着:“Assange 最合适呆在监狱里,他会永远吃猫食。“

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拉 – 美国战争精英的郊区之家 – 一个向中世纪倒退的秘密大陪审团 – 花费了七年的时间来设计一个可以起诉 Assange 的罪名。

这并不容易做到; 美国宪法保护出版商、记者和举报人。Assange 的所谓罪行只是他没有撒谎。

在我的一生中,没有任何调查性新闻可以等同于 Wikileaks 在曝光权力滥用时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就好像一个单向的道德屏幕已经被推回揭露自由民主国家的帝国主义:对无休止的战争的承诺以及“不值得”的生命的分裂和退化:从格伦费尔塔到加沙。

当 Harold Pinter 在2005年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他提到,因为政客们不在乎真相,只在乎维持自己的权力,而要维系权力,就要让众人活在愚昧之中,不见事实。所以,包围我们的尽是“ a vast tapestry of lies, upon which we feed.”  他问,为什么苏联“系统性的暴行、广泛的暴行,无情地镇压独立思想” 在西方是众所周知的,而美国的罪行“从未发生过……即使在它们正在发生的时候,它们也从未发生过”。??

在揭露欺诈性战争(阿富汗、伊拉克)和各国政府赤裸裸的谎言下,Wikileaks 使我们能够看到帝国游戏在​​21世纪如何发挥。这就是 Assange 处于致命危险中的原因。

七年前,在悉尼,我被安排会见了联邦议会的著名自由党议员 Malcolm Turnbull。

我想请他把 Assange 律师 Gareth Peirce 的一封信递交给政府。我们谈到了他的著名胜利 – 在20世纪80年代,作为一名年轻的大律师,他曾与英国政府战斗,因为政府试图压制言论自由并阻止出版 Spycatcher 这本书 – 这本书就是当时的‘Wikileaks’,因为它暴露了国家权力的罪行。

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是工党政治家 Julia Gillard,她宣布 Wikileaks 是“非法的”、并且想要取消 Assange 的护照 —— 直到她被告知她不能这样做:Assange 没有犯罪,Wikileaks 是出版商,其工作受到“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的保护,澳大利亚是其中最初的签署国之一。

她放弃了 Assange,一位澳大利亚的公民,并且在他所遭受的迫害中官官相护。Julian Assange 是被国际法承认的一个生命陷入危机的政治难民。厄瓜多尔援引1951年的“公约”,并在其驻伦敦大使馆授予 Assange 政治庇护。

而这个  Gillard 最近出现在了与希拉里克林顿同场的演出中; 她们被认为是“开创性的女权主义者”。

如果说  Gillard 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人记住的话,那就是,在她要求非法取消 Julian 的护照之后不久,她向美国国会发表了一个煽动性的、充满阿谀的,令人尴尬的讲话。

Malcolm Turnbull 现在是澳大利亚总理。Julian Assange 的父亲写信给 Turnbull。那是一封非常感人的信,他在信中呼吁总理把他的儿子带回家。他提到了悲剧的真正可能性。

在他所遭受的所有这些没有阳光的禁闭年月中,我看到了 Assange 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他​不停地​咳嗽,但是甚至没有被允许使用安全通道进出医院进行X光检查。

Malcolm Turnbull 可以保持沉默。也或者他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其政府的外交影响力来捍卫这位澳大利亚公民的生命权利,这位公民勇敢的公共服务得到了全球无数人的认可!

他可以把 Julian Assange 带回家。

Tomorrow marks the 6th anniversary of Wikileaks founder Julian Assange’s application for political asylum with Ecuador, and his effective house arrest in London. John Pilger take up the case, again.

Bringing Julian Assange Home: John Pilger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