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监视之城:谷歌打造的地狱世界

  • 谷歌将它描述为一个互联的、数据驱动的“未来之城”,但是它事实上只是一个 George Orwell 的噩梦成真。但很多人依旧蒙在鼓里,直到该项目的隐私专家因无法承受良心谴责而辞职。

多伦多的滨水区曾经是一个工业废弃地,但是 Sidewalk Labs – 谷歌的姊妹公司 – 希望将这片荒地变成原型“未来之城”,和其他所有老大哥的虚伪一样,谷歌辩称“数据可以帮助规划人员对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微观管理”。其创建者表示,计划中的 Quayside 社区将容纳 5000 人,并在三到四年内扩建至一万人。

在尽可能高效地运营社区时,Sidewalk Labs 将采用一系列创新技术。传感器负责管理街道人群和时间交通信号;摄像机监视公园和公共空间,监视者能够跟踪每辆车、行人和无人机的移动,垃圾桶监控其业主的垃圾倾倒以优化废物管理……

所有这些数据点将被输入数据库 – Sidewalk Labs 称其为“数字层”,存储在被称为“公民数据信誉”的存储库中。没有任何被监视者能拥有这些被存储的数据,只有权力能决定谁可以访问它。

这就是问题所在。Sidewalk Labs 的隐私顾问 Ann Cavoukian 要求该公司清理居民的所有个人信息数据,这是 Sidewalk Labs 同意过的要求。然而,该公司却表示,不会要求获得信托的其他各方“移除”收集到的任何数据,它只会“鼓励”收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说,’我很抱歉。我不能支持这个。我不得不辞职,因为你曾经承诺将隐私设计嵌入到你的运营的每个方面,你食言了’“ ,隐私专家 Cavoukian 说。

不止如此。Sidewalk Labs 还允许第三方构建插入数字层的应用程序,从而可以让他们访问居民最私密的信息。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购物清单、你经常去的地方、你参加的活动、甚至你扔了什么垃圾、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你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成为第三方老大哥的盛宴。

辞职的隐私专家 Cavoukian 直言不讳地称该项目就是一个“监视之城”。并且,她不是唯一一个发现该计划可怕的专家。前黑莓联合首席执行官 Jim Balsillie 称这个项目为“监控资本主义的殖民实验”;TechGirls 加拿大创始人 Saadia Muzaffar 本月早些时候在 Sidewalk Labs 顾问小组中辞职,称她对该公司的不靠谱有“深切担忧”。

为什么公众会信任与谷歌相关的公司拥有自己的数据呢?谷歌已经为其用户保留了大量的数据记录。你每次浏览 Android 手机、观看每个 YouTube 视频、下载每个应用程序的数据,以及笔记本电脑麦克风和相机的声音和图像,都默认为归谷歌所有。

所有这些数据都由谷歌保存,除非政府要求谷歌交出数据 – 美国政府机构在2018年上半年已经完成了超过 20,000 次数据索取,超过 80% 的请求得到了满足

也许你非常信任政府,你觉得无论政府怎么做,至少私营公司无法访问谷歌的个人数据宝库,对吧?不,你错了。谷歌在7月份告诉美国参议员,它允许应用程序开发者与营销人员共享用户数据,以便进行广告定位。

随着谷歌已经无限制地访问每个人的数字生活,Sidewalk Labs 的多伦多老大哥等越来越多的同类项目很明显也将扩展到您的物理生活中。难怪像 Cavoukian 这样的专家会辞职。

“您的个人信息,您的隐私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一项基本人权。它构成了我们自由的基础,” Cavoukian 说。

我们在曾经的文章中多次提醒过中国当局对所谓的“智能城市”的痴迷,而中国根本没有隐私保护法案(虽然有些隐私法案不实用)加之中国社会普遍隐私意识薄弱,对于谷歌、IBM、微软、甲骨文等所谓的“智能城市”项目头牌老大哥来说,中国是一块顶天立地的肥肉。

但由于中国的自我封闭,对这些巨头来说有很明显的准入门槛,谷歌的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就是敲门砖;与此同时中国公司非常善于模仿(或者说抄袭)并且从来不会模仿道德品质,中国当局更倾向于使用本土公司开发老大哥。海康威视的活跃应该能提醒这一进程,在下面看到:

类目:关于智能[间谍]城市

这就是我们所有人正在生活的世界,共同面对的灾难。全球权利组织一直在想办法帮助我们摆脱这个地狱,不论是技术层面、政策干预和问责制层面,还是深度调查和联合抵抗,中国的公民社会应该为这一努力做出贡献。不仅是为了民主世界,更多是为了你自己。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