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leaks:异议记者遇害案嫌犯之一曾接受 Hacking Team 间谍软件培训; 与沙特王储关系密切

  • 线上间谍,线下杀人。萨勒曼王储的身边人真是“技能全面”……

土耳其在沙特持不同政见记者 Jamal Khashoggi  失踪期间发现的嫌犯之一是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王储的常客,两人被拍摄到在巴黎和马德里一起下飞机、以及在今年访问休斯敦、波士顿和联合国期间此人均护卫在萨勒曼身边。

另外三个嫌疑人也被指认为与沙特王储的安防事物有关。

而第五名嫌疑人是一名法医,在沙特内政部和医疗机构担任高级职务,这个级别非常高,他只能服务员沙特高级官员。

如果像土耳其当局所说的那样,这些人出现在10月2日 Khashoggi 先生失踪的伊斯坦布尔沙特领事馆,他们的身份就能将在那里发生的事和穆罕默德亲王之间产生直接联系。那些称 Khashoggi 先生死于“流氓行为,而王储不知情”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嫌疑人与沙特王室的亲密联系也可能使白宫和国会更难以接受这样的解释。

“纽约时报”证实,土耳其当局确认的15名嫌疑人中至少有 9 名为沙特安全部门、军队或其他政府部门工作。根据一份英国外交名册,其中一位是 Maher Abdulaziz Mutreb,他是 2007 年被派往驻伦敦沙特大使馆的外交官。他与王储一起旅行,也许是作为保镖的存在。

对于这位 33 岁的王储来说,他应该对 Khashoggi 先生的“失踪”或死亡承担多少责任已经成为他在西方国家和王室内的地位的决定性因素。

王储将自己视为改革者,“意图开放王国的经济和文化”,并利用这一形象试图影响该区域的白宫政策,并吸引西方投资者帮助沙特经济多元化。

但是,一位报纸专栏作家 – 为“华盛顿邮报”撰稿的 Khashoggi 先生遭到暗杀和残害的国际反感,已经玷污了这一形象,其影响远远超过了萨勒曼曾经犯下的诸多重大“失误” – 从也门的灾难性战争到绑架黎巴嫩总理。

就是上面这个 Mutreb,被证明是沙特一个与网络战有关的小组成员,该队曾于 2011 年在意大利接受间谍软件培训 —— 就是臭名昭著的 Hacking Team。在下面看到:

Wikileaks 发布的电子邮件记录显示,“Maher Abdulaziz Mutreb 的发送联系人’albwardy’代表沙特提出了许多骇客行为请求”。

Wikileaks 揭示的电子邮件于 2011 年1月26日被发送给一名叫 Marco Bettini 的人。名单中除了 Mutreb 之外的其他名字是:Waleed A Alsofayan,Waleed M Albwardi,Nasser A Asiri,Basem A Ghandoura 和 Mazen R Alharthi。

该邮件由一位名叫 Waleed 的人发送,要求’Marco’在 2011 年1月3日开始的八周内对名单中的名子进行认证。

上图来自 Wikileaks’s Twitter

上图:沙特调查团于土耳其调查人员抵达之前的周一就进入了伊斯坦布尔领事馆 Ozan Kos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王储和他的父亲都否认了任何关于 Khashoggi 先生下落的消息,一再断言他“自由离开领事馆”。沙特官员拒绝回应纽约时报的评论请求。

但在过去的几天里,由于美国主要企业 已经退出 利雅得的大型投资会议,国会议员已经加紧要求制裁,美国、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似乎一直在寻找一种能挽回面子的出路。

皇家法院预计会承认 Khashoggi 先生在领事馆内被杀,并 指责一名情报人员 审讯 Khashoggi 先生,最终杀死了他。

特朗普星期一就提出了这一可能保住面子的解释,即 Khashoggi 先生是“流氓杀手”的受害者(也就是避免承认是沙特王室的背后指使)。

但是这样的解释会面临一系列更加难以解释的障碍。

嫌犯在沙特政府中的地位以及他们与王储的联系可能使萨勒曼更加难以免除责任。

专门从事尸检的法医的存在表明,该行动可能从一开始就具有致命的意图。

土耳其官员表示他们有证据证明 15 名沙特特工于10月2日飞抵伊斯坦布尔,暗杀了 Khashoggi 先生,用他们为此目而带来的骨锯肢解了他的尸体,并在同一天乘飞机离开。航运记录显示,与沙特王子和内政部关系密切的两架私人喷气式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并在 Khashoggi 失踪之日离开此地。

土耳其官员说,Khashoggi 先生在抵达领事馆后两小时内被杀。这个时间表不会让审讯有太多时间出意外。

“纽约时报”通过面部识别、公开记录、社交媒体档案、沙特手机号码数据库、沙特新闻报道、泄露的沙特政府文件、以及在某些情况下的证人访问记录,收集了有关嫌犯的更多信息。

这位兼职骇客的驻伦敦前外交官 Mutreb 最近与前往马德里和巴黎的穆罕默德亲王被拍摄到一起从飞机上走下来。在王储访问期间,他还在休斯顿、波士顿和联合国被拍摄到,在审视人群时常常怒目而视。

与沙特王室一起工作的法国专业人士确认了第二名嫌疑人 Abdulaziz Mohammed al-Hawsawi,他是与王储一起旅行的安保团队成员。

一家沙特新闻媒体报道说,与第三名嫌疑人 Thaar Ghaleb al-Harbi 同名的人,去年被提升为沙特皇室卫队的中尉军衔,以保卫穆罕默德王子在吉达的宫殿。

第四名嫌疑人持有一张带着皇家卫队成员名字的护照旅行:Muhammed Saad Alzahrani。在 Menom3ay  中搜索该名称(这是一个在沙特阿拉伯流行的应用程序,允许用户查看其他用户与某些电话号码相关联的名子)确认他是皇家卫队的成员。 2017 年的一个视频 中站在穆罕默德亲王旁边的警卫就叫这个名字。

与王储一起旅行的皇家卫队成员或助手可能不会直接向他汇报,有时可能会承担其他职责。有些人可能被招募来抓获或审讯 Khashoggi,可能由一名高级情报官员领导……这些解释都能让萨勒曼脱罪,但是,尸检专家 Salah al-Tubaigy 在嫌疑人之列表明,杀人可能就是最初计划的一部分。

Tubaigy 博士在几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保持着自己的身份,他在自己的 Twitter 账户上标注着自己是沙特科学法医委员会的负责人,并在该国首屈一指的医学院和内政部担任最高职务。他曾在格拉斯哥大学学习,2015 年在维多利亚州法医学院作为法医病理学家访问学者在澳大利亚度过了三个月。他出版的著作主题包括解剖和移动尸检。

虽然没有找到他和皇家法院之间存在任何关系的公开记录,但这位沙特医疗机构的高级人员不太可能参加由下属组织的流氓行为。Tubaigy 博士几天前首次出现在嫌疑人的报告中,但尚未公开回应这些指控。目前没有任何嫌疑人对此回应。⚪️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